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三晋合一

时间:2021-05-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卷 第七章 三晋合一

大胜灰胡后,项少龙仍在那里逗留了十天时间。
  这时伤病者都在令人乐观的康复中,各人商量后,怕魏人再耍手段,决定了不等关朴的救兵,,自行上路,最好当然是能在半途遇上救兵。
  有了这决议,项少龙往见平原夫人。
  她的家将对他态度大改,敬若神明。
  项少龙早从雅夫人处得悉,自平原君逝世后,他遗下的三千多家将食客,都不看好少原君,纷作鸟兽散,最后剩下不到五百人。
  赵王若非念在他们与信陵君的关系,亦不会纵容少原君,使他成为在邯郸横行的恶霸。
  这些家将大部分都是赵人,对魏国无甚好感。此时逐渐觉察到平原夫人等回到魏国后,可能再不会返赵国,所以都人心思变。而项少龙则是最理想的投靠对象,一来因他是乌家孙婿的背景,更重要是看到他正义的为人和惊天地泣鬼神的剑术和胆略。
  在这时代,只要是强者,便有人依附和追从。而项少龙正是这样一个如日之初升的强人。
  食客和家将,代表的正是本身的实力。
  当年信陵君能夺晋鄙的兵符对付秦人,便是因为本身已有数千家将了。
  现在平原家的人对他态度大改,乃最正常不过的事。
  在平原夫人的帐外,他遇到了痊愈得七七八八的少原君,后者看也不看他一眼,迳自去了。
  项少龙暗忖好小子,我不去找你麻烦,可算你祖宗有福了,竟然给脸色我看。
  自重创了少原君后,他对少原君的仇恨淡多了,但碰上他这种仇视的态度,不由勾起了旧恨。
  帐内,平原夫人蜷卧席上,手肘枕着软垫,一慵诱人的风情和姿态。害得项少龙的心儿盱跳着。
  她生少原君赵德时年纪当不会超过十五岁,所以虽有个这么大的儿子,她仍只不过三十许人,恰是女性最有韵味、风情和需要男女欢好的时刻。
  与这种成熟女性的交往,必然是肉体满足的追求,不像少男少女般只充满憧憬和幻想,而转趋为实际的得益。
  所以当看到平原夫人这媚样儿时,分外使他想到男女之事。
  但他反而规矩起来,老老实实在她脚侧坐下。
  平原夫人淡淡道:“项少龙,你是否想不待援军,立即上路呢?“
  项少龙一愕道:“你猜到了!“
  平原夫人白了他风情万种的一眼道:“不是猜,而是从你的性格推想出来的。因为你绝不是那种放弃把主动权握在掌心的人。“
  项少龙有点招架不住,苦笑道:“夫人似对我改变了态度,不但不防备我,还似在引诱我哩!“
  平原夫人“噗“笑了起来,再白他一眼道:“你自己心邪吧了!不过我却不是要引诱你,而是希和你恳诚一谈,因此态度有变,是很自然的事。“
  项少龙故作惊讶道:“这样说,夫人一直都不是以坦诚待项某了。“
  平原夫人坦然道:“可以这么说,因为那时我还看不透你,到你破了灰胡的大军后,我才知道你是个绝不会受人操纵的人,而你亦有足够的智慧能耐做到这点。“
  项少龙苦笑道:“你把我弄糊涂了,我怎才知你什么时候说的话是真,什么时候说的话是假。或者你只是改变了对付我的策略吧?“
  平原夫人没有答他,奇兵突出的道:“你知否安厘为何要破坏赵魏这个婚约?“
  项少龙摇头。
  平原夫人眼中射出缅怀伤感的神色,缓缓道:“这要由十二年前说起,那是长平之战前三年,赵倩只有三岁。“
  项少龙现在对当时的历史,已颇为熟悉,闻言道:“夫人说的当为秦昭王派杀人王白起攻韩的事。“
  平原夫人失笑道:“杀人王?哼!这绰号倒很适合这个满手血腥的凶徒。“
  叹了一囗气续道:“秦人若要东侵,首当其冲就是我们三晋的魏赵韩。身受其害下,感受特别深刻,所以三晋最有权势的三个大臣,秘密私订了一个协议,就是要在有生之年,使分裂了的三晋重合而成一个强国,就像以前的大晋,只有这样,才能击败秦人,成为天下至尊。“
  项少龙一震道:“原来竟有这般想法。“
  平原夫人岔开话题道:“你知否我为何要嫁给平原君呢?“
  项少龙心道你是以为平原君可篡位自立吧!囗中却说“那是否另一项政治交易呢?“
  平原夫人漠然道:“大概可以这么说吧!却亦是协议的一部分,就是利用皇族间的通婚,拉近各国君主的距离。“接着微笑道:“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和无忌两人都对赵国有很大的寄,长平一役之前,赵人拥有天下最精锐的雄师和名将,所向无敌。赵国亦是第一个弃车战而改以骑兵为主的国家。“
  无忌就是信陵君的名字。
  在春秋之际,纯以车战为主。战车乃身份和实力的象征。改车为马,实是一项划时代的改革,也改变了战争的形式。
  赵国因与强悍的凶奴接壤,长年累月的交战经验里,使赵人深切体会到这些以骑射为主游牧民族的军队,实拥有更大的灵活性和来去如风的攻击力,所以才舍弃以战车为主那中看不中用的作战方法。
  平原夫人黯然道:“可是长平一役,惊碎了我们的美梦,但却更使我们相信生存之道,唯一的希就是使分裂了的三晋重归于一。亦只有这样,才可避免互相间的倾轧和战争。“
  项少龙道:“那三个大臣,魏国的当然是信陵君,赵国则是平原君,韩国的又是谁呢?“
  平原夫人道:“我不想说出来,总之他们运用影力,为三国定下了连串婚约,赵王后便是韩人,而信陵君则娶了赵女为妻,今次赵倩嫁给魏国的储君,正是协议里至关重要的一环。“
  项少龙恍然大悟,怕腿道:“定是安厘王风闻此事,怕三晋合一会使他失去王位,才如此不惜一切要破坏这婚约。但他身为魏国之主,要悔婚一句话便成了,何用费这么多心力?“再冷冷看着她道:“为何夫人又要破坏赵倩的贞操?“
  平原夫人俏脸微红道:“可否不和我算旧账呢!“
  接着幽幽一叹道:“现在形势已变,平原君的早逝,使赵国大权旁落到赵穆这狼子野心的人手里,信陵君才被迫返回魏国,与安厘这昏君展开新一轮的斗争,赵倩的婚约亦失去了原本应有的意义。“
  她又沉思顷刻,凤目深注着项少龙道:“实际上现在谁都不讲信用,但外表上却谁都扮作以诚信治天下道貌岸然的样子,安厘这昏君已屡屡失信于国内国外,怎能再次失信于赵人。况且他对无忌非常忌惮,岂敢公然悔约。“顿了顿低声道:“对付赵倩亦只是其次的事,他真正想除去的人是我。因为他知道当我和无忌合起来时,对他会构成很大的威胁,因为我有无忌所没有的狠和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