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25章(6)

时间:2021-04-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郝父也发怒,“你就是心急毛躁。当初要不是你急着见那个女的,也不致节外生枝坏了事。”

    郝母气得跳脚,“你现在倒是事后诸葛亮了,你当初怎么没使劲反对?你根本就是默认那女的上门。”

    两口子吵吵闹闹呕着气出门,再没心思去想到底还要不要给宁宥打个电话,或者至少短信通知一声。

    简宏成与田景野兵分两路,抓紧时间办事。简宏成带上助理,最关键的是,他叫上了威震整个简明集团的阿才哥和他的朋友们,来到简明集团。他们兵不血刃地越过门卫,直奔集团办公室。才走到一半,尚未得知情况有变的刘之呈带着笑容迎了出来。简宏成心知肚明,这笑容是看在阿才哥面上才给的,要是他单刀赴会,必然是被保安扔出厂门的结局。而可笑的是,这还是拜简敏敏所赐。

    刘之呈很客气地微笑道:“简总,简总,我们又见面了。”但说话间,他很艺术地挡在简宏成面前,不让再前行一步。

    简宏成笑道:“怎么,不让我进去?”

    刘之呈依然笑容可掬,“对不起,对不起,这是大简总的死命令,我很为难。”

    阿才哥兜头泼一盆冷水,“你们女简总坐牢了,你们赶紧改拜男简总。”

    刘之呈听了一头雾水,可又不敢得罪,只好继续陪笑。

    眼看着就要冷场,简宏成慢一拍地终于调出手机里的录音,一边自嘲道:“我跟你们女简总一向不是很和谐,通话从来保留录音备查。你听听。”简宏成将简敏敏口头委托放给刘之呈听,完了,笑道:“但关键时候,还是亲姐弟。刘总,你请留这儿,等会儿我会让人把你的东西送出来。”

    阿才哥却是上前一步,从不敢反抗的刘之呈手里夺来手机,出人意料地猛摔到地上,立刻摔成黑屏。然后他掏出一叠钱交给刘之呈,“你再去买一个,我看你的手机旧了,不配你的身份。”

    简宏成惊讶地看着,但立刻了然,这是暂时切断刘之呈与外界的联络,并拿下刘之呈手机里可能对公司不利的内存。他当即配合行事,客客气气像个宋江一样亲自弯腰捡起碎手机,拔出SIM卡奉还刘之呈,还是双手的。随后才拍拍刘之呈的肩膀,说声对不起,与阿才哥一起进入办公楼。楼内,他安插的两位潜伏足有两年多的人员早迎了上来。阿才哥看得目瞪口呆。

    简宏成微笑看向阿才哥,道:“这下放心了吗?”

    “放一百二十个心。行,你忙去,我这儿坐着,吹会儿穿堂风。”

    简宏成大笑上去,召集各高层,开了第一个会。

    田景野与朋友吃晚饭,带着酒意来到简宏图住的宾馆房间,按了半天门铃都没人应,才想起里面的简宏图现在是惊弓之鸟呢。他笑着站到门镜正前方,大声道:“混蛋,出来见你田哥哥。你自由了。”

    里面的简宏图这才缩着脑袋打开门,却一把将田景野拖进门,小声道:“田哥抱歉,哥不让我开门。”

    “你哥忙呢,你的事早都扔给我了。你给我跪下,谢你田哥哥救命之恩。”

    “啊,真的?哎呀,田哥,亲一口,亲一口。”简宏图高兴得手舞足蹈,还真撅着嘴冲向田景野。

    田景野忙一个黑虎掏心,将简宏图打开,“报答我一件事,这就去把陈昕儿的家当送到我店里。今晚必须运完。”

    简宏图听了,顿时跳开几步,贴着墙道:“不行不行,这事关我哥特意关照的事,我哥把我从被窝里揪出来特意关照的,我可不敢。”

    田景野顿时惊讶了,想不到是简宏成特意布置简宏图为难陈昕儿。但田景野想了想,道:“答不答应,一句话。要不然我分分钟翻脸,你从此别出门了,继续给我屋里呆着。”

    简宏图好生纠结,可最终还是颓然道:“田哥,我不敢。”

    “要不,你告诉我东西在哪儿,我自己撬门进去取,你哥查起来完全跟你无关。”田景野知道简宏图对哥哥的绝对忠诚,只好循循善诱。

    可简宏图哭丧着脸,坚决不上当。虽然嘴里甜甜蜜蜜地“田哥哥田哥哥”地叫着。

    田景野黔驴技穷,只得愤愤踢开门,道:“收拾行李,跟我下去退房,找你哥去。你姐闯祸坐牢去了,你哥现在跑到简明集团威风八面,咱看看去。”

    简宏图顿时乐得鸡飞狗跳的。而姐姐闯祸坐牢?关他屁事。

    简宏成坐在最近易主易得飞快的董事长办公室里,从人缝中看见田景野进来,后面还跟着个活蹦乱跳的简宏图,立刻欣喜地起身招呼。“成了?”

    田景野满不在乎地道:“成了。”

    简宏成却像只螃蟹一样举起两条手臂,意味深长地道:“暂时成了。他当时就这么举着双臂,眼睛里是我见过最阴毒的仇恨。”

    田景野摇头,叹了声起,拉简宏图出去旁边小会议室入座。

    简宏图一头雾水,问:“怎么回事?难道还有问题?那我现在就回家收拾收拾出国。”

    田景野想了会儿,却回头道:“你田哥哥有办法,只要你把陈昕儿的家当交给我。”

    简宏图再度陷入纠结,可很快,他毅然抬头道:“不行!先不说这事是我哥特意叮嘱的,关键是恶人自有恶人磨,陈昕儿这种人只要不是我出马,她还得要死要活缠住我哥一辈子。为了我哥,我得把这事收拾干净了,再逃出国去。”

    田景野哭笑不得。

    宁宥终于忙完告一段落,她赶紧将自己关进主卫,避开儿子给公婆打电话。

    “真不要意思,我妈送了两次急诊,我忙得都没时间看手机,这么晚还给你们打电话。”

    郝母道:“哟,看我们这么没眼色的,这当儿还打搅你。亲家还好吗?在哪儿?我们这就过去探望。”

    “还好,危险算过去了,观察后出院了。我想这事儿紧急,再晚也得赶紧说,省得你们担心。既然灰灰爸没意见,我就继续用着我老板推荐的律师。大概过几天律师会再过去会见一趟。你们想想有什么要跟灰灰爸说的,赶紧列个清单,过几天我让律师带过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