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55章(6)

时间:2021-06-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然后呢?你这大忙人,每天飞来飞去的,以后不可能一直带着小地瓜飞,他得上学,谁管他生活学习?交给宁宥?陈昕儿拖延时间耽误我救宁宥妈,又多年骚扰宁宥,她不知多烦陈昕儿,你让她帮你养陈昕儿的儿子?要陈昕儿的儿子真有你一丝血统,她倒也认了,关键是跟你一丝关系都没有。你,还想不想要宁宥?”

    简宏成道:“没关系,我可以请家庭教师,保姆……”

    “呸,好像家庭教师、保姆不需要主人管教似的。本来不想提,既然出现这么个转机,陈家人能退让一步,为小地瓜创造出无害的环境,那么我就跟你提一下宁宥的态度吧。她已经在我面前流露出厌倦,她很烦目前压力很大、关系繁多的生活,她忍痛割断与宁恕的关系,弃正需要她的宁恕于不顾,主要是为还清你的人情债。你好好想想她这些话。”

    简宏成大惊,“她什么时候说的?具体怎么说?”

    “昨天大清早说的,具体就这几句,你慢慢咂味道。我带儿子玩呢,没空理你。”——

    “嗳,慢点,别挂。让我说完。陈家那边,你拉黑他们所有电话号码,未必陈家来一招,我就得接一招,许多事让时间慢慢去解决,尤其是陈伯母心中的魔障,只有时间能解决。至于小地瓜,我这回坚决不放手了,没啥,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也不想做什么好鸟,我就是仗势欺人。还有宁宥……宁宥……”

    田景野阴测测地道:“我才不拉黑宁宥的号码。”

    简宏成咧了咧嘴,但没兴致笑,他想了想问:“她是认真的?”

    “如果她是认真的,可能不会漏嘴说出来。她是大清早脑子不清楚才说溜嘴。你当心点儿为好。”

    简宏成放下电话后想起昨天他接陈母电话时,宁宥过来听。听到陈母直说可能陈昕儿病好之后会上门追要小地瓜,宁宥皱眉走了。那还是下午发生的事,可她说厌倦,则是早上。显然陈母的电话又雪上加霜,以致等他说完电话,宁宥都没跟他说话的欲望,淡淡地走掉了。

    简宏成反反复复回忆昨天下午停车场的每一个细节,也就势推理陈昕儿出院自由后会做什么,后果是什么。他正想着,这两天总是睡不够的小地瓜醒了,在屋里大声惊呼“爸爸,爸爸,你在哪儿”,简宏成连忙跳起,跑进卧室,见小地瓜坐在床头,满脸通红却还睡眼惺忪,见到他先是一呆,随后放心地笑了,伸手抓住简宏成的食指,打个哈欠又躺下。都还没躺稳,便虫子一样蠕动着靠到简宏成身边,黏着简宏成不放。

    自昨天接回后,小地瓜只要睁着眼睛,就必定如影随形地跟在简宏成身边,一刻都不敢放松。两人间距稍大一些,小地瓜就满脸紧张。简宏成摸着小地瓜的脸蛋想,即便是小狗小猫,如此可怜他都会心疼,何况一手抱大的小地瓜,他不会放手。他想什么说什么,“别担心,小地瓜,爸爸以后不会让任何人抢走你。爸爸本事很大,你放心。”

    “妈妈来抢呢?”

    “更不让了。小地瓜起来,去洗脸。我们找灰灰哥哥玩去。”

    “好。”小地瓜立刻跳下床,到洗手间门口时,还是抱着门框迟疑了一下,扭头看看爸爸,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进去,但不肯关门。

    简宏成当然看在眼里。

    田景野给简宏成打电话后,便即刻给宁宥打了个电话,通报陈昕儿送医的事。

    宁宥正在火车上,听了这消息,头皮上的旧伤口便开始滋滋地痛。“真送去强制了啊,我这辈子有得头痛了。”

    田景野笑道:“都这辈子了啊,班长听见得开心死了。”

    “什么啊,冤就冤在跟班长不相干,她也会只认准我到死。我早就是她心病了。这下好,她等于拿免死金牌了。”她看看坐不住到处溜达的儿子,继续随便说。“等她出院,我得做人小心了。”

    田景野道:“那……还不至于吧。”

    宁宥道:“你想想她对我做过的那些事,哪件不是苦大仇深的?只要不犯法,她已经什么都做到极致了。更何况现在班长没收了她的儿子。如今她即使把我杀掉也不过是住一辈子的院,她既然已经住过院,尝过滋味,她还有什么可忌惮的。”

    田景野想了会儿,道:“班长也在头痛,可让他退还小地瓜……非常困难。”

    “人之常情嚒。”

    嘴上说得很洞悉世情的样子,心里怎么可能坦然,宁宥又添一份郁积。而且还不能表露,免得儿子看到了又担心。最近家里事情那么多,害儿子都懂事不少,在她眼里简直是拔苗助长。

    因此下火车领着儿子赶去地铁站,抬眼一看见领着小地瓜的简宏成,宁宥简直有立即转身打回头的冲动。可郝聿怀欣喜地道:“才一天啊,小地瓜满血复活了。”他冲着小地瓜勾勾手指,可小地瓜看着他笑,却返身一把抱住简宏成的大腿,然后继续冲着郝聿怀笑。郝聿怀索性跳过去,试图将小地瓜抱起,可小地瓜更是连两条腿都圈住简宏成的大腿,考拉一样地抱住简宏成。郝聿怀大惑不解,也有些尴尬。

    简宏成忙与郝聿怀耳语:“小地瓜现在怕离开我,他害怕又被带去他那谁的家。请你理解他。”

    郝聿怀恍然大悟,摸摸冲着他笑的小地瓜的头,蹲下道:“叫我灰灰哥哥。”

    小地瓜响亮地叫了一声,可还是抱住简宏成不放。

    宁宥见简宏成被俩小的拖住,她要是还站着不动,就显得很矫情,她只得斜朝天四十五度角翻个白眼,慢吞吞走过去。

    好在,不用宁宥说话,简宏成早紧赶着道:“听说你们坐高铁来,我想来这儿碰碰运气,看我神机妙算!”

    宁宥一笑:“忙碌了一早上,非常辛苦,所以,no茶叙,no晚饭一起吃,我和灰灰赶着回家休息。”

    简宏成好脾气地道:“行,我们送你们回家。那事,就是那谁住院那事,你别太担心。等她出院,我会雇人盯住她,两人轮流日夜盯,不会让她来上海。你放心。”

    宁宥愣住,凝神一想,很是哭笑不得,这是她怎么都不会用到的办法,她绞尽脑汁了一路,都已经在嗟叹命啊运啊好不公平啊,人家这土豪就轻轻抬个手指头把问题解决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