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沈从文作品集
  • 劝人读经 日期:2014-10-23 22:34:18 点击:116 好评:0

    《百喻经》说: 往日有夫妇两人,烘了三个大饼,作为晚餐。大饼烘就,夫妇二人各自吃尽名分下的一个饼后,还剩大饼一个,不便给谁独吃,于是互相约定,不许说话,谁若先说话,就莫吃饼!两人既然互相约好,便坐在家...

  • 病(沈从文) 日期:2014-10-17 23:53:23 点击:252 好评:0

    包红帕子的人来了,来到阿黑家,为阿黑打鬼治玻阿黑的病更来得不儿戏了,一个月 来发烧,脸庞儿红得象山茶花,终日只想喝凉水。天气渐热,井水又怕有毒,害得老头子 成天走三里路到万亩田去买杨梅。病是杨梅便能止...

  • 丈夫丈夫 日期:2014-10-05 22:00:19 点击:11892 好评:2

    落了春雨,一共有七天,河水涨大了。 河中涨了水,平常时节泊在河滩的烟船妓船,离岸极近,船皆系在吊脚楼下的支柱上。 在四海春茶馆楼上喝茶的闲汉子,伏身在临河一面窗口,可以望到对河的宝塔烟雨红桃好景致,也...

  • 绅士的太太 日期:2014-09-23 22:36:21 点击:1947 好评:2

    我不是写几个可以用你们石头打他的妇人,我是为你们高等人造一面镜子。 他们的家庭 一个曾经被人用各样尊敬的称呼加在名字上面的主人,国会议员,罗汉,猪仔,金刚,后来又是总统府顾问,参议,于是一事不作,成为...

  • 建设 日期:2014-09-15 22:30:49 点击:461 好评:0

    一 市的小河,是因为山旁的大房子的建筑,运石子,运水泥,运铁运木,平空加了许多从省里来的船只,因此今年来更显得兴旺了许多。 那小河中有许多住家的小船。小河旁边,有一排湫陋逼窄的小平屋。这地方因为方便,...

  • 灯(沈从文) 日期:2014-09-02 21:41:42 点击:396 好评:4

    因为有一个穿青衣服的女人,常到住处来,见到桌上的一个旧式煤油灯,擦得非常清洁,想知道这灯被主人重视的理由,屋主人就告给这青衣女人关于这个灯的故事。 两年前我就住到这里,在教了一点书,仍然是这样两间小房...

  • 凤子 日期:2014-08-19 22:40:33 点击:277 好评:0

    序 三月的北京,连翘花黄得如金子,清晨在湿露中向人微笑。春假刚还开始,园游会,男女交谊会,艺术同志远行团,一切一切由于大学校年青大学生,同那种不缺少童心的男女教授们组织的集会,聚集了无数青年男女,互相...

  • 医生 日期:2014-08-11 22:52:47 点击:2745 好评:16

    在四川的R市的白医生,是一个有风趣的中年独身外省人,因为在一个市镇上为一些新旧市民看病,医术兼通中西内外各症,上午照规矩到市中心一个小福音医院治病,下午便夹了器械药品满街各处奔跑。天生成的好脾气,一...

  • 三三 日期:2014-07-24 22:09:06 点击:7352 好评:21

    杨家碾坊在堡子外一里路的山嘴路旁。堡子位置在山弯里,溪水沿到山脚流过去,平平的流到山嘴折弯处忽然转急,因此很早就有人利用到它,在急流处筑了一座石头碾坊,这碾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叫杨家碾坊了。 从碾...

  • 黔小景 日期:2014-07-12 22:42:22 点击:658 好评:0

    三月间的贵州深山里,小小雨总是特别多,快出嫁时乡下姑娘们的眼泪一样,用不着什么特殊机会,也常常可以见到。春雨落过后,大小路上烂泥如膏,远山近树全躲藏在烟里雾里,各处有崩坏的土坎,各处有挨饿太久全身黑...

  • 虎雏 日期:2014-06-27 23:16:10 点击:402 好评:0

    我那个做军官的六弟上年到上海时,带来了一个小小勤务兵,见面之下就同我十分谈得来,因为我从他口上打听出了多少事情,全是我想明白终无法可以明白的。六弟到南京去接洽事情时,就把他暂时丢在我的住处,这小兵使...

推荐内容
  • 再过多久

    再过多久,有没有尽头......

  • 秋之声

    秋之声 虫子在草间鸣叫 房屋散落大河旁 雨季到来之前 趁着九月初金色的太阳 人们在马...

  • 北京笔记,北京笔记,无题(369)

    学习,关于学习,我们学习的目的是为人民服务,是为了为人民服务,是为了更好和更多的...

  • 零下100度——寒

    零下100度——寒...

  • 熟人

    我是在11路公交车上遇到菲利的。他是我的老同学,大学4年,我们是公认的铁哥们儿,连...

  • 信,还是不信

    小区里曾来过一个卖柴鸡蛋的老人。老人个子很高,精瘦,骑着一辆破旧的大自行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