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玉女多情

时间:2021-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卷 第十一章 玉女多情

项少龙回到别馆,陶方早在等候。
  春盈等四婢捧来早点后,退了出去。
  陶方邪笑道:“那骚蹄子精彩吗?“
  项少龙发自真心道:“精彩绝伦。“
  陶方收起笑容,正容道:“主人向大王提出你和连晋决斗的事,大王非常高兴,定了日子在后天黄昏,我看这几天你最好不要和女人鬼混,好养精蓄锐,此战可胜不可败。“
  项少龙有点尴尬道:“放心吧!我是愈多女人愈精神的那种人,没有女人反会提不起劲。“见他半信半疑,再加上一句“别忘了对付马贼那晚,婷芳氏便正陪我睡觉。“
  陶方当然不知那晚他并没有和婷芳氏合欢,羡慕地看了他一眼后,道:“现在你成了邯郸最受注目的人物,与主人齐名,以冶铁起家的郭纵都问起从人有关你的事。“
  项少龙奇道:“什么?竟还有人可和主人在财富上平起平坐?“
  陶方道:“在赵国就只得这么一个人,若说主人牛马羊的数目要以山谷来量,那郭纵采铁造出来的兵器便可以舟船来计,他不但供应了整个赵国的需要,还供应所有友好的国家,赚回大笔进账。“接着压低声音道:“大王对郭纵比对主人更恩宠,因为主人的父亲有一半是秦人血统,所以才有这么古怪的名字。“
  项少龙心中一动,像隐隐把握到一些模糊的念头,但总不能清楚地描画出来。
  陶方续道:“昨晚我得人密报,乌廷威那败家小子对你非常痛恨,又很想得到你的燕国贵女舒儿。所以决定不理主人的命令,会在你与连晋决战前杀死你。看来我都要带你去和大少爷打个招呼,教那小子不敢轻举妄动。“
  项少龙正想着乌氏有秦人血统那回事。难怪他这么希望有赵人能胜过连晋,说不定他的真心并非那么想的,只是为向赵王表明他完全站在赵人那方。所以不肯代燕人出头,反把舒儿这样的美女赠他,可能亦基于这种心态。
  在战国没有比种族血缘更重要的事,由此亦可知要一统这么多不同的国家民族,是如何困难。闻言问道:“连晋会否和那小子一起对付我?“
  陶方现在对他真的推心置腹,言无不尽,道:“现在就算拿剑架在连晋脖子上,他都不肯提前动手。这混蛋四出挑战,就是希望惊动大王。大王一直没有理睬他,还向四周的人表示不满主人找了个外人来灭自己剑手的威风,今次他得到这个机会,那肯破坏。“
  项少龙心想这赵王如此胸襟狭窄不能容物,如何可成大器。笑道:“没有了连晋,我才不怕那败家子,他总不能找数百人来围攻我吧?“
  陶方对他的幽默大为欣赏,失笑道:“当然不可以,何况这还要秘密进行,不过见见大少爷打个招呼也好。主人的十七子里,就数大少爷最本事,负起外地所有卖买。又生了个有机会成为皇后的美人儿乌廷芳出来,不过大王因着主人的秦人血统,对纳孙小姐的事始终犹豫不决,因为王室的贵族都反对这事呢。“
  项少龙连头都想得大了,表面看上去非常简单的事,原来其中如此复杂,点头答应道:“好吧!有机会我便去拜见大少爷。“
  陶方道:“什么有没有机会,现在我和你立即去见大少爷,免得贼过兴兵,让乌廷威先动了手。“
  项少龙皱眉道:“起码让我换件衣服吧!“
  陶方笑道:“快去!我在这里等你。“
  项少龙忙溜回内宅。
  舒儿和四婢正为他赶制武服,好让他穿着去见赵王。项少龙心情转隹,大施怪手,一面在五女身上揩油,一边享受她们的悉心侍候,弄得一妾四婢脸红耳赤,才与陶方两人策马奔赴乌府。
  来到那热闹的练武场,绕过那日晋见乌氏的大宅,穿过一个花园,到了另一座宏伟的院落里。
  两人被请入大厅等候。
  不一会,一名武士走了出来,把陶方请了进去,剩下项少龙一人,心中纳闷,那大少爷为何不一起见他们两人呢?
  此时那武士又走了出来,向项少龙道:“项爷请随小人来!“
  项少龙随他而去,先进入内进另一个偏厅,忽然折左,走到花园之内。
  项少龙心中起疑,那武士忽地脚步加快,就在这时,剑影一闪,两把长剑由两边花丛激射而出,标刺他左右两胁。
  幸好他早有预感,不进不退,原地拔剑,“锵锵“两声,不但迫退了敌人,还劈伤了其中一人。
  蓦地树后草丛里钻了三十多名武士出来,其中一个自是那乌廷威,把他重重围了起来。
  项少龙持剑而立,夷然不惧。
  乌廷威躲在武士身后,得意地道:“狗奴材,今次看你能逃到那里去?“
  项少龙潇洒笑道:“莫说今次?上次逃的也不是我吧?“
  乌廷威本以为对方会求饶,岂知一句不让,勃然大怒道:“给我宰掉他。“
  项少龙打架经验何等丰富,深明先发制人之理,何况敌众我寡,乌廷威才开囗,他已连人带剑倒卷入身后的武士群里,剑劈脚踢肘击,虎入羊群般连伤数人,都是伤重倒地,阻碍了敌人的移动。
  众武士何曾遇过这种不讲规则,只求效率的打法,又心怯这乃违背主人命令的行为,更见他如此悍勇,大部分都是虚张声势,应个景儿。
  项少龙心恨乌廷威昨天狎玩舒儿,出手更不容情,把墨子剑法施展至极尽,奇奥玄妙,变化无穷,大开大阖中,偏又手法细腻,兼之忽进倏退,不时飞脚伤人,不一会杀得敌人东倒西歪,溃不成军。
  众武士在乌廷威的催迫下,硬着头皮冲上来,一个一个中剑中脚倒了下去,虽没有一人是致命伤,却亦失去动手能力。
  转眼只剩下护在乌廷威前的十名武士。
  项少龙冷哼一声,那双若寒星的虎目射出两道冷芒,凝定乌廷威脸上,剑往前指,一步一步,稳定有力地朝乌廷威和那十名武士迫去。
  乌廷威那想到他如此神勇高明,放倒了十多人后竟气都不喘一下,心中发毛,一边指使手下进攻,自己却往后退去。
  项少龙那肯放过他,抢前而出,一剑劈去,其中一名武士仗剑来挡,“锵“的一声起处,那武士竟给他劈得连人带剑滚倒地上,可知他的膂力是如何惊人。
  众武士大惊失色,怕他伤害乌廷威,几把剑夹击而至。
  今次项少龙没有抢攻,反幻起一团剑影,守在身前。
  其中两人还以为他力竭势尽,刚要乘势强攻,忽地发觉对方既守得无懈可击,更骇人是暗藏反攻之势,隐隐罩着他们,使他们泛起无路可逃的感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