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3)

时间:2021-03-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耿照莫名其妙,一片茫然。珊瑚又道:“耿大哥,咱们走吧!”这是她第三次催促了,耿照茫然地只好跟着她走;刚走得几步,忽听得有个冷峭的声音说道:“耿照,你好呀!就想走了吗?”只见花丛中走出一个白衣女子,正是那公孙奇的小姨桑青虹!

    桑青虹在他们的前头一站,冷冷说道,“耿照,你昨晚说过什么话来?你说和这位玉姑娘不过是兄妹之谊,哼,哼,好一个兄妹之谊!你要带她到哪里去?”珊瑚道:“你胡说什么,我们是兄妹也好,不是兄妹也好,你管不着!”

    桑青虹面似寒霜,冷笑说道:“我管不着你却管得着耿照,耿照,你学了我的武功,是用来和孟钊抢女人的吗?”耿照又羞又气,说道:“又不是我要学你的武功,是你迫我学的。”桑青虹冷笑道:“真是笑话,手脚长在你的身上,你不练那大衍八式,我怎能强迫你练?好一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珊瑚柳眉微蹩,问道:“照哥,你当真跟他练了什么功夫?”心想:“照哥真糊涂,岂不知学了别派的功大,即算未曾正式拜师,也得算是那一派的记名弟了,从此就要受那一派长辈管束的了?”

    耿照急得大叫道:“不是的,她是用诡计骗我上当的。”当时桑青虹是用“封穴逆息”的邪派手法,令得耿照真气逆行,浑身发热,神智迷糊,不知不觉之间,自自然然地就要练那大衍八式以求自解。但仓促之间,耿照却哪能说得明白?

    珊瑚一时间也想不通何以用“诡计”可以使一个人练别派的武功,但她相信驮照,耿照说是“诡计”,那就定是诡计无疑。

    当下说道:“你向这位姑娘发个毒誓,以后绝不使用从她这儿学来的武功。”珊瑚只道这“大衍八式”乃是武术的招式,故此按照武林规矩,叫耿照发一毒誓,永不再用,那也就等于宣告与那一派脱离关系,可以不再受她管束的了。

    她哪知道“大衍八式”不是武术的招式,而是邪派的内功中“导气归元”的八个日式,内功练成之后,举手投足,便会自然而然地运用出来,要制止也制止不了的。

    耿照又是羞惭,又是气急,讷讷说道:“这个,这个……”桑青虹笑道:“这个毒誓你是发不出来的。”耿照愤然说道:“好,你把我的功夫收回去吧!”桑青虹笑道:“除非我把你杀了。否则焉能只收回你一部份的功夫,再不然,另外就只有一个法子——”耿照忙道:“什么法子?”桑青虹道:“你留下来,从此永远不能离开我。在我管束之下,你就不能擅用本派武功了!”说至此处,顿了一顿,回过头来,又对珊瑚说道:“玉姑娘,你擅入本堡,按说我也不能任你要来便来,要去便去:但现在耿相公已是本派弟子,看在耿相公的份上,我卖个人情,放了你吧。

    你一人走,或若和孟钊同走,都行!”

    孟钊叫道:“二小姐,你杀了我,我也决计不能再要这个贱人。二小姐,这小子也不是好人,你不要上他的当!”桑青虹微笑道:“孟钊,多谢你的好心,我不必你来给我打算。好,玉姑娘,孟钊既然不要你了,你就自己走吧。”珊瑚见耿照不肯发誓,心中很是不满,这时也是气怒交加,拂袖便走。

    耿照大叫道:“你凭什么把我留下,你杀了我也不留!瑚妹,咱们一同走。”珊瑚见他坚决要与自己同行,不知怎的,心中感到一阵喜悦,想道:“对,和这种妖女,讲什么武林规矩?照哥不肯发誓,其中定有道理。我答应过保护他的,岂能让他陷身魔窟?”她本是个有几分男子气的巾帼英雄,想到自己有保护耿照之责,豪气顿生,不自觉地拉着耿照,便要硬闯过去。

    桑青虹冷冷说道:“好,你们要作比翼双飞,那就一个也走不了!”忽地伸手朝珊瑚面上一抹,珊瑚轻功已得蓬莱魔女的五六成功夫,早有防备,但桑青虹这一掌无声无息地突如其来,珊瑚侧身一闪,鬓角已给她冰冷的手指触了一下,登时头晕目眩,幸而她应变还算机警,一个“鹞于翻身”,立即倒纵出三丈开外,未曾给桑青虹的指力透入她的穴道,尚可支持。但如此一来,她与耿照也不得不分开了。

    桑青虹这一抹不中,也觉有点意外,冷笑道:“果然是个美人胎子,怪不得男人都看了你的迷汤!”妒火中烧,如影随形,又是一掌向珊瑚面门掴去,这一掌若然给她掴中,登时就可毁了珊瑚的月貌花容。

    珊瑚大怒,拂尘一展,一招“千丝万缕”,也向桑青虹的面门拂来,这时两人距离不过爬尺之地,桑青虹也小敢让她拂中,当下张口一吹,尘尾登时飘散,可是由于她要运气抵御,那一掌的劲力就减了几分,珊瑚也从容地格开了。

    桑青虹笑道:“好,让你也见识见识我的点穴手法!”五指一拢,倏地疾弹而出,将珊瑚的“天璇”“地阙”“玉门”“玄机”“委中”五处大穴,都笼罩在她五指可及的范围之内,她五指伸缩不定,难以捉摸,饶是珊瑚的点穴本领也得了蓬莱魔女的真传,急切间也不知该如何防御。她的拂尘被桑青虹一口气吹散,急切间也聚拢不来,难以防身。

    耿照本来不想与桑青虹动手,但这时见珊瑚已是危在旦夕,一急之下,也就顾不得这么多了,当下大喝一声:“撒手!”一掌就向桑青虹劈去。

    桑青虹面色铁青,冷笑道:“耿照,你好啊!你可知偷来的技艺打不到师父吗?”五指一收,化指为掌,也是一掌拍出,只听得“蓬”的一声,双掌相交,耿照只觉手心一凉,一股阴柔之极的力道,已被他的掌力化开,身不由己地倒退几步。

    桑青红也党掌心一热,上身也不由得晃了一晃,这一拿未能把耿照击倒,也是大出她意料之外。原来耿照从小练的是正宗的内功心法,一练了那“大衍八式”,打通了经脉之后,真气流贯全身,内功的基础已是比桑青虹更为扎实。不过,桑青虹的上乘内功早已练成,论到运用之妙,那当然是比耿照胜过不知多少,所以较量之下,耿照还是要稍吃点亏。

    桑青虹心中后悔:“早知他如此负心,不该传了他大衍八式。”爱恨交并,追上去对耿照又是一掌。珊瑚喘过口气,立即转过身来,拂尘袭击桑青虹的后心大穴,桑青虹长油向后一甩,右掌挥舞,仍向耿照疾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