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沈从文作品集
  • 节日 日期:2014-12-30 22:56:08 点击:124 好评:4

    落了一点小雨,天上灰濛濛的,这个中秋的晚上,在城已失去了中秋的意义。 一切皆有点朦胧,一切皆显得寂寞。 街道墙角的转折处,城市里每人的心中,似乎皆为这点雨弄得模糊暗淡,毫无生气。 城中各处商人铺子里,仍...

  • 黄昏(沈从文) 日期:2014-12-23 01:15:07 点击:1160 好评:12

    雷雨过后,屋檐口每一个瓦槽还残留了一些断续的点滴,天空的雨已经不至于再落,时间也快要夜了。 日头将落下那一边天空,还剩有无数云彩,这些云彩阻拦了日头,却为日头的光烘出炫目美丽的颜色。这一边,有一些云彩...

  • 黑夜(沈从文) 日期:2014-12-12 21:18:45 点击:594 好评:2

    当两人在竹子编成的筏上,沿了河流向下游滑去,经过了四个水面哨卡,全被他们混过,离目的地只差将近五里时,竹筏傍在一些水苇沼泽河边上,滞住了。竹筏停止后,筏上两个人皆听到水声汩汩在筏底流过,风过时苇叶沙...

  • 白日 日期:2014-12-04 22:38:18 点击:366 好评:0

    玲玲的样子,黑头发,黑眉毛,黑眼睛,脸庞红红的,嘴唇也红红的。走路时欢喜跳跃,无事时常把手指头含在口里。 年纪还只五岁零七个月,不拘谁问她: 玲玲,你预备嫁给谁? 这女孩子总把眼睛睁得很大,装作男子的神...

  • 雨(沈从文) 日期:2014-11-24 23:41:46 点击:1407 好评:8

    全说不明白,雨就落了这样久。乡村里打过锣了,放过炮了,还是落。落到满田满坝 全是水,大路上更是水活活流着象溪,高崖处全挂了瀑布,雨都不休息。 因为雨,各处涨了水,各处场上的生意也做不成了,毛伯成天坐在...

  • 油坊 日期:2014-11-16 22:54:21 点击:383 好评:0

    若把江南地方当全国中心,有人不惮远,不怕荒僻,不嫌雨水瘴雾特别多,向南走, 向西走,走三千里,可以到一 个地方,是我在本文上所说的地方。这地方有一个油坊,以 及一群我将提到的人物。 先说油坊。油坊是比人...

  • 秋(沈从文) 日期:2014-11-07 22:17:15 点击:2407 好评:2

    到了七月间,田中禾苗的穗已垂了头,成黄色,各处忙打谷子了。 这时油坊歇息了,代替了油坊打油声音的是各处田中打禾的声音。用一二百铜饯,同 到老酸菜与臭牛肉雇来的每个打禾人,一天亮起来到了田中,腰边的镰刀...

  • 婚前(沈从文) 日期:2014-10-26 23:22:06 点击:859 好评:8

    五明一个嫁到边远地方的姑妈,是个有了五十岁的老太太,因为听到五明侄儿讨媳妇, 带了不少的礼物,远远的赶来了。 这寡妇,年纪有一把,让她那个儿子独自住到城中享福,自己却守着一些山坡田过日 子。逢年过节时,...

  • 劝人读经 日期:2014-10-23 22:34:18 点击:125 好评:0

    《百喻经》说: 往日有夫妇两人,烘了三个大饼,作为晚餐。大饼烘就,夫妇二人各自吃尽名分下的一个饼后,还剩大饼一个,不便给谁独吃,于是互相约定,不许说话,谁若先说话,就莫吃饼!两人既然互相约好,便坐在家...

  • 病(沈从文) 日期:2014-10-17 23:53:23 点击:264 好评:0

    包红帕子的人来了,来到阿黑家,为阿黑打鬼治玻阿黑的病更来得不儿戏了,一个月 来发烧,脸庞儿红得象山茶花,终日只想喝凉水。天气渐热,井水又怕有毒,害得老头子 成天走三里路到万亩田去买杨梅。病是杨梅便能止...

  • 丈夫丈夫 日期:2014-10-05 22:00:19 点击:18754 好评:2

    落了春雨,一共有七天,河水涨大了。 河中涨了水,平常时节泊在河滩的烟船妓船,离岸极近,船皆系在吊脚楼下的支柱上。 在四海春茶馆楼上喝茶的闲汉子,伏身在临河一面窗口,可以望到对河的宝塔烟雨红桃好景致,也...

推荐内容
  • 不喧哗的方式

    榜样焦虑症 在微博时代,信息大爆炸,各式新颖的生活方式和形形色色榜样级的人物很容...

  • 你不可不知的财富故事

    谋财有道,谋财有方。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方法,不同领域有不同领域的方式。通常来说...

  • 人生的灯塔

    你不可不知的财富故事(在线阅读) 人生的灯塔 胡安罗德里格斯的父亲是波多黎各的里奥...

  • 因为这里离天堂最近

    2013年10月的一天,日本一个70多岁的癌症晚期患者被家人用轮椅推着来到一家医院,他要...

  • 孤独的海子

    海子去世已经25年了,我是应该哀悼的,因为他是我的老朋友。 遗书 我和海子在中国政法...

  • 除夕(沈从文)

    从街的南头,向左数,第七号,就是那地方。本来门牌号数是不明白的。这里的一切,是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