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欣逢知己

时间:2021-06-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36章 欣逢知己

 

很少有人会把酒藏在床底下。

只有大户人家,才藏着有好酒,大户人家通常有酒窖。要偷酒窖里的酒,当然比偷床底下的酒容易。

铁开诚偷酒的本事虽并不比谢晓峰差多少,酒量却差得不少。所以先醉的当然是他。

不管是真醉,还是假醉,是烂醉,还是半醉,话总是说得要比平时多些,而且说的通常都是平时想说却没有说的话。

铁开诚忽然问:“那个小弟,真的就叫做小弟?”

谢晓峰不能回答,也不愿回答。

小弟真的应该姓什么?叫什么?你让他应该怎么说?

铁开诚道:“不管他是不是叫小弟,他都绝不是个小弟。”

谢晓峰道:“不是!”

铁开诚道:“他已是个男子汉。”

谢晓峰道:“你认为他是?”

铁开诚道:“我只知道,如果我是他,很可能就不会把那封信说出来!”

谢晓峰道:“为什么?”

铁开诚道:“因为我也知道他是天尊的人,他的母亲就是慕容秋荻。”

谢晓峰沉默着,终于长声叹息:“他的确已是个男子汉。”

铁开诚道:“我还知道一件事!”

谢晓峰道:“什么事?”

铁开诚道:“他来救你,你很高兴,并不是因为他救了你的命,而是因为他来了!”

谢晓峰喝酒,苦笑。

酒虽是冷的,笑虽然有苦,心里却又偏偏充满了温暖和感激。感激一个人的知己。

铁开诚道:“还有件事你可以放心,我绝不会再去找薛可人。”薛可人就是那个猫一样的女人。

铁开诚道:“因为她虽然做错了,却是被逼的,而且她已经赎了罪。”

谢晓峰道:“可是……”

铁开诚道:“可是你一定要去找她。”

他又强调:“虽然我不去找她,你却一定要去找她。”

谢晓峰明白他的意思,铁开诚虽然放过了她,慕容秋荻却绝不会放过她的。

连曹寒玉、袁家兄弟、红旗镖局,现在都已在天尊的控制之下,还有什么事是他们做不到的?” 

谢晓峰道:“我一定会去找她。”

铁开诚道:“另外有个人,你却一定不能去找。”

谢晓峰道:“谁?”

“燕十三。”

× × ×

夜色如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谢晓峰边说边注视着远方,燕十三就仿佛站在远方的黑暗中。仿佛已与这寂寞的寒夜融为一体。他从未见过燕十三,但是他却能够想像出燕十三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寂寞而冷酷的人。一种已深入骨髓的冷漠与疲倦。

他疲倦,只因为他已杀过太多人,有些甚至是不该杀的人。

他杀人,只因为他从无选择的余地。

× × ×

谢晓峰从心底深处发出一声叹息。他了解这种心情,只有他了解得最深。

因为他也杀人,也同样疲倦,他的剑和他的名声,就像是个永远甩不掉的包袱,重重的压在他肩上,压得他连气都透不过来。

──杀人者还常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是不是必将死于人手?

他忽然又想起刚才在自知必死时,那一瞬间心里的感觉。在那一瞬间,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 × ×

燕十三。

说出了这三个字,本已将醉的铁开诚酒意似又忽然清醒。

他的目光也在遥视着远方,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这一生中,见到过的最可怕的一个人是谁?”

谢晓峰道:“是个我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铁开诚道:“陌生人并不可怕。”

──因为陌生人既不了解你的感情,也不知道你的弱点。

──只有你最亲密的朋友,才知道这些,等他们出卖你时,才能一击致命。

这些话他并没有说出来,他知道谢晓峰一定会了解。

谢晓峰道:“但是这个陌生人却和别的人不同。”

铁开诚道:“有什么不同?”

谢晓峰说不出。就因为他说不出,所以才可怕。

铁开诚又问:“你是在哪里见到他的?”

谢晓峰道:“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就在那陌生的地方,他看见那可怕的陌生人,和一个他最亲近的人在一起,在论剑。

论他的剑。

──他最亲近的那个人,是不是慕容秋荻?

铁开诚道:“你想那个陌生人会不会是燕十三?”

谢晓峰道:“很可能。”

铁开诚忽然叹了口气,道:“我这一生中,见到过的最可怕的一个人也是他,不是你。”

谢晓峰道:“不是我?”

铁开诚道:“因为你毕竟还是个人。”

──那也许只因为现在我已改变了。

这句话谢晓峰并没有说出来,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何会改变的。

铁开诚道:“燕十三却不是。”

谢晓峰道:“他不是人?”

铁开诚道:“绝不是。”

他沉思着,慢慢的接着道:

“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他虽然对我很好,传授我的剑法,可是却从来不让我亲近他,也从来不让我知道他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因为他生怕自己会跟一个人有了感情。

──因为要做杀人的剑客,就必要无情。

这些话铁开诚也没有说出来,他相信谢晓峰也一定会了解。

他们沉默了很久,铁开诚忽然又道:“夺命十三剑中的第十四种变化,并不是你创出来的。”

谢晓峰道:“是他!”

铁开诚点点头,道:“他早已知道这十四剑,而且也早已知道你剑中有一处破绽。”

谢晓峰道:“可是他没有传授给你?”

铁开诚道:“他没有。”

谢晓峰道:“你认为他是在藏私?”

铁开诚道:“我知道他不是。”

谢晓峰道:“你也知道他是为了什么?”

铁开诚道:“因为他生怕我学会这一剑后,会去找你。”

谢晓峰道:“因为他自己对这一剑也没有把握?”

铁开诚道:“可是你也同样没有把握能破他的这一剑。”

谢晓峰没有反应。

铁开诚盯着他,道:“我知道你没有把握,因为刚才我使出那一剑时,你若有把握,早已出手,也就不会遭人的暗算。”

谢晓峰还是没有反应。

铁开诚道:“我劝你不要去找他,就因为你们全都没有把握,我不想看着你们自相残杀,两败俱伤。”

谢晓峰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问道:“一个人在临死前的那一瞬间,想的是什么事?”

铁开诚道:“是不是会想起他这一生中所有的亲人和往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