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38章(6)

时间:2021-05-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简宏成看宁宥一眼,又看向郝聿怀,目光真诚地表扬道:“不错,有行动,而且行动迅速有力。明天去机场的车子落实了呢?”随即扭头对宁宥道:“介绍一下,这两位是简敏敏与张立新的孩子。”说完,他忍不住嘴巴一抿,似笑非笑看宁宥的反应。

    郝聿怀笑道:“妈妈有司机,明天早上会来接我们。”言语间颇为妈妈骄傲的样子

    宁宥听得简宏成的介绍,心里本能地一紧,心脏狠狠地抽了几下。可她脸上终究是修炼得道不会露出来,只横了简宏成一眼,看到简宏成的脸色,心里揣测了一下便也似笑非笑起来,仔细打量对面的两个孩子。

    张至清很快觉察出有异,问宁宥:“你认识我爸妈?”

    宁宥冷淡地道:“不认识。”说完就拿那兄妹俩当空气,摸出手机招呼小地瓜玩。

    简宏成忙与郝聿怀说一句:“你妈妈很厉害。”立刻扭头跟宁宥解释道:“两个孩子希望我帮忙救他们爸爸,我什么时候答应,他们什么时候放过我。呵呵,这一招很厉害。”

    宁宥轻声细语地冲兄妹俩道:“年龄上看,你们已是成年人,不再是可以胡闹的孩子。这么为难一个人不好。看过简宏成当年被你们爸妈迫害到口袋空空,有家无法归的窘况,他如今没把你们爸妈好好发落了,是他做人有气度。但若利用他的气度厮缠不休,就是用心不良了。”

    张至清的脸一下子红了,可他又不能同轻声细语的宁宥爆粗,爆不起来,人家态度太轻柔。他只好把宁宥的话全吞下去吃了,憋出一额头的汗。而张至仪一下子哭了出来,道:“可我们怎么办呢,姑姑还在骗我们说什么都没了,我们能找谁呢?爸爸又见不到,我们会不会一回家就被关起来啊。”

    郝聿怀被张至仪哭得不知所措,看看妈妈,再看看班长叔叔,想说什么,又忍住了。他身边简宏成也轻轻踢他一脚,又微微摆手,提示他不要插手。

    宁宥也看着张家兄妹不语了,心里明白简宏成这是对着两个看似成年实则还是孩子的外甥狠不下心来,可又非常不甘心,关键是不甘心救张立新那个当年害他的罪魁祸首。可却是那个张立新,当年从简敏敏手底下救了她。宁宥看向简宏成,见简宏成皱眉看向别处,显然是万般不情愿在心中挣扎。她想了会儿,道:“找你们妈,通过她找她的律师。那律师来头很大,能力很强,是你们舅舅托人情找来,唯一可以通过法律渠道强有力帮到你们的,只有通过你们妈找到他。”

    简宏成不禁扭过头来,“你怎么知道?哦,田景野怎么什么都跟你说。”

    张至仪止住哭,看看宁宥,再看看简宏成,最后看向哥哥。张至清则是最后看向妹妹。他从简宏成与宁宥的互动中看出确有其事,宁宥的话可信。可是,找妈妈?那个他们都厌恶的妈妈?兄妹俩的眼睛里都是疑问和犹豫。

    简宏成只得推了一把,“去吧,停车场找司机送你们一程。现在出发,回到家已经很晚了。”

    张至清站起来,拉起妹妹,终于对着简宏成说了声“谢谢”,又冲宁宥说声“谢谢”。张至仪也跟着一起说,说完才一起出去找简宏成的司机。

    简宏成闷着一张脸看兄妹俩离去,才回头对宁宥道:“两人还好,没太长歪。谢谢你帮我说出来,我是真不愿。”

    宁宥道:“我是想到唐处的妈妈。要不然我比你更不愿意,他们是简敏敏的儿女。”

    郝聿怀在旁边看着纳闷,“你们高中同学怎么都这么要好?我们小学同学如果不是进同一家初中,最先还网上聊聊,才一年就不大说话了。”

    简宏成不由得微笑道:“随着人成长,你会变得越来越有思想。这时候看见同样也很有思想,而且想法差不多的同学就非常喜欢,随着经常交流分享思想,好友间的感情会越来越深,思想越来越默契。高中时期正是一个人思想发展大爆发时期,很多思想在那时候萌芽,那时候一起交流的朋友便扎根在脑子里了。当时我家境最好,我买来很多书与同学们家分享,慢慢发现田叔叔和你妈看的书跟我最合拍,虽然你妈当时是老封建,不肯跟我们男生说话,可是只要知道她借的什么书,看了多久,分析一下就能得出结论她喜欢哪一本,是吧?”

    郝聿怀听得连连点头,很是憧憬自己高中时期可能交到的朋友。他看向小地瓜,道:“小地瓜妈妈陈阿姨跟你们不合拍吧?”

    已经很久没被温柔对待的小地瓜本来乖乖地倚着宁宥喝酸奶,听到这儿头一抬,迷茫地看着大人们,问:“妈妈?我妈妈呢?”

    宁宥忙道:“是哥哥在喊我呢。”

    “可是我妈妈呢?”小地瓜不肯放弃。

    郝聿怀摸摸坐旁边的小地瓜的头,道:“爸爸跟妈妈分开了,孩子只能跟一个过。我跟妈妈。你爸爸挺好,比妈妈好,你乖乖跟你爸爸吧。”

    小地瓜点点头,可还是坚持:“可是我想妈妈,我要见她。”

    郝聿怀道:“甭想啦,你才这么点点儿大,你想没用的。你妈妈要是想你,她会很努力地变得更好,很努力地来看你。要不然啊,你妈妈说什么都白搭,都是嘴皮子。”

    小地瓜不解:“为什么啊,可是爸爸可以带我去看妈妈。我爸爸可能干了。”

    郝聿怀道:“不为什么,反正别想了。”

    小地瓜依然不解,可乖乖点点头,竟然答应了。

    宁宥听得伤心,看向简宏成,见简宏成也惊愕地看着她。两人都不敢吱声,几乎是屏住呼吸听两个小的交流。等两个小的不说了,才敢挪下眼光,见小地瓜依然喝酸奶,郝聿怀则是疑惑地看着他们两个大的。郝聿怀问:“你们怎么了?”

    宁宥忙道:“我们大人没尽责,害你们孩子们……这样。”

    郝聿怀撇嘴,“总是干坏事的从来不反省,做对事的却来不及地先检讨起来了。大人其实跟我们初中生一样,我们班有些同学反正做错事都是赖别人。我同桌考试考不好赖我答题太快,翻试卷声音吓得她脑袋空白,其实是她这学期不用功。”旁边小地瓜不知是不是听懂,但满脸敬佩地拼命点头表示赞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