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35章

时间:2021-05-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35 章

    陈昕儿不知道这一夜是怎么过的,她觉得自己没睡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热出一身臭汗,没等手机闹钟叫唤,她已早早起床。颠三倒四地收拾了自己,勉强吃口泡饭果腹,陈昕儿耷拉着脑袋出门上班。她是真不想出门,尤其今天是周六,合该休息的日子,可是不上班就没饭吃,这是最严重的制约,她不想上也得上。

    才刚下楼走出门洞,迎面便见到田景野叉腰站在正对面。陈昕儿眼睛一亮,扑了过去,“你找我?小地瓜,小地瓜怎么样了?”

    田景野为了早早截住陈昕儿,没睡足,睡眼朦胧的,因此一看陈昕儿扑来,毫不犹豫斜刺里逃走,等一步跨出去才清醒过来,连忙站住。但见陈昕儿扑到他原来所站处后面一米来高的黄杨树绿篱上,他心里有暗自庆幸幸好反应迅速。只是夏天都穿得少,田景野不便去扶陈昕儿,就背手站一边道:“别急,昨晚就解决了,只是打不进你手机,我只好一大早来门口等你。现在大概小地瓜已经醒了吧,他醒来第一眼就能看见他爸,简宏成昨晚连夜赶回家了。你手机怎么了?”

    陈昕儿狼狈地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尴尬地借口道:“刚楼梯口没看清台阶,脚崴了一下。小地瓜后来没哭?”

    田景野避重就轻,“小孩子嘛,哭几下就完了。你手机怎么了?”

    “噢,哭几下就完了,还好……还好。”说到第二个“还好”,陈昕儿呜咽起来。

    田景野没劝,只是道:“你给我车库钥匙,我替你把自行车推出来。”

    陈昕儿哭着将手中钥匙甩给田景野,任由田景野推出她的自行车,扛到车后备箱搁好了,她只一味地发呆流泪。

    田景野过来道:“走,我送你上班。”

    陈昕儿摇头,“昨晚小地瓜哭着要妈妈,妈妈不在,他没再要吗?有没有再提起我?”

    田景野道:“我不清楚,反正不哭了。”

    陈昕儿茫然若失,“小地瓜不在乎妈妈了吗?他会不会慢慢忘了我?”

    田景野只是道:“你手机给我,我看看是不是要修。你跟我上车哭去,外面人来人往不好看。”

    陈昕儿机械地跟着田景野走,心里想着小地瓜找不到妈妈也竟然不在乎了,没有妈妈在身边竟然哭几下就算了,难道真的这么快就忘了妈妈?陈昕儿心如刀割,眼泪越来越多,还得田景野帮忙才能坐进车里。

    田景野上车后不由分说将借口修手机拿到手的陈昕儿手机拿来开盖,自作主张替她换了新卡。然后递给陈昕儿,“给你换了个本地移动卡,选的套餐是每月本地通话30分钟,上网流量50M,我给你支付了两个月的费用。你先用着,等以后你经济宽裕了再选择换套餐。系好安全带,我开车了。”可陈昕儿完全是失魂落魄,田景野只得帮她将手机塞进包里。他不便也不愿替陈昕儿系安全带,只好忍着嘀嘀嘀的提示声将车开了出去。

    陈昕儿只是一个劲儿地反反复复地哭问:“小地瓜不要妈妈了吗,小地瓜不要妈妈了吗……”问到后来忽然想起手机已经能用,连忙掏出手机对田景野道:“我要小地瓜,我要给简宏成打电话。”

    田景野没吱声,自顾自地开车。

    陈昕儿愣愣地看了会儿田景野的反应,又喊一声:“我要给简宏成打电话。”

    田景野这才道:“现在给他打电话最多是暴露你的新号码,方便他拉黑而已。”

    陈昕儿激动地喊:“可是小地瓜想妈妈,再见不到妈妈他会忘记我。你们可怜可怜小地瓜。”

    田景野在陈昕儿反反复复的叫喊中沉默了会儿,道:“有一条路,我看是你唯一能走的路。你好好工作,修身养性,等哪天你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再今天割腕明天跳楼后天失踪,能靠工作收入养活自己,能堂堂正正做人不仰赖别人提供食宿行,那时候即使你不要求,我估计简宏成也会主动放小地瓜来见你。”

    陈昕儿激愤,“不,即便我讨饭睡大街,小地瓜还是我的儿子,我是小地瓜的妈,我有权要回我儿子。”

    田景野道:“又没人否认你是小地瓜妈。”

    “可你们为什么不让小地瓜见我,为什么?昨晚为什么挂断我的电话?你们为什么不让小地瓜跟我说话?为什么,为什么?”陈昕儿越来越激动,想到儿子的嚎哭,陈昕儿几乎是冲着田景野大吼。

    田景野委屈地道:“别你们你们的,我只是……”

    “可你凭什么说我只有挣工资了才能见小地瓜?你凭什么?我才是小地瓜的妈,你不是,你凭什么?”

    田景野不跟陈昕儿争辩,闭嘴不语。但在陈昕儿的责问声里,他的腮帮子慢慢鼓了起来,胸口剧烈起伏。

    陈昕儿见田景野不理他,更加生气,大声尖叫:“我要小地瓜!我要小地瓜!……”

    田景野烦得根本无法再开车,不得不找个地方将车停下,逃出车外,等陈昕儿安静下来。可陈昕儿满腔愤怒闷了一夜,正无处发泄,怎么能放过田景野,追着田景野下车继续尖叫。田景野发现根本没法跟陈昕儿理智谈问题,也可能他说话说错,不该触犯一个伟大母亲的母性,他只得被陈昕儿追着绕着车子跑,偷偷趁机把陈昕儿的自行车扛下他的车,然后趁陈昕儿不注意,他赶紧跳进车里一个地板油逃走。逃出两个街口,田景野才敢松一口气。

    等静下心来,田景野后悔得要死,知道自己今早的事是多此一举,活该被陈昕儿责怪。可他还是给简宁两位发去陈昕儿的新号码,让两位有所防备。简宏成拿到号码毫不犹豫就送入黑名单。宁宥却是打电话问田景野:“你替她办的?”

    田景野郁闷地道:“对。她没钱,一个单身女人手头没个电话不方便。”

    宁宥却问:“是不是碰壁了?”

    “你怎么知道?”

    “你声音不对啊。田景野,这件事你别代入,你前妻每个月只让你见一次儿子,你心里不快,没必要跟陈昕儿同理心,你们不是同一种情况。我要开会,回头再跟你说,你得冷静抽身。对陈昕儿的关心帮助我们只要做到底线就行,做多了,比如送电话卡这种事,反而妨碍陈昕儿的独立。她现在摇摆得很,你不能提供依靠给他。哎呀,我到会议室了,回头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