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沈从文作品集
  • 扇陀 日期:2015-05-25 23:28:15 点击:390 好评:0

    一个贩骡马的商人,正当着许多人的面前,说到他如何为妇人所虐待,有一天吃了点酒,用赶骡马的鞭子,去追赶他那个性格恶劣的妇人,加以重重的殴打,从此以后这妇人就变得如何贞节良善时,全屋子里的客人,莫不抚掌...

  • 女人(沈从文) 日期:2015-05-11 18:40:13 点击:600 好评:2

    因为在上次那个故事中,提到金像与银像,就有两个人同时站起,说他们也有个故事,故事中也有个年青男子,由于金像银像,与一美貌女子结婚,到后觉得生存不幸,方去各处旅行。其中还有一个国王,也因有所寻觅,曾经...

  • 猎人故事 日期:2015-05-02 11:16:01 点击:644 好评:0

    有个善于猎取水鸟的人,因为听到另一个人,提及黑龙江地方的雉鸡,行为笨拙,一到了冬季天落大雪时,这些雉鸡就如何飞集到人家屋檐下去,尽人用手随便捕捉。对于鸟类笨拙的描写,形容,似乎太刻薄了一点,心中觉得...

  • 慷慨的王子 日期:2015-04-14 21:25:20 点击:587 好评:0

    住宿在金狼旅店,用各种故事打发长夜的一群旅客中,有人说了一个悭吝人的故事。因那故事说来措词得体,形容尽致,把故事说完时,就得到许多人的赞美。这故事的粗俚处,恰恰同另一位描写诗人故事那点庄严处相对照,...

  • 爱欲 日期:2015-03-29 21:48:58 点击:1158 好评:2

    在金狼旅店中,一堆柴火光焰熊熊,围了这柴火坐卧的旅客,都想用动人奇异故事打发这个长夜。火光所不及的角隅里,睡了三个卖朱砂水银的商人。这些人各负了小小圆形铁筒,筒中贮藏了流动不定分量沉重的水银,与鲜赤...

  • 早上——一堆土一个兵 日期:2015-03-18 19:55:47 点击:87 好评:0

    天欲发白。一切皆静静的。这分沉静便孕育了稍后一时钢铁齐鸣的种子。 老同志伏在山地土沟边,身穿破棉袄儿,见得多,听得多,胆量稳稳的,心沉沉的,不怕冷,不怕饿。 为的是会那么一手,有了经验,到时候天空中燕...

  • 生(沈从文) 日期:2015-03-09 21:20:28 点击:4814 好评:10

    北京城十刹海前海南头,煤灰土新垫就一片场坪,白日照着,有一圈没事可做的闲人,皆为一件小小热闹粘合在那里。 咝 一个裂帛的声音,这声音又如一枚冲天小小爆仗,由地面腾起,五色纸作成翅膀的小玩具,便在一个螺...

  • 上城里来的人 日期:2015-02-06 00:10:25 点击:246 好评:0

    上城里来的人 一 三月十六日的事。一个坏运气落到了众人头上,来了一些谁知道应当用什么称呼他们为恰当呢总之他们是来了。不报信,就来了。把一些人从梦中惊醒,但是醒来 他们已到寨子中了。狗叫是空的。狗这时似乎...

  • 三个女性 日期:2015-01-28 21:10:14 点击:676 好评:0

      海滨避暑地,每个黄昏皆是迷人的黄昏。   绿的杨树,绿的松树,绿的槐树,绿的银杏树。绿的山,山脚有齐平如掌的绿色草坪,绣了黄色小花同白色小花,如展开一张绿色的毯子。绿的衣裙,在清风中微举的衣裙。...

  • 如蕤 日期:2015-01-18 23:04:34 点击:1468 好评:0

    (秋天,仿佛春天的秋天。) 协和医院里三楼甬道上,一个头戴白帽身穿白色长袍的年轻看护,手托小小白磁盆子,匆匆忙忙从东边回廊走向西去。到楼梯边时,一个招呼声止住了她的脚步。 从二楼上来了一个女人,在宽阔...

  • 泥涂 日期:2015-01-09 21:29:13 点击:467 好评:0

    长江中部一个市镇上,十月某日落小雨的天气,在边街上一家小小当铺里,敝旧肮脏铺柜下面,站了三个瘦小下贱妇人,各在那里同柜台上人争论价钱。其中一个为了一件五毛钱的交易,五分钱数目上有了争执,不能把生意说...

推荐内容
  • 不喧哗的方式

    榜样焦虑症 在微博时代,信息大爆炸,各式新颖的生活方式和形形色色榜样级的人物很容...

  • 你不可不知的财富故事

    谋财有道,谋财有方。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方法,不同领域有不同领域的方式。通常来说...

  • 人生的灯塔

    你不可不知的财富故事(在线阅读) 人生的灯塔 胡安罗德里格斯的父亲是波多黎各的里奥...

  • 因为这里离天堂最近

    2013年10月的一天,日本一个70多岁的癌症晚期患者被家人用轮椅推着来到一家医院,他要...

  • 孤独的海子

    海子去世已经25年了,我是应该哀悼的,因为他是我的老朋友。 遗书 我和海子在中国政法...

  • 除夕(沈从文)

    从街的南头,向左数,第七号,就是那地方。本来门牌号数是不明白的。这里的一切,是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