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19章

时间:2021-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19 章

    宁蕙儿在楼梯间坐了好一会儿,觉得眼睛不花了,力气稍微回来了,才又打算给女儿发短信。她不舍得长途电话费,凡是短信能说清楚的事就短信解决。当然,那也是宁宥每次接到短信后打回电话,骗她电话费是公司报销,她从此心安理得地让女儿打电话过来。

    正好,寂静了很久的楼梯间里,程可欣为了减肥,放弃电梯改走楼梯,下班跳跃着下楼。她看见一个老太太坐着,神色不太好,就停下来关切地问:“阿姨你要不要紧啊?”

    宁蕙儿忙强笑道:“没事,没事,谢谢你。”

    程可欣笑笑,打算再下楼,下意识地抬头一瞧,门上写的正是宁恕所在的楼层。便忍不住又瞧一眼地上的宁蕙儿,笑眯眯地心说,别那么巧是宁恕的妈妈吧。这一想,还真越看越象。可她一边看也一边在走,很快便拐弯到了下一层,她就开始取笑自己杯弓蛇影了,哪有这么巧的事。

    程可欣的好意让宁蕙儿心情好了许多,她继续辛苦打拼音写短信,不料,才写了几个字,电话进来。很巧,是宁宥到家后来电查问进程。宁蕙儿这回是开心地道:“哎呀,正给你发短信呢。老二没事,好好在加班呢,我刚偷偷在他公司门口看了一眼。”

    宁宥道:“妈,别偷偷了,直接跟他讲,今天你就得盯着他,寸步不离的那种,他去哪儿都要向你报备。不用转弯抹角,就电话里说,不伤他大总经理的面子。”

    宁蕙儿站起身拍拍裤子,拉拉裤腿,“我再去看看。跟你说的那个人到底说没说是什么事啊?”

    宁宥道:“连老二都不肯跟我们说他究竟干了些什么引得人家鞭炮放上门来,别人怎么可能说得更多。能提醒已经是够给面子了。”

    宁蕙儿觉得女儿的话夹枪带棒的,她不高兴回答,就让女儿好好做饭喂自家儿子,她挂了电话走出楼梯间再去看宁恕。一看就愣了,宁恕那间办公室的灯已经熄灭。宁蕙儿想进去里面问,可又一想自己出来时候走得急,没换身体面一点儿的衣服,怕给宁恕丢脸,愣是没进去,走得离宁恕公司有点儿距离了,才给宁恕打电话。“你在哪里啊,我找你。”

    宁恕皱眉,“妈,我晚上还是住公寓,等事情有个了结再回家。别担心我。”

    “我问你现在在哪里。”

    宁恕急赶着回公寓继续开工,不愿妈妈顺藤摸瓜摸到公寓来身边碍事,他就撒了个谎,想了个没带妈妈去过的去处,“我去应酬,香格里拉龙虾吧。”

    “应酬的人不要紧?”

    “妈……”宁恕终于表示不满了。正好他也到了公寓,他一边往里走,一边说电话。“普通的应酬啦,同行定期见面吃饭。我有电话进来,先挂断一下,等会儿再打给你。”

    宁蕙儿不情不愿地挂断电话,心里嘀咕了会儿,下楼取车直奔香格里拉。她总得见到儿子无恙了才能放心。

    而打宁恕电话的却是宁宥。宁宥越想越心慌,她眼前晃来晃去的都是宁恕小时候的样子,大大的眼睛和大大的头,还有细细的身材。她心里放不下,一进门就再给妈妈打电话,却是不通,便给宁恕打,终于,宁恕接了电话。“妈妈在你边上吗?”

    宁恕有点儿冷淡,“不在。我有事,正忙。”

    “别跟我怄气了,是我让妈盯紧你,我收到消息,你今晚有变故。”

    “谁告诉你的?简宏成?他非要把我们搞得风声鹤唳鸡犬不宁才开心?你呢,你算扮演什么角色,简宏成的帮凶,还是被简宏成使唤得团团转,忘了自己姓宁,不是姓简?妈一把年纪了,你让她饿着肚子黑灯黑火开着车到处追我,你怕折腾不死你老妈是不是?”

    “你怕妈折腾,你让妈跟着好了。”

    “我忙,我有事,我吃饭应酬跟着老妈算什么事啊。”

    宁宥绝对是因为对简宏成的信任,才耐着性子没摔电话,“很简单,你吃你的,你给妈另开一桌,妈妈的饭钱我支付。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让妈妈跟上。不管你怎么恨我不争气,被简宏成利用,这些以后我们见面辩论。今晚,你必须让妈妈跟着。”

    宁恕快忍无可忍了,他走出电梯,大步走向他的房间,一边大声道:“我有事,很忙,不配合。”

    宁宥不屈不挠地道:“要不大家都退一步,我让妈妈回家,你打开电脑开微信,让我随时看到你。”

    “对不起……”宁恕愤怒地打开房门,进门,关门,第一目标便是书桌,可他见到的是空空荡荡的桌面。怎么回事?宁恕一时哑了,都忘了手里还有接通的手机,将手机往床上一扔,飞窜几步过去打开抽屉来看,也没有,什么都没有。他转身,将房间里所有的抽屉一一打开,可全部抽屉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宁恕焦躁地站在屋子中央,两眼巡视着空空的桌面,空空的抽屉,忍不住一脚飞踢在一只空抽屉上。

    脚尖很疼,但宁恕强忍着,从床上捡起手机,对着宁宥咆哮:“简宏成干的,是不是?简宏成那畜生干的,是不是?我斩了他!”他没等宁宥回答,狠狠将手机摔了,一个人在屋里团团打转,擂桌怒吼,痛骂简宏成。

    他的心血,他的时间,他的希望,全消失了。一干二净,就像眼前空空荡荡的桌面和抽屉。

    宁宥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各种撞击声,心里已知不妙,果然被简宏成言中。等宁恕咆哮后摔了手机,她只觉得耳朵里还全是嗡嗡嗡的回声,她对着从书房里跑出来的郝聿怀道:“你舅舅出事了。”她慌忙拨打简宏成的手机,可简宏成的手机正在通话。她将手机交给郝聿怀,让郝聿怀帮她继续拨打,她用座机给妈妈打电话。

    “妈,你在哪里?我刚跟老二通话,他那边发作了,已经摔掉电话。我在打听老二在哪。你现在哪儿都别去,到车子里呆着,等我消息。”

    “我就在车上。老二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