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妖狐兔脱心何狠 魔女鹰扬气正豪(5)

时间:2021-03-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蓬莱魔女笑道:“救人要紧,玉面妖狐就让她暂作漏网之鱼吧。她逃得过一次逃不得第二次,总有一次撞在我的手上。”那丫鬟说道:“这小子未必是好人,他这样舍命地护那妖狐,早已是着了那妖狐的迷了。”蓬莱魔女道:“话可不能这样说,他到底是蹑云剑耿仲的儿子,而且是要投奔南宋的,凭这两点,就该救他的命。至于他何以着那妖狐的迷,以后再审他吧。”当下吩咐丫鬟,将那一大群强盗都押回山寨。

    暂且按下连清波不表。且说耿照昏述之后,也不知过了多久,待到醒来,只觉被暖香浓,原来正是睡在一张床上。耿照爬了起来,迷迷糊糊地张目四望,只见自己好像是置身在一间书房之中,房间布置甚为古雅,靠壁一张书橱,四边悬挂字画,还有一些古董摆设,书案上燃着一炉香,幽香细细,吸进鼻中,十分舒服。耿照大为诧异,心想:“这是什么地方,我怎的到了这儿来了?”

    他竭力思索,渐渐想起了前事,“连姐姐带我一道去会那蓬莱魔女,连姐姐和那魔女恶战,后来魔女要杀她,我用自己的身体去掩盖她,后来,后来忽地有惊雷裂石的响声,以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哎,莫非我已受了伤,被那魔女擒获了?这里就是魔窟?她怎的还留着我不杀呢?”耿照想到此处,一阵迷茫,但他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也就不觉得怎么害怕。

    他定下了心神,再向四周围观望,只见墙壁正中,挂有一幅字,书法铁划银钩、龙飞凤舞,写的是一首同,词道:“长淮望断,关塞莽然平。征尘暗,霜风劲,悄边声。黯消凝。追想当年事,殆天数,非人力。诛泗上,弦歌地,亦镡腥。隔水毡乡,落日牛羊下,区脱纵横。看名王宵猎,骑火一川明。笳鼓悲鸣,遣人惊。念腰间筋,匣中剑,空埃矗,竟何成!时易失,心徒壮,岁将零。渺神京。干羽方怀远,静烽燧,且休兵。冠盖使,纷驰骛,若为情?闻道中原遗老,常南望,翠葆霓旌。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耿照心道:“原来是张于湖(张孝祥)的六州歌头。”吃了一惊,心里暗暗奇怪。

    当时词风极盛,不但南宋是词人辈出,金人中也有不少词章好手。例如当时的金主完颜亮就是一个喜欢填词,而且填得很不错的金人。由于当时的文学风气使然,几乎贩夫走卒,都能吟诵几句名家的词句,稍为富贵的人家,悬挂有同家的字画,更是寻常之事,无足为怪。

    但这首词却有不同,它的作者张孝祥(于湖)正是当时南宋的状元,在绍兴二十四年廷试第一,官拜中书舍人之职。他这首词上半阙是伤感中原沦陷,痛恨金人蹂躏自己祖国的土地的。如“诛泗上,弦歌地,亦镡腥。”几句,就深深地表示了对金人的愤恨。下半阙则是感慨南宋的只知偏安自侃,以致中原父老,盼望旌旗,如大旱之望云霓。

    耿照看了此词,不禁心里想道;“这里是金国的地方,蓬莱魔女是个穷凶极恶的女强盗,她家里却挂有南宋状元所写的这首词,咦,难道她也是一个心存故国,盼望王师恢复中原的义土?并不是一个只知杀人放火的女强盗了?”

    耿照从出生以至成年,一直就是生活在金人统治的地方,根本不知道祖国的情况。读了这首词,又不禁忧疑重重,心里想道:“张于湖是南宋状元,从他的词中透露,宋室君臣,似乎只求偏安自保,无意收复中原,不但如此,而且还与金国使节往来,媚敌苟安,大失民望呢!唉,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他是状元,又是现任官吏,若非有些事实,他又怎敢在词中胡说?”

    耿照再念一遍后半阙那几句:“干羽方怀远,静烽燧,且休兵。冠盖使,纷驰骛,若为情?闻道中原遗老,常南望,翠葆霓旌。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百感丛生,竟也不觉潸然泪下。

    心里蓦然想道:“若然南宋果然如此不思振奋,只图偏安。

    我将爹爹的遗书送去,那也只是白费精神了。唉,但愿不是如此。”想到了父亲的遗书,不自觉地用手一摸,登时心头卜卜乱跳,他那封遗书已经失了。

    正在惊慌,忽听得脚步声响,门开处,一个丫鬟走了进来,望了他一眼,笑道:“你已经醒了?好,看你的气息,你中的毒已经消散了。怎么,你还想念你那位连姐姐吗?”

    耿照正是满肚皮闷气,也不管对方是个少女,便抢白她道:

    “我想不想念她,你管不着!”

    那丫鬟冷笑道:“我当然管不着。可是要不是我们小姐救你,你早已活不成啦!你看这是什么东西?”她随手在床前的小几上,拈起了一个小巧玲珑的金盘,金盘里有几根金针。那丫鬟道:

    “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你的连姐姐打在你身上的喂毒金针了。我们用磁石给你将它吸出来的。还有你吸进的毒雾,也幸亏我们的小姐取了解药才给你解了的。”

    耿照恍然大悟:“原来那惊雷裂石般的巨响是连姐姐放的暗器,那时候我被那魔女抓着,想必是给她误伤了。”他为了感激连清波的恩情,本来就已是“拼将一命酬知己”的,所以这时听说自己身上中的乃是连清波的毒针,心中一点也不怨恨,反而暗暗欢喜,想道:“连姐姐的暗器如此厉害,料能逃脱魔掌了?

    唉,只要她保住了性命,我纵然受到什么折磨,也是心甘。”

    那丫鬟见他面露笑容,大惑不解,问道:“你笑什么?中了暗器,几乎丧命,还高兴么?”耿照道:“不错,我心中就是高兴!她的暗器越是厉害。我就越是高兴!”那丫鬟怒形于色,冷笑说道:“你这浑小子真是至死不悟,要不是我们小姐再三吩咐,真悔不该救你。好,就让你高兴吧。我们小姐现在要见你了,你随我去吧!”

    耿照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心中想道:“好,她要见我,我就见她,看她将我如何发付,士可杀不可辱,倘若她要将我折辱的话,我就自断经脉而亡。”他打定了主意,泰然自若,毫不踌躇地就随那丫鬟前往。

    走过了一道长廊,进入了一所大厅,只见蓬莱魔女端坐正中,被捉米的那一大群强盗半在四边,个个脸上都露着惊惶的神气,那气氛就似是在刑部人堂之上,一群罪犯正在等待定刑,为自己的生存而惴惴不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