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沈从文作品集
  • 一有事总不免麻烦 日期:2017-02-27 18:49:29 点击:159 好评:0

      会长所有几只货船全拢了吕家坪码头,忙坏了这个当地能人。先是听说邻县风声不大好,已在遣将调兵,唯恐影响到本地。他便派先前押船回来的那个庄伙,沿河下行,看看船过不过了辰溪县。若还不进麻阳河,在沅水里停...

  • 社戏 日期:2017-02-18 19:41:24 点击:396 好评:0

      萝卜溪邀约的浦市戏班子,赶到了吕家坪,是九月二十二。一行十四个人,八个笨大衣箱,坐了只辰溪县装石灰的空船,到地时,便把船靠泊在码头边。唱大花面的掌班,依照老规矩,携带了个八寸大的朱红拜帖,来拜会本...

  • 人与地 日期:2017-02-11 20:42:29 点击:831 好评:2

      记称“洞庭多橘柚”,橘柚生产地方,实在洞庭湖西南,沅水流域上游各支流,尤以辰河中部最多最好。树不甚高,终年绿叶浓翠。仲复开花,花白而小,香馥醉人。九月降霜后,缀系在枝头间果实,被严霜侵染,丹朱明黄...

  • 秋(动中有静) 日期:2017-01-25 22:29:39 点击:576 好评:0

      秋成熟一切。大河边触目所见,净是一年来阳光雨露之力,影响到万汇百物时用各种式样形成的象征。野花多用比春天更美丽眩目的颜色点缀地面各处。沿河的高大白杨、银杏树,无不为自然装点以动人的色彩,到处是鲜艳...

  • 巧而不巧 日期:2017-01-18 23:49:55 点击:171 好评:0

      夭夭心中正纳闷,且似乎有点不吉预感。   坳下马项铃声响越响越近,可以想象得出骑马上坳的人和那匹马,都年青而健康。   不一会,就见三个佩枪的保安队兵士上了坳,异口齐声的说:“好个地方!”...

  • 买橘子 日期:2017-01-07 22:10:08 点击:257 好评:0

    保安队队长带了一个尖鼻小眼烟容满面的师爷,到萝卜溪来找橘子园主人滕长顺,办交涉打商量买一船橘子。长顺把客人欢迎到正厅堂屋坐定后,赶忙拿烟倒茶。队长自以为是个军人,凡事豪爽直率,开门见山就说:大老板,...

  • 吕家坪的人事 日期:2016-12-29 22:34:19 点击:377 好评:0

    吕家坪正街上,同和祥花纱号的后屋,商会会长住宅偏院里,小四方天井中,有个酱紫色金鱼缸,贮了满缸的清水,缸中搁着个玲珑苍翠的小石山。石出上阴面长有几簇虎耳草,叶片圆圆的,毛茸茸的。会长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二...

  • 橘子园主人和一个老水手 日期:2016-12-20 22:06:05 点击:345 好评:0

    辰河是沅水支流,在辰溪县城北岸和沅水汇流。吕家坪离辰溪县约一百四十里,算得是辰河中部一个腰站。...

  • 枫木坳 日期:2016-12-13 19:21:51 点击:252 好评:0

    萝卜溪橘子园主人滕长顺,过吕家坪去看商会会长,道谢他调解和保安队长官那场小小纠纷。到得会长号上时,见会长还在和管事商量事情,闲谈了一会儿,又下河边去看船。 其时河滩上有只五舱四橹旧油船,斜斜搁在一片石...

  • 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 日期:2017-03-08 02:27:15 点击:110 好评:0

    我欢喜辰州那个河滩,不管水落水涨,每天总有个时节在那河滩上散步。那地方上水船下水船虽那么多,由一个内行眼中看来,就不会有两只相同的船。我尤其喜欢那些从辰溪一带载运货物下来的高腹昂头广舶子,一来总斜斜...

  • 动静(沈从文) 日期:2016-12-07 00:30:35 点击:372 好评:0

    冬日长晴,山城雾多。早晚全个山城都包裹在一片湿雾里。大清早雾气笼罩了一切,人家和长河,难于分辨,那时节只能从三种声音推测出这个地方的位置——对河汽车站的汽车发动机吼声,城外高地几个军营的喇叭声,市区长...

推荐内容
  • 做单

    不败销售职场秘籍:做单 引言 一软件销售在说服年轻的采购部经理。 软件销售:您好,...

  • 再选一个人生

    做单(全文在线阅读) 再选一个人生 谢正的方案是由设计院的阮文递交到客户手里的,让MB...

  • 在人生拐角处

    《在人生拐角处》是一本让你从别人的故事中找到自己生涯答案的书,畅销书《拆掉思维里...

  • 做只不妥协的蜗牛

    在人生拐角处(全文在线阅读) 做只不妥协的蜗牛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背景、资源,很多因...

  • 日本人缘何迷恋相扑

    在西方人眼中,相扑是一种荒唐的运动。他们无法理解,一些少年因体格超常被专门挑选出...

  • 朋 友(尾关宗园)

    一位年纪不大的熟人把他的友人带到我这里,并对我说:师父,这是我朋友,他说想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