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沈从文作品集
  • 阿金 日期:2018-04-19 21:22:49 点击:2 好评:0

    黄牛寨十五赶场,鸦拉营的地保,在场头上一个狗肉铺子里,向预备与一个寡妇结婚的阿金进言。他说话的本领与吃狗肉的本领一样好,成天不会餍足。 阿金管事,你让我把话说尽了。听不听在你。我告你的事是清清楚楚的。...

  • 一个晚会 日期:2018-03-24 18:01:50 点击:54 好评:0

    一个晚会,七月某日,在西城某学校,大家高高兴兴的举行了。这会场,平日是专为那类嘴边已有了发青的胡子教授们预备的,会场的台子上藤椅,便坐过了数不清的许多名教授名人。今天,为欢迎一个年青的新从南边北来的...

  • 崖下诗人 日期:2018-03-05 18:19:56 点击:50 好评:0

    崖下诗人 摘自一个庙老儿杂记 这几天雨不落下,真好极了!天阴时当家的脸也阴起来,而且也如同天空一样,加了一层为往天所没有的灰雾,真正难看。 太阳一天一天地暖和下来,竟晒来好多逛庙的老爷。这些人真奇怪,你...

  • 堂兄 日期:2018-02-05 17:37:39 点击:166 好评:2

    不知怎样,或者是白天读到故乡的来信吧,夜里就梦到堂兄对我微笑。当时象是知道他是死了又似不知。我也对着他微笑。 是在六年前就卖去了的老屋院子中,这房子同堂兄,近来我似乎因为接近的人都很生疏的缘故,许久都...

  • 宋代表 日期:2018-01-26 23:15:10 点击:43 好评:0

    刚才在天安门前当国民大会主席,警兵赶人时,他一个人独露出英雄气概,昂昂藏藏的在后头慢慢地退下的密司忒宋,带队游行时又喊了两百多声打倒帝国主义,归来倦极了,这时正靠在一张藤靠椅上,用小手幅子揩抹耳朵后...

  • 哨兵 日期:2018-01-14 19:11:13 点击:185 好评:0

    嘿嘿,当军人难道怕鬼么?真是! 鬼这东西,据大家说,又象是有,虽然都不曾见过。 仍然是据说,在黑的不光明的地方,庙宇类毛房类荒凉肮脏少有人去的地方,鬼就很多很多。它们借此筑了营盘。所谈的是国家主义。倘...

  • 三贝先生家训 日期:2018-01-05 19:15:05 点击:50 好评:0

    年高有德的三贝先生不幸于今年正月初四日遽返道山了!这在C城是一种惊人的骚动,重大的损失。当三声落气炮响过后不到五分钟,全县城人便都在纷纷议论他的平生大节了。大凡贤者身后,总有一部分不能了解他伟大人格...

  • 瑞龙 日期:2017-12-31 19:13:53 点击:33 好评:0

    在我家附近道台衙门口那个大坪坝上,一天要变上好几个样子。来到这坪坝内的人,虽说是镇日连连牵牵分不出哪时多哪时少,然而从坪坝内摆的东西上看去,就很可清查出并不是一样的情形来了。 这里早上是个菜市。有大篮...

  • 棉鞋 日期:2017-12-26 09:41:52 点击:72 好评:0

    棉鞋 摘自一个庙老儿杂记 我一提起我脚下这一双破棉鞋,就自己可怜起自己来。有个时候,还摩抚着那半磨没的皮底,脱了组织的毛线,前前后后的缝缀处,滴三两颗自吊眼泪。 但往时还只是见棉鞋而怜自己,新来为这棉鞋...

  • 黎明(沈从文) 日期:2017-12-26 09:31:23 点击:164 好评:0

    江面上篷顶上听不到雨点打击声,以为是天晴了。 一夜的雨,虽不大,却是继续不息,河中水涨到了什么样子,是我们担心的事。船会冲去吧,似乎以前也有过那类事。系船绳索稍不牢靠,船就随了水流下去,睡在船上的人,...

  • 菌子 日期:2017-11-04 22:18:10 点击:82 好评:0

    他名字叫菌子,一个县公署的第一科一等科员,换了许多知事大人,他的事还是因他为人可靠,无别人那种野心,所以一直保全下来。那张办公桌,菌子伏到那上面已有了三年余,那张坐几,为菌子的后衣幅近股处挨擦得已极...

推荐内容
  • 做单

    不败销售职场秘籍:做单 引言 一软件销售在说服年轻的采购部经理。 软件销售:您好,...

  • 再选一个人生

    做单(全文在线阅读) 再选一个人生 谢正的方案是由设计院的阮文递交到客户手里的,让MB...

  • 在人生拐角处

    《在人生拐角处》是一本让你从别人的故事中找到自己生涯答案的书,畅销书《拆掉思维里...

  • 做只不妥协的蜗牛

    在人生拐角处(全文在线阅读) 做只不妥协的蜗牛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背景、资源,很多因...

  • 日本人缘何迷恋相扑

    在西方人眼中,相扑是一种荒唐的运动。他们无法理解,一些少年因体格超常被专门挑选出...

  • 朋 友(尾关宗园)

    一位年纪不大的熟人把他的友人带到我这里,并对我说:师父,这是我朋友,他说想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