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踏雪者之雷音山(9)

时间:2021-07-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君天 点击:
  “让他……过来。”朱瞻基忽然低声道,“谭诚,朕信得过。”
 
  谭诚当然认得皇帝的声音,他上前几步,忽然跪倒在地,哭道:“皇上!臣有罪。”
 
  “朕也没看出庞元有假,不怪你。”朱瞻基叹息道。
 
  谭诚沉声道:“臣愿为陛下冲出一条血路!”
 
  “你要怎么做?”杜郁非问。
 
  谭诚深吸口气,整理衣冠对皇帝三拜九叩。
 
  朱瞻基眼中闪过痛苦之色,低声道:“你的家人,朕会照顾。”
 
  “陛下珍重!”谭诚转身对杜郁非点了点头,朝西面跑出几十步大喊,“贼人在此!”他一路跑一路喊,顿时将大批的追兵都吸引了过去。
 
  杜郁非立即背着朱瞻基朝反方向飞奔,朱瞻基只觉耳边风声大作,不多久就又昏睡了过去……
 
  天上飘起小雨,假皇帝看着地上谭诚的尸体,面色极度阴沉。据说这个御前侍卫身上中了二十余刀,以及六七支羽箭,仍在和人拼命。尸体在雨水中面目狰狞,血色蜿蜒漫延入边上的河沟。
 
  “追封他为四品,荫其子,待成年后,子承父业。”假皇帝说完,还冒雨亲手将尸体盖上裹尸布。
 
  众多锦衣卫面无表情地将尸体抬走,院子里只剩下假皇帝、庞元、霍东亭三人。
 
  霍东亭道:“这个,杜……”
 
  “闭嘴!”假皇帝忽然一拳砸在边上的假山上,半人高的石头顿时四分五裂。他等着身边两人,收起愤怒的拳头,缓缓道,“封锁十里之内的村落,在扬州府的要道沿途设卡抓捕。”说到最后一个字,他已经平复了情绪,“杜郁非方才慌不择路跑到南山,派人去追,但追踪小队只能派黑衣去。我们要封锁锦衣卫系统的所有暗桩,好在杜郁非那条线上的人,我们一早就摸清了。但他们却不知道。”
 
  这时有黑衣靠近禀报,说宋明月于昨夜失踪,是谁做的不清楚。假皇帝深吸口气,笑道:“杜郁非手下的人也挺厉害的。那么紧急的情形下仍想着反击。”
 
  庞元道:“好在从一开始,宋明月就不知道真相。只是……您……”
 
  “和大业相比,私人感情算什么。”假皇帝看着前方,慢慢道,“刚才吩咐的事抓紧去办,不用顾忌宋明月。”
 
  庞元和霍东亭一起领命转身离开。假皇帝叫住了板着脸的霍东亭,微笑道,“老三别着急。这就像对弈,是一个掌控的游戏。”
 
(四)
  被追赶了一夜的袁彬,再次陷入重围,这次包围他的是一组黑衣剑客。这些黑衣杀手三人一组,分为两组,封死了袁彬逃生的路线。他们的剑招直接狠辣,配合极为默契,但袁彬认不出这是什么门派。有几次他冲出了内围的剑阵,却又落入外面的包围圈。反复几次,敌人一个也没击退,自己却受了三处剑伤。此地原本是京师锦衣卫在城里的暗桩,但同在锦衣卫系统此地尽管隐秘,却瞒不过扬州卫所。也许之前最佳的选择是离开扬州去南京,而不是冒险进入联络点,但袁彬轻易不敢离开扬州城,因为不管发生什么他都必须和杜郁非会合。
 
  他已被这六个黑衣人纠缠了好一会儿,能感觉到外围有更多的人包围过来。袁彬长啸一声,使出家传绝学“风雨一剑”,长剑昂扬而起,划出一道霸道的弧线,三把长剑斩断两把磕飞一把。他一个箭步掠上了房顶,外围那三个黑衣人再次聚拢过来。袁彬咬着牙再次凝起剑招,依然是“风雨一剑”……
 
  三把长剑被他挑开两把,但还有一柄刺入他的左胸。袁彬苦笑了一下,身体一侧,玉石俱焚地迎向对方,今日已被抓过一次,绝不做两次俘虏!
 
  忽然头顶上方有衣袂声响,凛冽而熟悉的杀气遍布屋顶,数道血线从黑衣人身上飚起。嘭!三个黑衣人同时四分五裂!鲜血喷了袁彬一身,他眯着眼睛亮剑抬头,微微松了口气。
 
  罗邪笑盈盈地看着他道:“我若晚来一步,你就惨了。这些黑衣是扬州卫所的杀手,你怎么和他们打起来了?”
 
  “这说来就话长了。是杜哥让你来接我的?”袁彬抹去脸上的血水。
 
  罗邪道:“不。我刚到扬州,还没见到老杜。我收到风声说锦衣卫在抓你,于是派人找你下落。”
 
  袁彬听到外围有兵刃的交击声,不禁皱起眉头。“放心,外面是我修罗宗弟子在清场。”罗邪扶住袁彬道,“扬州究竟发生了什么?”
 
  “皇帝被人调包,我们原本是分头找线索,但我审问疑犯的途中被扬州卫所追杀。”袁彬按着伤口,边走边问,“你们修罗宗消息灵通,昨夜在瘦西湖看花船的皇帝,如今在哪里?”
 
  “他游湖后,去了雷音园。”罗邪吸了口冷气,“怪不得有消息说,晚上雷音园的卫兵到处乱跑,难不成老杜也去了那边?”
 
  袁彬道:“那我就不清楚了,杜哥和苏姐儿在一起。”
 
  朱瞻基再次睁开眼时,周围仍旧一片黑暗。他心里一颤,挣扎着慢慢坐起。朱瞻基努力适应周围的光线,周围是一个潮湿的地窖,和雷音园的囚室一样,没有刑具,也没有看守,只是堆了积着厚厚灰尘的杂物。杜郁非去了哪里?朱瞻基试图扶着墙壁站起,但不管怎么尝试都是失败。没有杜郁非,他连站立都成问题,更别说其他的。仍旧是阶下囚?该死的杜郁非,朕命你危急时刻替朕了结的……朱瞻基发现地窖的另一边隐约有光线进来,于是努力向那边爬。边上有西瓜虫和蚂蚁也在爬,口干舌燥的他,移动的速度连小虫也比不上。朱瞻基苦笑了下,依然没有放弃尝试,终于转过了一道土墙,看到墙后有一道并不算高的阶梯,光线正是从阶梯顶端的小门射来,但他已经一寸也挪不动了。又不知过了多久,光线变得时隐时现,而朱瞻基连求救的勇气也没有,其实等待本身就可以很可怕……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