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37章

时间:2021-05-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37 章

    天才蒙蒙亮,简敏敏就被手机叫醒。她嘴里嘀咕着拿起手机一看,才五点呢。可来电显示让她不敢不接那电话,那电话显然是国外打来。过来,接起就听到她儿子不耐烦地道:“呃,才接?”

    简敏敏连忙柔声柔气地道:“哎呀,是宝宝啊。这边才早上五点,妈妈还在睡……”

    儿子不耐烦地打断,“你为什么把我爸抓进去坐牢?”

    简敏敏一听,立刻浑身上下都清醒了,悄悄坐直了道:“这事是你们舅舅干的,我要有那本事早年也不会让你爸欺负得那么狠了。”

    “得了吧,不是你支持,别人能动得了集团公司的印章?”

    简敏敏将所有可能影响母子关系的敏感问题推得干干净净,“别的事或许说不清楚,这件事绝对能说清楚。我去澳大利亚看你们回国后第二天就坐牢了,现在还取保候审呢,这个月23日审。你舅舅就趁我坐牢那几天把你爸爸发落了,全部手脚做清爽后才把我保出来。我现在跟你爸差不离,一样,也进不去公司大门,公司现在全是你舅舅的人把持着。我本来不打算跟你们说,省得你们挂心。”

    儿子到底是年轻,一时不知怎么应对,可好歹还是关心了一句:“你怎么会坐牢?”

    “你们外公以前不是让个疯子给刺伤过吗,现在那个疯子后代不知打哪儿冒出来了,那疯子儿子都已经改名换姓了,要不是你舅舅简宏成告诉我我还不会知道,哎哟不对,会不会简宏成算准时机挑我去找疯子儿子打架,先把我打进牢里关起来,他趁机找你爸算账……我说时机怎么这么凑巧呢,原来我中他圈套了。我还说呢他什么时候变良心了,原来是装好人埋伏在我身边方便更容易算计我啊。”简敏敏一边说一边满脸的恍然大悟,会不会真是简宏成的圈套?简宏图这么听简宏成的话,为什么那次忽然瞒着简宏成告诉她宁恕是崔家后人,宁恕家地址是什么呢?但简敏敏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眼下她要应付儿子。

    简敏敏的儿子这下是真的懵了,按住电话与旁边的妹妹商量好久都商量不出花头来,这下,唯一的至亲妈妈终于成了他们的亲人。他和缓了口气问:“那我们家的公司是不是都让你弟弟夺走了?”

    简敏敏道:“公司本来就姓简,不姓张,现在你爸签名把他名下股份全还给简家。你外婆和两个舅舅平分那部分股份。我还是老样子,占股没变,而且待遇也跟你爸给我的一样:我进不去公司,分红也不知道猴年马月会给。要这么说起来我还真没什么可怨的。”

    简敏敏的儿子一连串的问题弹了出来,“妈妈,那我们怎么办?我们还寒假呢,你庭审后就要开学,你会不会也坐牢啊?我们是不是该打包回家了?我们家是不是破产了?要我找你弟弟去吗?我回国吧,我们家只有我一个男人了,我来帮你。”

    简敏敏惊得一下捂住自己的嘴,什么,竟然叫她妈妈了?认她了?她怕自己激动得喊出来,只好捂着嘴巴不说,听着儿子在那边大喊,跟着女儿的声音也加入了进来。她拿起床头柜上的水喝了一口,才敢道:“不用,你们好好读书。你爸以前一分钱都不给我的时候,我好歹靠自己赚了点儿,养活你们够用。”

    电话那端儿女俩都说“真的吗”,可他们两个没让简敏敏一厢情愿地乐上多久,就道:“妈,再半个月多点儿要开学了,你寄点儿钱来,我们要交费。”

    “上次你们爸刚卷款逃跑时候,我不是刚拿给你们五万澳元吗?”简敏敏警惕起来。

    “怎么够用啊,吃饭以外,还得交学杂费呢。我们是两个人。”

    “要这么多?”简敏敏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这样吧,我给你们舅舅的电话,1390755XXXX你们找他要。我钱就那么多了,多的给不起。以前赚的都你们爸收着,没给我,现在都你们舅舅收着,得问他要。”

    儿子道:“我们又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们,我们打电话过去他还以为我们是骗子呢,要打也是你打啊。”

    旁边女儿大声道:“姑姑来电话说爸爸没钱了,要我们找你要。要不然就把爸爸放出来。我们要爸爸。”

    简敏敏潇洒地打了一个无声的响指,真相来了。她激动地道:“张家那个三妖精,哈,不要脸到给你爸介绍**三奶,我怕你们知道了影响你们成长,只好忍痛把你们送去国外读书。结果呢,三妖精怂恿你爸插横杠破坏我们母子关系,不让我们通话见面,你爸还不给我钱让我买不起机票去看你们。他们是不是跟你们说我不要你们了?他们骗你们的。现在三妖精靠山倒了坐牢了,她是不是骗你们找我要钱,再让你们寄钱给她替你爸打官司,是不是?我呸。你爸的官司是刑事案,是检察院起诉,还轮不到她花钱请律师,她就是个妖精,以前不要脸地吸你爸的钱,现在找你们伸手,你们当心!”

    女儿更小,惊得大叫:“真这样?”儿子却不吱声。

    “当然这样!要不是我在家苦苦盯着你爸,你们下面弟弟妹妹早有了,你爸家产还轮得到你们啊。你们倒是给我说个真话,是不是三妖精骗你们找我要钱?张家的挖我们简家墙脚还有完没完啊。你们到底还有多少存款,以前你们爸每月给你们寄多少?我好有打算提前准备起来。你们哪天回家我带你们去派出所改姓,咱不姓那姓张的烂姓……”

    “够了!”刚才闷了好久的儿子忽然一声大吼,打断简敏敏的话,“你们都一样,我谁都不信。够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简敏敏只听见女儿在电话那端尖叫,而后听筒里就没声音了。她愣了一下,后悔地自言自语,“一提张立新又激动了,唉,这时候不该说他们爸爸坏话,要说也等收服他们后再说。唉,怎么办?”

    宁恕一夜无眠,很早就起床试图泡个热水澡,结果倒是反而泡在浴缸里睡着了。他都不知睡了多久,直到被重重的敲门声吵醒。他茫然看看四周,听到敲门声还在响,他惊得一下坐直了,瞪眼看着浴室门,想了会儿,悄悄起身裹上浴巾,却没去门镜那儿张望,直接打电话给服务台投诉陌生人敲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