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52章

时间:2021-06-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52 章

    “柳叶双眉久不描”。宁宥坐在家里的梳妆台前,不知怎么想起这么一句诗。她不仅笑了出来。今日未必比前几天闲,可前几天满心都是焦虑烦躁,只觉得忙得没头苍蝇一样,完全呼吸不到一丝闲适的空气,脾气恶性循环似的越发焦躁。此刻,她在紧凑的早晨用三分钟时间拔掉两根趁机作乱的眉毛,然后立即下厨做早饭,游刃大大有余,轻松愉悦得像在森林里呼吸。

    “灰灰,还不起来?不是说今天跟班长叔叔上班吗?”

    郝聿怀在屋里转个身,趴成一个“大”字,继续睡觉。

    宁宥也没再催,任儿子继续睡懒觉。反正是暑假。可宁宥的手机这时响了,她走出厨房拿来一看,竟然是宋总亲自打来,一颗心立刻吊了起来,好心情给压制了。她才拿起手机,便见儿子还闭着眼睛呢,就啪啪啪地从房间里跑出来,分毫不差地冲进卫生间,嘴里嘟哝着“不会迟到,不会迟到”。宁宥明白,儿子以为电话是简宏成打来,以为简宏成已到楼下。

    宋总在电话里直接道:“五厂凌晨发生特大事故,你立刻过去现场,全程列席事故分析会。”顿了顿,才问:“家里安顿好了吗?可以出差了吗?”

    宁宥看看儿子刚进去的洗手间门,道:“还在魂不守舍。”

    宋总悍然道:“那就更要出门找点事做。”

    “好吧,尽快出发。”

    宋总满意地道:“你顶头上司从五厂出来,我想了半夜,只有你这个不粘锅适合处理这件事。有困难随时直接找我。”

    宁宥翻个白眼,回头冲蹲守卫生间的儿子道:“我又得出差,你怎么办?跟我,还是跟爷爷奶奶,还是跟班长,再或者跟宝宝玩去?”

    “跟班长叔叔可以吗?能像跟田叔叔一样跟班长叔叔吗?”

    “万一跟班长叔叔不对付呢?到时候我还在外面,你只好硬着头皮跟班长叔叔,小奴隶一样。”

    郝聿怀钻出一只脑袋看老妈,见老妈脸上并不是开玩笑,他想了会儿,道:“不怕,不行我就打车回家自己过。你要是不放心,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

    “爷爷奶奶那儿不考虑?”

    “他们接待小三,他们就不再是我爷爷奶奶了。妈妈,我讨厌你还搭理他们,不知道是你假惺惺还是拎不清,但爷爷奶奶肯定脸皮厚。”

    “我要不安顿好他们,由着你爸惹出一帮仇人去闹他们,他们病倒了,跑前跑后端屎端尿的事谁做?还不得找到我。而且还有很多原因,现在你可能还不容易理解。”

    郝聿怀翻了一个跟妈妈刚才一样的白眼,脖子缩回门里面。但过了会儿又伸出脑袋,慢吞吞地讲理:“你先跟我说了,我慢慢去理解好了。你要是不说,我可能永远不理解,而且还会不理解你的做法,我会感觉很不好,你也不舒服。”

    “嗳,对,我错了。对不起。”宁宥是真的醒悟,忙解释道:“这世上有一种懦夫,专向弱者和亲人开刀。为什么?因为弱者不会反抗,亲人不忍反击。向弱者开刀的容易理解,向亲人开刀的,你想想我弟和你爸。我妈去世,我弟不敢自责,那么他该如何面对妈妈去世的悲伤呢,他的做法是恨我这个唯一与他和我妈都有关系的人。你爷爷奶奶那儿的困境是你爸折腾出来,爷爷吓得血压飙升,现在还大多数时候只能卧床静养,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你爸肯定不会自责,他一定会将悲伤化为仇恨,出狱后暗箭射向我,而我最担心他还可能捎带上你。我能怎么办呢?只好压抑自己的情绪,千年防贼。”

    门缝里,郝聿怀小小脑袋上的眼睛果然露出迷惘。人性太复杂,他还理解无能。

    简宏成亲自开车来接灰灰小跟班,当然他的目标是送宁宥去上班。他看见母子各拖一只行李箱下来,惊了,“你们去哪儿?”

    宁宥看着简宏成将行李箱拎上车,道:“我出差去处理一起特大事故,这就去机场,不知会去几天。灰灰选择跟你,行吗?”

    “行。你把灰灰的证件交给我,这期间我可能出差。”

    郝聿怀好紧张,闻言开心得撑在妈妈肩上跳起来。宁宥很不争气地没撑住,跌了郝聿怀一个踉跄。

    宁宥道:“证件什么的都在灰灰双肩包里。你最要紧得管住灰灰不许他打手机游戏超过半小时,眼睛很伤。还有是管住你的所有密码,这小家伙不知哪儿学来的密码破译本事。”

    郝聿怀道:“妈妈其实想说别忘了盯着灰灰睡前洗澡刷牙,检查耳根洗了没有,摸摸脖子粘不粘。又怕把你吓跑就没人管我了。”

    简宏成听着笑,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他问宁宥:“事故处理怎么叫你去?多吃力的事。这几天还没缓过气来吧,你吃得消吗?”

    “老大亲自来电指令我去。我耐心好。工作吃力点儿倒是无所谓,只怕在意的人给我气受。”宁宥听手机响,打开看是程可欣的,奇道:“我接个电话。”她坐进简宏成替她打开的副驾驶车门里。

    郝聿怀还在车外,抓着头皮问简宏成:“妈妈怎么知道你有时间送她去机场啊?她今天没叫司机叔叔来接她。”

    简宏成一想,还真是,两人反正是心照不宣的,只有郝聿怀不知就里。他笑道:“老朋友老同学了,反正既然我车子开了来,那就送也得送,不送也得送。”

    “哈哈,妈妈霸气侧漏。”

    宁宥根本没留意这边的对话,她好奇地接通程可欣的电话,客气地寒暄,“你好,小程。”

    程可欣惊讶地道:“姐姐早。我刚才接到一位检察官的电话,说是宁恕希望我帮他找代理律师。我想问问姐姐我该怎么回应?”

    宁宥大惊,犹豫了一下,实事求是地道:“宁恕拒绝由我替他找的律师,换句话说,凡是我找的律师他都拒绝签署委托协议,他想撇开我自己控制律师。我只好晾着他。”见简宏成坐进来,她就开了免提,让简宏成一起听。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