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4)

时间:2021-03-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耿照拼命档了几招,越来越觉应付为难,急得连忙叫道:

    “瑚妹!你快走吧!”桑青虹冷笑道,“你们两人彼此爱护,好得紧啊:”瞬息之间,攻出七招,每一招都是指掌兼用,指尖点穴,掌心拍击,掌拍指戳,都是攻向耿照意想不到的方位。耿照内功虽然练成,招数的精妙却是远远不如对方,他双掌齐出,抵御桑青虹单掌的攻击,兀是给迫得手忙脚乱。珊瑚这时要走,本来可以全身而退,但她又怎肯舍弃耿照,一走了之?那支拂尘,也政得更急了。

    桑青虹头也不回,反手挥舞长抽,抵敌那支拂尘,衣袖拂尘都是柔软之物,双方使出刚柔兼济的功夫,打得难分难解。但桑育虹以一掌一抽,分敌二人,仍占上风。耿照见形势危急,猛的张开双臂,便要抱住桑青虹的纤腰,原来他情知不敌,急之下,索性使用出这“奋不顾身”的“笨法子”,只要一给他抱住,珊瑚就可以逃走了。

    桑青虹面卜一红,喝道:“你找死么?”掌心倏地往他胸膛印下,掌力将发未发之际。耿照的手指已触及她的纤腰,桑青虹忽地心头一软,按着掌力不发,改用指尖一戳,点中了耿照的麻穴。但她给耿照的手指触了一下,身形不免稍稍迟滞,只听得“嗤”的一声,背心一幅衣裳,已结珊瑚的拂尘撕破。

    桑青虹大怒,回过头来,全力对付珊瑚,珊瑚虽得了蓬莱魔女的四五成功夫,却怎是她的对手?桑育虹双袖齐飞,一条衣油与拂尘相抗,另一条衣袖,倏地从下面卷上来,卷着了尘柄,衣袖一甩,尘柄撞中了珊瑚胁下的麻穴,珊瑚也不能动弹了。

    孟钊刚才给耿照摔了一跤,头破血流,血虽止了,气还未消,气呼呼地过来,便要殴打耿照。桑青虹双眼一翻,冷冷说道:“你要打他,我就放开了他,让你们再打!”孟钊道:“二小姐,你不可上了这小子的当!”桑青虹道:“我自有主意,不必你为我操心。”孟钊大是尴尬,只好汕讪退下。

    桑青虹恨恨地盯了耿照一眼,一时间却是心乱如麻,打不定主意。忽听得她姐姐的声音说道:“妹妹,你干的好事!”只见一个妇人分花拂柳而来,正是她的姐姐桑白虹。

    桑青虹不怕姐夫,对她的姐姐却是有几分顾忌,只好垂下手来,听她姐姐斥责。桑白虹面挟寒霜,冷冷说道:“妹妹,你以往怎么胡闹,我都可以任由你的性子。但这次你却是太过胆大妄为啦,你怎么可以把咱门传家之宝的大衍八式私传了外人?

    你可知道这大衍八式,我是连你姐夫也不传的?”桑青虹低下了头,说道:“我违反家规,业已做了出来,随便姐姐责罚吧……”桑白虹叹了口气道:“论理我本该废了你的武功,谁叫你是我的亲妹子?好吧?事到如今,我不杀你,就只好杀这小子了!”

    桑白虹缓缓举起手掌,慢慢地向前推进,逐渐接近耿照的脑门。桑青虹忽地将姐姐抱住,说道:“姐姐,你还是责罚我吧!”桑白虹道:“你不肯让我杀这小子,你宁愿让我废了你的武功?”桑青虹道:“过错在我,是我迫他练这大衍八式的。杀了他那未免太不公平!”珊瑚心道:“耿大哥果然没有说谎,是这妖女迫他练的。”她刚才未明真相,对耿照肯学桑家的功夫不免有点不满,现在听得桑青虹自己招认出来,是迫耿照练的,她这一点点不满,也就烟消云散了。

    桑白虹笑道:“你居然也讲起公平二字,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好吧,只要你想得出一个恰当的处置办法,我就饶了他吧。”其实桑白虹也并不想杀耿照,她那一掌故意缓缓落下,就是准备让妹妹求精的。

    桑青虹却想不出恰当的处置办法,一时恼怒,说道,“这麻烦都是这妖女带来的,我先把她毙了!”一掌便向珊瑚击出,她这一掌快如闪电,与刚才桑白虹击向耿照的那一掌大不相同。

    哪知她姐姐比她更快,她手臂一抬,掌力尚未发出,桑白虹已将她一把拉开。桑青虹诧道,“姐姐,你怎么也不论我杀她?”桑白虹道:“是你姐夫不许。这里发生的事他都已知道了,他要我提这两个人去问话,你若杀了这个女的,他一定杀那男的。”桑青虹道:“哦,原来你早就打定主意,要交姐夫处置,那你还间我做什么?”桑白虹道:“反正你也想不出恰当的处置办法,那就不如让你姐夫去发落吧。再说,你姐夫总是一家之主,你也不该太过拂逆他的意思。”桑青虹冷笑道:“人人都说姐夫怕你,依我看来,却是你越来越怕姐夫了。”桑白虹道:“胡说八道,我与你姐夫和敬如宾,说不上谁怕谁。”桑青虹暗暗冷笑,桑白虹又道,“你倘要保全这小子的性命,我劝你在你姐夫面前,还是不要胡乱说话的好。”桑青虹冷笑道:“好,你既然帮定了姐夫,那我就一声不响。”

    孟钊听得她们姐妹的口气,对耿照都似颇为偏袒,心里又惊又恼,要想跟去,却又不敢。桑白虹道:“孟判,你也不必着急,主人总不会亏待你。你受了伤,让碧绢替你好好料理吧。”她交代了这么几句,随手一招,唤来了另外两名丫鬟,便扶着耿照、珊瑚二人走了。

    公孙奇正在大堂里独自徘徊,见她们来到,笑道:“很好,玉姑娘,你也来了。”他向珊瑚说话,脚步却朝着耿照走去,忽地一掌拍下,这一掌事先毫无征兆,突如其来,桑青虹想要拦阻已来不及,不禁失声惊呼。

    耿照忽然觉得手足能够活动,原来公孙奇那一拍并非取他性命,而是替他解开穴道。可是由于这一掌突如其来,耿照却怎知他的用意?穴道一解,本能地便挥掌抵御。

    双掌相交,毫无声响,耿照触着对方的掌心,只觉一团绵软,他所发出的那么刚猛的掌力,竟似泥牛入海,刹那间便都溶化在大海之中,公孙奇哈哈一笑,信手又点了耿照的穴道,说道:“夫人,你们桑家的大衍八式,果然是神奇无比,这小子再练上十年,不难与你我比肩。他得了你们桑家的不传之秘,怪不得你要感到为难了。嗯,是杀他呢还是不杀?”原来公孙奇解开耿照的穴道,正是要试他的功力,一试就试出了耿照已练成上乘内功,虽然目前还未能给他伤害,但已是委实不容轻视。他聪明绝顶,当然也就立即猜到了,这是桑青虹私下传授耿照,而他的妻子则正在为此感到为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