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55章(2)

时间:2021-06-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宁宥心惊,赶紧拉住不甘愿的小地瓜,可小地瓜为了抵制她刚才的话,拒绝与她牵手。她只好怂恿小地瓜去抱宝宝,这倒是一招灵。接完电话的宝宝很快与小地瓜扭打在一起。

    简宏成走去远远地接电话,他对于接走小地瓜的事完全不否定,“对,我接走小地瓜,还没到家,现在路上休息。”

    陈母坐在派出所警察侧面,戴着老花镜,紧张地看着手中精心拟定的提纲,又关注一下开着免提的电话机,认真地道:“我问你,你为什么抢走小地瓜。你只要能说服我,我听凭你抢走小地瓜,我还得好好谢你。”

    简宏成简短地道:“陈昕儿已经威胁到小地瓜的安全,这是最直接的。其次是这样的妈妈,当着小地瓜的面砍自己大腿,以后还不知会做出什么,对小地瓜的心灵影响极大,损伤的是小地瓜的心理健康。”

    陈母道:“你对小地瓜是好意。”

    简宏成道:“对。”

    陈母沉默。简宏成也沉默,不主动插话。

    过会儿,陈母道:“排除昕儿。我家条件虽然不如你,也永远赶不上你,可我是孩子名正言顺的外婆,等孩子长大了懂得问东问西了,他不会问出破绽,不会问出影响心理健康的内容。你说对不对?”

    “对,但这不是大问题。”

    陈母再道:“排除昕儿。我家再怎么样也比那些居无定所、住租屋,没户口上学的人家强吧?我也是有知识的人,虽然老了,知识陈旧,可我还能抓小地瓜的教育,我也比有些家长强。只要排除昕儿这个因素,我这个家能给小地瓜的,不管是外人看着,还是你我看着,客观条件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对不对?”

    简宏成不得不承认,“对。”

    陈母继续道:“我再告诉你一个事实,我们本来以为生活就这样了,没希望了,混吃等死,但小地瓜带给我希望,带给我生机。我很喜欢小地瓜。再加上小地瓜本身就是我的外孙,血缘相亲,是一种天生的亲情关系。无论出于哪种原因,我对小地瓜的好,不会比你的差。对不对?”

    简宏成道:“除了好,还得看适不适合小地瓜,小地瓜接不接受。”

    陈母紧张地浏览一遍提纲,没有找出预设的答案,只好想了想,道:“起码,主观上,我心里对小地瓜的好,不会比你差。”

    简宏成道:“这个,不一定。”

    陈母道:“好吧,这个问题放一放,不算。”她紧张得手指发白,抛出最后一个议题,“俗话说,烂船也有三斤钉,我决定听派出所民警的话,即使花光我家所有积蓄,也要把昕儿送进精神病医院治疗。她哪天恢复,医生下确诊了,我才接她回家。你听着,为了小地瓜,我忍痛把我生病的女儿昕儿排除出去了,排除出家门了,让她一个人对抗大病。这样没人再会影响小地瓜。我要要回小地瓜。小简,我知道你是个讲道理的人,你没理由拒绝。”

    简宏成一时愣住,回答不上来——

    宁宥一直留意着简宏成那边。她看得出简宏成遇到难题了,可她没法离开面前吵吵闹闹的两个孩子。尤其是小地瓜见到简宏成之后就像打了鸡血,精力恢复之外另加爆表,与宝宝拆解招术起劲得一塌糊涂。宁宥虽然刚养大一个男孩子,早精于此道,他们伸手她便能猜到他们想干什么,可到底还是得随身盯紧着,非常劳心劳力。尤其是看见小地瓜一开心起来活脱脱陈昕儿翻版的脸,更添一层倦怠。

    简宏成压制住心中的激动,平和地道:“陈伯母做出这个决定实属难得。其实我们之间没有冲突,我们的目的都很明确,我们是为小地瓜好。作为小地瓜的爸爸,我很高兴看到陈伯母为小地瓜做出的努力。另一方面,让陈昕儿借此机会接受正规治疗,又何尝不是对陈昕儿的真正负责呢?不用忍痛,这是正确选择。我会听其言,观其行。”

    陈母问:“你只要给我一句话:你哪天还我小地瓜。”

    简宏成道:“很简单,等你哪天真正兑现口头承诺的时候,我会认真考虑你的要求。你的口头承诺最关键两条:一,把发病的陈昕儿送进专门医院治疗;二,你的财力保证你支持陈昕儿隔离治疗到医生确认康复。我会时刻关注。”

    陈母怒道:“小简,你这是拖延时间……”

    简宏成打断陈母的话,“我这是负责任的态度。我听够陈昕儿的出尔反尔,我不能再有疏失。对不起,你与其花时间精力跟我争,不如立刻去兑现你的承诺,如你所说,我一向很讲道理,我们的目的是同一个:为小地瓜好。”

    简宏成说完便挂了电话,回去小地瓜身边。但他的手机响了又响,同一个号码不死心地一直拨打他的电话,简宏成置之不理。很快便有声音提示短信进来,简宏成已经走到宁宥身边,可还是拿出手机来看,一看吃了一惊,短信写着:我是派出所民警小张,请你接电话。

    简宏成只得接起电话,转身再离开宁宥她们那一拨,一个人离远远地听电话。

    小地瓜试图跟去,被宁宥拖了回来。宁宥无奈地看看简宏成。

    不过郝聿怀赶得脸色通红地回来了,肩上挂一只大塑料袋,双手又拎一只大塑料袋,走得步履蹒跚。宁宥忙心疼地迎上去接来一只,果然很重。郝聿怀将肩上一只卸下,挑一瓶三得利乌龙茶,再挑一瓶三得利咖啡,冲妈妈神秘地眨眨眼,跑去送给司机师傅喝,又和师傅自然大方地说几句话才跑回妈妈身边。宁宥欣慰地笑了。

    简宏成却愁眉紧缩,听派出所民警小张介绍完自己身份后,客气地说:“你看现在陈大妈很着急,你能不能跟她好好谈谈,共同商量出个大家起码眼前能接受的结果。她那么大年纪,大热天的已经第二次跑派出所,非常不容易,你看……”

    既然有郝聿怀在,宁宥可以走过来听陈母怎么说。她走近,简宏成便打开了免提。简宏成索性对小张道:“我已经退让太多了。我知道我是男人,我是年轻人,我还是薄有家财的人,看上去我比较强势。因此我一直避免仗势欺人,一直退让,一直承担着本不属于我的责任与义务,完全是为了小地瓜。可眼下我的退让使小地瓜受到受害,我不会再退。我常住深圳,欢迎他们到深圳与我打官司,争夺小地瓜的抚养权。而目前,我有法律承认的抚养权,为了小地瓜,这抚养权没有商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