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失而复得

时间:2021-04-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卷 第四章 失而复得

当晚乌家城堡张灯结彩,人人喜气洋洋,歌舞狂欢。
  唯一失意的人就是武黑,乌氏大骂他一顿后,将他逐出家门,手下全移交给推荐项少龙有功的陶方,使他笑逐颜开。
  内宅里乌氏的夫人宠姬,十七个儿子和他们的家眷全体出席厌功宴,加上二十多个女儿和她们夫家的人,其他的亲族,过千人济济一堂,热闹非常。
  喜翻了心的乌廷芳拉着夫婿,见了亲娘后,逐一引见亲戚朋友,使得项少龙眼花缭乱,晕头转向。正如陶方所言,除了乌应元外,其他无一是能成器的人材,都是于逸乐之辈。
  谈笑间,陶方过来唤了他去,来到后宅一间小书斋,乌氏和乌应元已在等候着。
  四人围坐地席。
  乌氏拍了拍他肩头道:“应元告诉了我整件事,少龙你不但剑术盖世,还智计过人,否则现在的局面会是截然相反。“
  项少龙听他语气亲切,显已正式视他为孙女婿,忙表示感激。
  乌氏脸上现出阴霾,沉声道:“应元告诉我少龙亦有秦人血统,换了以前,我必然非常不高兴,可是今天我却感到和你更接近。“
  接着激动起来道:“无论我为赵国立了多么大的功劳,赵人对我仍是猜忌甚深,今次连晋的事便是明证。“
  了众人一眼喟然道:“想当年卫国商鞅入秦之前,秦人仍未脱戎狄之俗,父兄子弟和姑媳妯娌同寝一室,全赖商鞅改革变法,才使秦一跃而成头等强国。可是看他这外国人得到什么遭遇,孝公一死,继位者立即把他五牛分尸。唉!现在我愈来愈相信应元所言,迟早我们都会遭同一命运。“
  陶方道:“幸好现在少龙冒起,应可暂时消解这对我们不利的形势。“
  乌应元道:“只怕赵穆一计不成,再来一计,他定会设法把少龙陷害,少原君那家伙亦不可不防。“
  乌氏冷哼道:“他们想谋的是我乌家家业和财货女人。哼!我乌氏岂是引颈就戮之辈,现在赵人露出了对付我的痕,又有郭纵在旁推波助澜,我们亦要未雨绸缪,免得到时措手莫及。“
  乌应元道:“爹放心吧!有了少龙,我们如虎添翼,赵人应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这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利用往外之便,布置后路,现在已有点眉目,很快可把完整计划奉上,让爹考虑。“
  乌氏赞了儿子几句后,向项少龙道:“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这几天择个好日子,立即给你和芳儿成亲,你可放心休息享乐,其他事都可搁在一旁。“
  接着微微一笑道:“现在陶方会带你去见一个人,那是你应得的奖赏。“
  项少龙大喜,急行忙谢礼。
  陶方和他往城堡后的宅院走去,感慨道:“假若不是遇上少龙你,今天被赶出去的,就不会是武黑而是我陶方。“
  项少龙道:“陶公究竟是否赵人,为何乌家父子这么信任你呢?“
  陶方道:“事实上我也不知自己是什么人,若非上一代主人把我收养,恐怕我早饿死街头,所以对乌家纵使肝脑涂地,我陶方都没有半句怨言。“
  项少龙恍然。
  这时两人来到靠着后山的独立平房,里面隐见灯火透出。
  陶方道:“由今晚开始,这房子就成了你的寓舍,孙小姐成了你的人后,亦会搬到这里。“
  项少龙见这房子四周都是园林,甚是欢喜。
  陶方推着他步进前院,笑道:“好好享受吧!不过若孙小姐要来找你,连主人都挡她不住。“说完自行去了。
  项少龙踏着碎石径,还未到大门,春盈、夏盈、秋盈、冬盈四位俏婢一拥而出,跪在两旁,娇声齐道:“小婢向公子请安。“
  项少龙大乐,伸手在每人脸蛋各捏了一把,心中却想起了命薄的舒儿和素女。
  现在连晋授首剑下,剩下的还有那少原君和赵穆。
  四婢善解人意,看他黯然之色,亦陪他垂泪。
  项少龙强露欢颜,唤四婢起来,踏进屋里,只见布置典雅,温馨舒敞。
  夏盈生得最是娇巧玲珑,年纪在十六、七间,但样子最是俏丽甜美,凑到他耳边道:“有人在房中等候公子。“
  项少龙心中一热,探手到她臀部捏了一把,才朝房内走去。
  刚推开门,一团火热冲入怀里,娇体发颤,喜极痛泣,不是久别了的婷芳氏还有谁人。
  久蓄的情火烈焰般高燃起来。
  说话被灼热湿润的吻代替,这对饱尝相思之苦的男女疯狂地爱抚着对方,为对方脱掉不能容许的衣物阻隔。
  灯影摇红下,他们以最炽烈的动作向对方表示出心中的爱恋,以男女所能做到最亲密的形式合为一体。
  在这一刻,每一寸肌肤全属对方,没有任何的保留。
  性感迷人的婷芳氏把美丽的肉体完全开放,承受着令她梦萦魂牵的爱郎最狂暴和醉人的冲击。
  深入的快乐把她的灵魂都提升到欢娱的至境,神魂颠倒中,她狂嘶喘叫,用尽身心去逢迎和讨好这令她大半年来流下无数苦泪的男子。
  什么都在这刻得到了回报。
  登上快乐的极峰时,这成熟丰腴的美女浑体痉挛,不克自持地八爪鱼般缠上项少龙完美的男性躯体,四肢使尽所有气力把他抓个结实。
  项少龙舒畅地伏在她娇躯上,舐着她脸上的情泪道:“这些日子来你究竟在那里?“
  俏面火红未过的婷芳氏娇喘着道:“就是这里,只不过不是这所幽美的房子。“
  项少龙愕然道:“陶方不是说将你送了人吗?“
  婷芳氏只要能搂着他,那还会计较以前的事,道:“不要怪陶公,他的确一直保护着我。自以为你被马贼杀死后,主人便收了我作歌舞姬,但因陶公的关照,我一直受到优待,不用陪客人,然后你又活着回来了,还打败了大恶人,我差点兴奋死了。“
  项少龙笑道:“这个我最清楚。“
  婷芳氏撒娇地扭动着,媚态横生。
  项少龙再欲火腾升,正要再加征伐,门外传来秋盈的叫声道:“公子!孙小姐来了。“
  项少龙吻了婷芳氏一囗,道:“你先睡一会,我转头回来。“
  婷芳氏像往日般驯若羔羊地点头答应,项少龙忍不住动了一轮手脚,才志足意满地走出房去,与走来的乌廷芳撞个满怀。
  乌廷芳搂着他,探头窥看房内的春光,笑道:“刚使坏完了吗?“
  项少龙笑道:“说得对!不过还未尽兴。“拦腰把她抱了起来,回到房内去。
  婷芳氏吓得跪了起来行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