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28章(2)

时间:2021-04-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宁蕙儿心里也是这句话,可对着儿子充满指责的脸,她只得道:“她上班呢,忙。你要不还是给你老板打个电话吧。”

    宁恕被反将一军,只好道:“老板可能也是在忙。礼拜一事情最多。我们……还是看个电视吧,有什么好节目呢。”

    宁蕙儿完全没心思看电视,她借口走到阳台浇花,可根本是对着花发呆。她想到女儿正面、侧面地微讽她重男轻女,难道现在不接电话就是这个原因?暂时,还是永远?女儿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苦命的妈。她拿出手机,激动地给女儿发去一条短信:你到底是怎么了?你生气归生气,我到底是你妈,我以后还要你养老的。你打算不理我了吗?

    宁宥本来还只是赌气,她也有脾气。可看见这一条,直接就把前面一条短信转发给简宏成。

    那一年,宁宥毕业四年,宁恕毕业一年。那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已经不错,因为唐英杰的暗中帮助,宁蕙儿竞得一块出租车牌,从此她就是开着自己的车挣钱,自己不开的时候雇人开,收入一下子好起来,有能力供养儿女上大学之余,每月还能有积蓄。

    而宁宥大二时候就不再用家里的钱,她通过学生会,与另一位同学一起承包一家小卖部,同学出钱她出力,每个月竟是养活自己有余,还能给弟弟零花钱买吉他买零食。于是,宁蕙儿每个月的积蓄数字就更大了。即使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积累,可有一辆出租车在身,再加车牌价格年年飞涨,即使她不开车,光是出租车牌给别人开,她也能活得挺好。宁蕙儿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她考虑买房居住。

    买房这件事虽然大,可宁蕙儿这回没去找唐英杰,她自己做主,自己选择,自己装修,虽然累得筋疲力尽,可终于住上了新房子,这辈子再也没想过,她竟然还能住上新房子。房子虽然不大,两室一厅一过道,可明亮结实,她把房子改装成三室,这样每个人都有一间可住。宁蕙儿非常自豪。但她没知会唐英杰,她已经不联系唐英杰很多日子了,自打经济宽裕之后,她开始的行动。

    宁宥将孩子放到婆婆那儿,请假回来帮妈妈搬家。两人都没觉得宁恕没回来有什么异常,两个女人请搬家公司帮忙,将大家具全部搞定。

    宁蕙儿实在太累了,她一头扎在新房子里的新床上昏睡了过去,连床单没铺上都顾不得了。

    宁宥于是一个人悄悄地再回老房子搬运细软,回新屋一一整理出来,该挂的挂,该叠的叠。整理家务这方面,妈妈在她面前也是自愧不如的,她一向做得很好,因此也就自作主张,不等妈妈醒来了。

    很快,整理到了一只包得密密实实的黑塑料袋。宁宥也没在意,照旧毫不犹豫地打开,一看,是许许多多的奖状照片。打开时掉下来的正是她的数学竞赛一等奖奖状,纸面早已发黄发黑,甚至锈迹斑斑,可宁宥看见忍不住嘴角一翘笑了。她也有点儿累了,干脆坐在地上慢慢翻阅。这一包资料的内容是如此丰富,宁宥很怀疑等妈妈醒来时她能不能看完,可她很快看到一本崭新的房产证。是新房子的吧?宁宥只是好奇地打开来看。自然,妈妈的名字列在其上,她想不到,房主一栏里还有宁恕的名字,却没有她的名字。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宁宥几乎是本能地跳起身,想找妈妈问个为什么,可才走到新卧室门口,才看见妈妈疲倦的睡姿,她心里立刻自觉替妈妈回答了一句:我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我自己做主。是,妈妈挣的钱妈妈自己安排怎么用,她凭什么多嘴。宁宥折返回来,将房产证放回塑料袋。可心里没精打采地想到,虽然说,妈妈的钱妈妈做主,可为什么只写了宁恕没写她呢?她给妈妈找了无数理由,诸如她结婚了,现在另立一只户口本,已经与妈妈是两家人,而宁恕单身,自然还是与妈妈一家人;再比如她好歹已经挣了好几年工资,还有郝青林稳稳的铁饭碗,够饱了,怎么还可以贪图妈妈辛苦挣下的资产,而宁恕才刚毕业呢,还是只饿狼,自然是要给他留点儿保障的……

    宁宥越想越没趣,浑身也是变得提不起劲儿来了,可她工作几年,已经学会成年人的狡猾,她什么都没声张,悄悄将塑料袋恢复原状。再看看疲倦的妈妈,她继续打起精神没事人一样的收拾屋子。

    忙碌中,宁宥慢慢地想起来,妈妈从来一边倒地教育她有好吃好用的要多让给弟弟,有苦活累活则是要多担着,妈妈没时间管,弟弟闯祸时候她担起守护不力的重责,弟弟担负小责任等等的,可能与她一直以为的她大弟弟三年并无关联,而是其他,她很难想象的其他原因。宁宥想等妈妈醒来问问妈妈。她继续收拾,还腾出手来煮好米饭。

    天色很快暗下来,宁宥摇醒妈妈,让起床吃饭。

    睡了一觉醒来的宁蕙儿一看见屋里已清清爽爽,该归位的大多擦洗干净了归位,她开心地笑道:“我怎么会睡到现在啊,真过分了。幸亏你来帮忙,要不然还得连夜收拾到天亮呢。哎呀,新房子里饭都闻着特别香。可惜今天没什么菜。”

    “我到楼下小店买了榨菜鸡蛋,做了一碗榨菜蛋花汤,今晚就将就一下吧。妈,你洗洗手,我们随便吃点儿。”

    宁宥从厨房出来,让妈妈进去洗手。看着妈妈的背影,她还是犹豫,要不要跟妈妈谈谈。她扭头看向妈妈,却看到妈妈的右肩忽然一抽,好像触电了似的。宁宥忙折返进厨房,关切地问:“怎么了?”

    宁蕙儿将手伸给宁宥看。宁宥仔细看,粗糙得简直不像女人的手,手上布满与这个季节不相称的皲裂。“怎么会这样?碰到水很痛吧?”

    “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你不得不一步不离地盯着泥工木工,跟在他们后面打扫。要不然地板下面全垃圾,铺好的瓷砖上面沾满水泥刮都刮不掉,满屋子都是灰他们敢刷新漆,他们才不管呢。本来还想到戴双手套的,可手套动几下就磨破,算了,咬咬牙吧。总算装修完了,以后不用那样了。”

    宁宥看着心疼,“别有些建材是你自己扛上楼的吧?为省钱,是吧?”

    “呵呵,我平时开车一整天都坐着,动几下也好。你别堵着门啦,我们吃饭。你怎么长大以后总是一点都不会饿的样子啊。”

    “妈真是辛苦了。去年我们装修,力气活大多是郝青林做。他大少爷推三阻四的,总想掏钱请人做,好像我们家老板多大似的,跟我吵了好几架。他真是不自觉,我又要上班又要带灰灰,还要洗衣服做饭,难道让我背着灰灰扛地板搬瓷砖?咳咳,一想起装修我又要骂郝青林了。可即便是他做了大多数体力活,等装修完毕,我还是觉得累死。想想妈妈一个人全程跟下来……”宁宥什么都不想提了,妈妈多么可怜,她还怎么好意思在妈妈面前计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