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淡泊名利

时间:2021-07-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47章 淡泊名利

 

他是个瞎子。

一个女人,背对着门,躺在床上,仿佛已睡着了,睡得很沉。

慕容秋荻并不在这屋子里,小弟也不在。

这个可怜的瞎子,和这个贪睡的女人,难道就是在这里等谢晓峰的?

可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

他已经走进来,正想退出去,瞎子却唤住了他。

就像是大多数瞎子一样,这个瞎子的眼睛虽然看不见,耳朵却很灵。

他忽然问:“来的是不是谢家的三少爷?”

谢晓峰很惊讶,他想不到这瞎子怎么会知道来的是他。

瞎子憔悴枯槁的脸上,又露出种奇异之极的表情,又问了句奇怪的话。

“三少爷难道不认得我了?”

谢晓峰道:“我怎么会认得你?”

瞎子道:“你若仔细看看,一定会认得的。”

谢晓峰忍不住停下来,很仔细看了他很久,忽然觉得有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他的确认得这个人。

这个可怜的瞎子,赫然竟是竹叶青,那个眼睛比毒蛇还锐利的竹叶青!

× × ×

竹叶青笑了:“我知道你一定会认得我的,你也应该想得到我的眼睛怎么会瞎。”

他的笑容也令人看来从心里发冷:“可是她总算大慈大悲,居然还留下了我这条命,居然还替我娶了个老婆。”

谢晓峰当然知道他说的“她”是什么人,却猜不透慕容秋荻为什么没有杀了他,更猜不透她为什么还要替他娶个老婆。

竹叶青忽又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样,她替我娶的这个老婆,倒真是个好老婆,就算我再割下一双耳朵来换,我也愿意。”

他本来充满怨毒的声音,居然真的变得很温柔,伸出一只手,摇醒了那个困睡的女人,道:“有客人来了,你总该替客人倒碗茶。”

女人顺从的坐起来,低着头下床,用破旧的茶碗,倒了碗冷茶送过来。

谢晓峰刚接过这碗茶,手里的茶杯就几乎掉了下去。

他的手忽然发冷,全身都在发冷,比认出竹叶青时更冷。

他终于看见了这个女人的脸。竹叶青这个顺从的妻子,赫然竟是娃娃,那个被他害惨了的娃娃。

× × ×

谢晓峰没有叫出来,只因为娃娃在求他,用一双几乎要哭出来的眼睛在求他,求他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甘心做她仇人的妻子?

可是他终于还是闭上了嘴,他从来不忍拒绝这个可怜女孩的要求。

竹叶青忽然又问道:“我的老婆是不是很好?是不是很漂亮?”

谢晓峰勉强控制自己的声音,道:“是的。”

竹叶青又笑得连那张枯槁憔悴的脸上都发出了光,柔声道:“我虽然看不见她的脸,可是我也知道她一定很漂亮,这么样一个好心的女人,绝不会长得丑的。”

他不知道她就是娃娃。

如果他知道他这个温柔的妻子,就是被他害惨了的女人,他会怎么办?谢晓峰不愿再想下去,大声的问:“你是不是在等我?是不是‘夫人’要你等我的?”

竹叶青点点头,声音又变得冰冷:“她要我告诉你,她已经走了,不管你是胜是负,是死是活,她以后都不想再见你。”

这当然绝不是她真正的意思。

她要他留下来,只不过要谢晓峰看看他已变成了个什么样的人,娶了个什么样的妻子。

竹叶青忽然又道:“她本来要小弟也留下来的!但是小弟也走了,他说他要到泰山去。”

谢晓峰忍不住问:“去做什么?”

竹叶青的回答简单而锐利:“去做他自己喜欢做的事。”

他的声音又变得充满讥诮:“因为他既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父母兄弟,就只有自己去碰一碰运气,闯自己的天下。”

谢晓峰没有再说什么。该说的话,好像都已说尽了,他悄悄的站起来,悄悄的走了出去。

他相信娃娃一定会跟着他出来的,她有很多事需要解释。

× × ×

这就是娃娃的解释──

“慕容秋荻逼我嫁给他的时候,我本来决心要死的。

“我答应嫁给他,只因为我要找机会杀了他,替我们一家人报仇。

“可是后来我却没法子下手了。

“因为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害了我们一家人的竹叶青,只不过是个可怜而无用的瞎子,不但眼睛瞎了,两条腿上的筋也被挑断。

“有一次我本来已经下了狠心要杀他,可是等我要下手的时候,他却忽然从睡梦中哭醒,痛哭着告诉我,他以前做过多少坏事。

“从那一次之后,我就没法子再恨他。

“虽然我时时刻刻在提醒我自己,千万不要忘记我对他的仇恨,可是我心里对他已经没有仇恨,只有怜悯和同情。

“他常常流着泪求我不要离开他,如果没有我,他一天都活不下去。

“他不知道现在我也一样离不开他了。

“因为只有在他身旁,我才会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女人。

“他既不知道我的过去,也不会看不起我,更不会抛弃我,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偷溜走。

“只有在他身边,我才会觉得安全幸福,因为我知道他需要我。

“对一个女人来说,能知道有个男人真正需要她,就是她最大的幸福了。

“也许你永远无法明白这种感觉,可是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他。”

谢晓峰能说什么!他只说了三个字,除了这三个字外他实在想不出还能说什么。

他说:“恭喜你。”

× × ×

冷月。新坟。“燕十三之墓。”

用花岗石做成的墓碑上,只有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因为无论用多少字,都无法刻画出他充满悲伤和传奇的一生。这位绝代的剑客,已长埋于此。他曾经到达过从来没有别人到达过的剑术巅峰,现在却还是和别人一样埋入了黄土。

× × ×

秋风瑟瑟。谢晓峰的心情也同样萧瑟。铁开诚一直在看着他,忽然问道:“他是不是真的能死而无憾?”

谢晓峰道:“是的。”

铁开诚道:“你真的相信他杀死的那条毒龙,不会在你身上复活?”

谢晓峰道:“绝不会。”

铁开诚道:“可是你已经知道他剑法中所有的变化,也已经看到了他最后那一剑。”

谢晓峰道:“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人能同样使出那一剑来,那个人当然是我。”

铁开诚道:“一定是你。”

谢晓峰道:“但是我已经终生不能再使剑了。”

铁开诚道:“为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