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亲情文章作品集
  • 当他对你特别好时 日期:2019-11-17 18:55:35 点击:34 好评:0

    下午,91岁的老母亲拿着茶杯出来,我赶紧跑去接过,再奔到厨房,为她倒满热水,放在她的轮椅旁边,又把当天的报纸拿给她。 晚饭后,我在看电视,老母亲慢慢走过。我从桌上的纸盒里拿出一块巧克力放在她手里。 一大...

  • 父亲的心肝 日期:2019-11-10 19:42:28 点击:89 好评:2

    朋友浩子是台湾的资深媒体人,当过报社记者、电视台新闻部总监,如今在搞我迄今仍没搞懂的新媒体。我俩都有气喘的毛病,曾经一起拿出喷剂交流品牌。 去年年底,参加朋友女儿的婚礼时遇到浩子,他气色很差,经多方打...

  • 那年的欢喜 日期:2019-11-06 18:28:38 点击:86 好评:0

    应该是在1966年,我上高小,暑假的时候,咸阳北塬上的马庄逢集,母亲给了我两毛钱,叫我带三个弟弟到集上逛逛,顺便买一斤盐。 一到集上,小弟弟就兴奋地指着吃食摊子嚷嚷:油糕,麻糖,还有馄饨。哥,妈不是给你钱...

  • 贫寒是凛冽的酒 日期:2019-11-06 18:24:22 点击:143 好评:0

    我家在蓝靛厂住的时候,附近有军营,每天很早就会有军号响起,冬季天亮得晚,恍惚觉得每一次号响都是在半夜,我也随着那号声,被父母推醒,冻得瑟瑟发抖。 朦胧中的军号声,空气中的煤烟味,就是我在14年前关于北京...

  • 我们终于可以平静地说起死亡 日期:2019-11-03 21:30:03 点击:108 好评:0

    老头儿前两天出院时,开玩笑说这是抗癌一周年的纪念日,应该庆祝一下我们取得的阶段性胜利。于是我们一起去吃了老北京涮锅,他最近好这口儿。 去年五一后,老头儿确诊为肺部小细胞癌,中晚期。当时,只有老四一个人...

  • 不是每一个父亲都那么伟岸 日期:2019-11-02 21:19:27 点击:88 好评:0

    没出息的老幺 兄弟姐妹六人,他是老幺,算得上聪明伶俐,却不是最吃苦耐劳的。 他一生命运的悲苦,皆因娶了一个不会持家且胆小怕事的妻子。妻子年轻的时候很爱打扮,20世纪70年代初就烫着大波浪,穿红色的细高跟鞋...

  • 一封微信家书 日期:2019-10-30 17:30:00 点击:66 好评:0

    静静: 你用快递发来的大手机我们收到了,在你表妹的指导下,我们也学会用微信了。 现在我和你妈凑在咱家书桌前,商量着在微信里打字给你说话。你上大学的时候,还往家里写过几封信,那些信我们都存着,没事就拿出...

  • 冷爱 日期:2019-10-30 17:27:15 点击:43 好评:0

    母亲带女儿逛服装市场,与摊主讨价还价。女儿说:不要还价了,买下吧,人家赚钱也不容易。 母亲欲言又止,掏钱买下。其实,朋友告诉过她,这儿的衣服,还价一定要狠。这些卖衣服的人,比他们富得多。果然,她给女儿...

  • 补鞋能补出的幸福 日期:2019-10-05 18:06:46 点击:724 好评:8

    我妈进城看到市场里补鞋子的生意好,也想干。可别人说干这行得先当徒弟,至少得跟师一年。她一天也不愿意跟,说:那还用学吗?看一看就会了呗!于是她跑到乌鲁木齐把补鞋的全套工具搬回了家,往那儿一放就是一整个...

  • 有那么一个人让我爱恨交织 日期:2019-10-04 16:46:11 点击:217 好评:0

    哥哥和我,不算是非常亲密的兄妹。 小时候他不喜欢我,常常揍我。还记得大概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我拿着一把杀猪刀走到他面前跟他说:我要杀了你。他机敏过人,瞬间就明白什么是我最害怕的反应。他突然活泼地摇头晃脑...

  • 一夜长大 日期:2019-08-02 19:31:41 点击:443 好评:2

    把父亲从医院接出来之后,他经常在傍晚时,推着父亲的轮椅去附近的小公园散步。那里有一泓湖泊,他不时停下来替父亲擦擦嘴边的涎水,温言细语:冷不冷?要不要喝水?天气正渐渐冷起来,湖面上的黑鸭子一只一只飞走...

推荐内容
  • 努·里维斯的女友满头白发,这说明……

    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奥斯卡最后冲刺的时间,好片一部接一部推向院线,大牌明星们为了宣传...

  • 负重心安

    一次,德国女作家赫塔穆勒和朋友格拉斯乘地铁去斯图加特采风。临行前,赫塔准备了很多...

  • 炒股俱乐部里的组织学

    在大的社会组织里,如果成员异质性太大,会给合作带来不利影响。但在小的社会组织如炒...

  • 漂亮的失败是另一种成功

    当下是一个成功学泛滥的时代。在中国,很多扭曲和乱象,都与追求表面上的成功有关。我...

  • 人与火组诗

    休眠火山 经历过最深的夜,忍受了最残暴的光明 它记得鸟声灼成最后一道创伤 树根缓慢...

  • 河在峰头上流过

    秦岭历来是隐者的去处,现在仍有千人在其中修行。我去拜访了一位,他已经在山洞里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