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洹水退敌

时间:2021-05-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卷 第五章 洹水退敌

项少龙和乌卓的一百子弟兵,手持强弩,伏在一座离营地只有数百步的密林里,看着在微朦的天色里,正缓缓离开的己方车马队。
  天色大明时,成胥指挥的队伍已消失在下游的弯角处。
  又过了顷刻,蹄声人声同时由两岸传来。
  一队近四百人的马贼,在上游一个密林驰出,对岸亦涌出大群彪悍的贼兵,其中一人高踞马上,长着一撮粗浓的灰胡,正是纵横赵境的头号马贼灰胡。
  只见他气得翘须瞪眼,暴跳如雷,不断催促手下把渡河的木筏由隐蔽处搬出来,好去追赶敌人,显已乱了方寸。
  蹄声响起,在这边岸上的马贼已一窝蜂的沿河驰去。
  另一股马贼开始渡江。
  项少龙偷看了乌卓两眼,见他在这种千钧一发的紧张形势里,仍是沉着冷静,心中暗赞。
  二十多只木筏,载着战马物资,渡河过来。
  当灰胡的人卸下了两批近四百匹战马和粮食后,开始载马贼渡河。
  灰胡亦在其中一个木筏之上。
  此时这边岸上只留有五六十名马贼,均全无防备,忙着把马儿赶到岸旁的平地处。
  项少龙打了个手号,百多人由密林处囗叟囗叟连声发出一轮弩箭,射得对方人仰马翻,伤亡过半。
  灰胡等魂飞魄散,仓皇下搭箭还击。岸上剩下的小量贼兵,则一声发喊,四散奔逃。
  项少龙等早移到岸旁的石后,弩机声响,劲箭飞蝗般往在筏上毫无掩蔽的马贼射去。
  马贼避无可避,纷纷中箭,鲜血染红了木筏和河水。
  灰胡忙喝令退回对岸去。
  众人黥准了他,一齐发箭射向这明显的目标。马贼虽高举木盾,仍挡不了百弩齐发劲力强大的箭矢,一个个纷纷倒下。
  灰胡见势色不对,一声狂喊,翻身跳入水里,躲往木筏之下。
  众贼有样学样,纷纷跳入水里去。
  对岸尚有近二百马贼,不过除了暴跳暴叫外,一点办法都没有。
  劲箭直射入水里,鲜血不住由水里涌起来,然后是浮出水面的贼尸,情景残酷之极。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从来就是战场上的铁律。
  木筏散乱无章地往下游飘去。
  项少龙心悬成胥那方的情况,一声令下,呜金收兵,无暇理会灰胡的生死,骑上抢来的贼马,又把装载着武器粮食的马匹全部牵走,往下游驰去。
  成胥方面的战事这时也到了尾声。
  他们到了下游形势适合处,联车作阵,又由查元裕领了四百人,伏布侧翼密林处,静候追兵。
  四百马贼沿河赶来,刚转过弯,看到严阵以待的赵兵时,早进入了伏兵射程之内,进退失措下,被赵兵借车阵的掩护,弩机强弓,一起发射,立时人跌马倒。
  余下者退走不及,想由侧翼绕过车阵时,又给查元裕和埋伏的四百赵兵,射个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急急往后撤退,却刚好遇着项少龙的援军,再给杀个措手不及,逃得掉的不出五十人,都是弃马曳甲,窜入岸旁的丛林里。
  大获全胜下,全军欢声雷动,连平原家的人都分享了那胜利的气氛。
  是役项少龙方面只伤了四十多人,但无一重伤,战果骄人,再次证明了项少龙具有优秀的军事头脑和灵活有效的战术。
  项少龙派出了二十人,把俘获的三百多匹战马送回赵国,至于武器箭矢粮食则留为己用,包伤兵后,继续沿河东行。
  黄昏结营时,离开内河只有两日半的路程了。
  一来因路途起伏不平,又兼剧战之后,人困马乏下,众人都尽量争取时间休息,一宿无话,次日清晨继续行程。
  景色又变,山势起伏延绵,草木茂盛,风光如画,山涧深溪,飞瀑流泉,教人目不暇给。
  岸旁是广阔的原始森林,巨大的云杉高云端,粗壮者数人合抱不过。
  阵阵林涛中夹杂着动物奔窜号叫的声音,赵兵沿途打了些旱獭野兔,好作晚餐的美点。
  有时登到高处,极目而视,只见远处草原无限,林海。
  草浪中偶见村舍农田,对项少龙来说,确是处处桃源,更不明白人们为何还要你争我夺,惟有怪责人类天生贪婪的劣根性。
  景色虽美,路程却是举步维艰,不但要靠人力开路,很多时还要靠树干铺路,才可穿溪渡涧。
  整天走了不到十里路,最后在一处山头营起灶。
  人虽疲倦,但众兵都士气昂扬,心悦诚服为项少龙做任何事。
  美人爱英雄,雅夫人对他更是千依百顺,曲意逢迎,使他享尽这尤物的温柔滋味。
  赵倩自那天隔窗和他说话后,便蓄意躲开了他,他无奈下只好默许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没有采取打破这僵局的任何手段。
  用膳后,平原夫人又派人过来邀请他过去说有事相商。
  项少龙亦好奇地想知道她目前的态度,匆匆来到平原夫人的私帐。
  岂知帐内的平原夫人后立了两名家将,教他大失所,不轨之念消失得无影无。
  与平原夫人的关系乃不折不扣的男女征战,赋予了他犯罪的感觉,亦因而带来他更强烈的刺激。
  而且那个男人不喜爱新鲜,何况项少龙这惯于风流阵仗的人。
  平原夫人正襟危坐地席上,招呼他坐下后,先狠狠白他一眼,才道:“今次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
  项少龙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暗里恨得牙痒痒地,表面却不得不恭敬地道:“夫人请吩咐!“
  平原夫人再横他一眼,一又恨又爱的诱人神情,却冷冰冰的道:“现在我们远离了大路,究竟要到那里去?“
  项少龙答道:“路途艰险,夫人辛苦了,我们是要先抵内河,才沿河朝大梁去。“
  平原夫人忽地叹了一囗气,微俯过来,轻声道:“若你??我可以遣走他们。“
  项少龙大喜,连忙点头答应。
  平原夫人挥走了那两名家将后,凝神瞧了他一会,似有所感道:“你确是个难得的人材,现在保证无人再敢怀疑你曾以五十之众,挡御了灰胡的八百马贼了。“
  项少龙微笑道:“马贼只是乌合之众,胜之不武。“
  平原夫人摇头道:“有些人是天生的将领,不但能使将士用命,还能以奇兵取胜,屡战不殆,你便是这类人。“
  项少龙不知她又要弄什么玄虚,惟有谦然受赞。
  平原夫人忽地俏脸微红,垂下头去道:“渡过内河,朝东南走二十天,便到达濮水,再沿河南下,十天可至封丘,那城的守将关朴是我的人,那我们便可脱离险境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