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妖狐兔脱心何狠 魔女鹰扬气正豪(2)

时间:2021-03-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蓬莱魔女沉吟片刻,说道:“这么说,她的处境可危险得很呀,你有没有把天宁寺的事件告诉她?”

    那丫鬟道:“我当时也是这么想:她的本事如此不济,却有人冒充她去杀人放火,当然是和她有仇的了。但何以那人却不直接杀她,这内里定有古怪,说不定怎样折磨她呢。我既然试出她不是凶手,那就应该提醒她才对。”

    “于是我把那三枚透骨钉还了给她,向她道歉,然后问她,认不认得天宁寺的老和尚?”

    “她最初不相信我,我说:‘以我的本领要杀你是易如反掌,何必要使什么诡计使你上当。’她这才告诉我,她果然是要到天宁寺去的,天宁寺的主持是她父亲的朋友。我对她说,天宁寺的和尚都给人杀光啦,劝她离开此地。她半信半疑,我就索性送了她一匹坐骑,陪她到天宁寺去看,她这才惊慌起来。”

    “她相信了我对她并无恶意,这才说出她姓甚名谁,原来正是秦重的女儿秦弄玉,”

    耿照听得心头大震,他本以为只有他一个人是明白这件事情的真相的,但听了这丫鬟的话,证实了秦弄玉不是凶手,这就反而令得他如坠五里雾中了。“谁是真正的凶手呢?在此之前,她根本就未在江湖行走,决计不会与人结仇,为何却又有人要旨充她杀人放火?”种种疑问,盘桓心中,百思莫得其解。

    那丫鬟继续道:“后来我又盘问她,始知她的父亲在三日之前,也被人杀了。她现在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但奇怪得很,我间她的杀父仇人是谁,她又不肯说。后来,我只好劝她走得越远越好,她就骑了我送她的那匹桃花马走了。”

    耿照不由得又是心头一震,想道:“我就是她的杀父仇人,她却不肯说出我的名字,这是什么缘故?难道她还没有将我恨透么?她这一走,不知又到了什么地方?以后,恐怕更难见面了,我的心中还存有无数疑团,只怕也永远没有水落石出之时了。唉,她究竟是不是我的仇人,我杀了姨父,是对了,还是锗了?”

    蓬莱魔女道:“啊!你让她走了?你怎的不把她留下?”那丫鬟道:“我并不知道她的爹爹秦重是小姐认识的人,不敢将外人引进咱们的山寨。”

    蓬莱魔女道:“她既然走了,那也就算了。反正事情已经清楚、无须再请她未与这妖狐对质了。”说到此处,蓦地喝道:

    “玉面妖狐,你还不认么?”

    连清波冷笑道:“你要我认什么?”蓬莱魔女道:“我的侍女已证明了天宁寺的和尚不是那位秦姑娘杀的了,在这一带,有本领能够杀掉四空上人的女子,除了你还有谁?”

    连清波曼声说道:“还有一位呢,你忘了?”蓬莱魔女道:

    “还有谁?”连清波缓缓说道:“你忘了你自己了,我看你的本领,就足够杀掉四空上人!”

    蓬莱魔女冷笑道:“玉面妖狐,你抵赖不了,和我耍无赖么?”连清波道:“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劝你也不必多花精神去找杀人的藉口了,这不似你平素的行径。”

    蓬莱魔女冷笑道:“你懂得什么?好吧,你既然急于送死,那就上来吧。是你一个人呢,还是你们一伙上呢?”

    那群强盗面面相觑,谁也不敢答话。连清波也冷冷说道:

    “是你一个人呢?还是你带米的八个丫鬟齐上?”

    蓬莱魔女拂尘一挥,说道:“明珠、珊瑚,你们八人各自把守一方,决不准他们逃走一个。若然他们都来围攻我,你们也不必动手,我自会发落他们。只是他们若要逃跑的话,我一个照顾不了,你们就要替我动手,哪个逃跑就把哪个的脚打断,明白了么?复述一遍!”那名叫明珠的丫鬟道:“明白了。他们不逃,我就不出手。谁若要逃,我就把他的脚打断!”她的身份似乎是八个丫鬟之首,复述了小姐的命令之后,立即指挥七个丫鬟,各自占了一个方位,将连清波的人四周围住。

    连清波冷笑道,“你布置好了,这可该动手了吧?”蓬莱魔女道:“亮剑吧,我远来是客,让你三招!”连清波格格笑道:

    “你让我三招?这又何必呢?我可并不想占你便宜。”耿照正自心想:“连姐姐果然骄傲得紧,不肯稍失身份。”哪知心念未已。

    连清波忽道:“但你既要如此,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唰的一剑,便即刺出!

    前面那一段话她缓缓道来,人人都以为她会有一番做作,不肯要蓬莱魔女让招,哪知她最后两句话说得飞快,忽然一反原来的口气,话犹未了,立刻便使出了杀手绝招。

    她们二人本来迎面而立,距离不到三尺,连清波骤然发难,剑光如练,直插蓬莱魔女胸口的天枢穴,这一剑突如其来,人入意想下到,连耿照也不觉失声惊呼。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蓬莱魔女柳腰一折,身形后抑,俨如舞蹈中的一个身段,柳腰轻摆,贴地回旋,舞姿美妙之极,但却是上乘武功中最难运用的“铁板桥”功大!

    在众人骇叫声中,只见剑光一闪,恰好从篷莱魔女的面门削过,这一剑若是削低半寸,就不难将蓬莱魔女的鼻子削平,但她们二人,一个攻得快,一个避得快,待到连清波发觉这一剑削得稍高,蓬莱魔女早已一个滑步回身,绕到她的侧面,她哪还有余暇修改剑招?

    蓬莱魔女滑步回身,几乎是与连清波擦肩而过,这时连清波的剑招已经使老,急切间收不回来,蓬莱魔女倘若乘虚而入,只一抓就可以抓碎连清波的琵琶骨,但蓬莱魔女却并不如此,当地与连清波擦肩而过时,只是轻轻一笑道:“可惜,可惜,你这一剑落空了,再来,再来!”

    连清波面红耳赤,一言不发,唰的反手一剑,又攻过去。蓬莱魔女的一个丫鬟“碎”了一口,低声骂道:“不要脸!”耿照听了,好生难过,但随即为他的“连姐姐”想出辩护的理由,心里想道:“对付这等心狠手辣的魔女,正如连姐姻所说,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哪还能够讲究什么光明磊落的过招?”但他从这一招看来,虽然不过仅仅一招,亦已可以看出蓬莱魔女的武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