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沈从文作品集
  • 一 天 日期:2019-11-17 18:54:48 点击:30 好评:0

    有时我常觉得自己为人行事,有许多地方太不长进了。每当什么佳节或自己生辰快要来临时,总像小孩子遇到过年一般,不免有许多期待,等得日子一到,又毫无意思的让它过去了,过去之后,则又对这已逝去的一切追恋,怅...

  • 遥夜 日期:2019-11-13 17:22:57 点击:20 好评:-2

    一 我似乎不能上这高而危的石桥,不知是哪一个长辈曾像用嘴巴贴着我耳朵这样说过:爬得高,跌得重!究竟这句话出自什么地方,我实不知道。 石桥美丽极了。我不曾看过大理石,但这时我一望便知道除了大理石以外再没...

  • 小草与浮萍 日期:2019-11-06 18:20:35 点击:59 好评:0

    小萍儿被风吹着停止在一个陌生的岸旁。他打着旋身睁起两个小眼睛察看这新天地。他想认识他现在停泊的地方究竟还同不同以前住过的那种不惬意的地方。他还想:这也许便是诗人告给我们的那个虹的国度里! 自然这是非常...

  • 水车 日期:2019-11-02 21:09:07 点击:41 好评:0

    我是个水车,我是个水车,它自己也知道是一个水车,常自言自语这样说着。它虽然有脚,却不曾自己走路,然而一个人把它推到街上去玩,倒是隔时不隔日的事。清清的早晨,不问晴雨,住在甜水井旁的宋四疤子,就把它推...

  • 流光 日期:2019-10-11 22:02:28 点击:130 好评:0

    上前天,从鱼处见到三表兄由湘寄来的信,说是第二个儿子已有了四个月,会从他妈怀抱中做出那天真神秘可爱的笑样子了。我惘然想起了过去的事。 那是三年前的秋末。我正因为对一个女人的热恋得到轻蔑的报复,决心到北...

  • 沅水上游几个县份 日期:2019-09-27 21:43:32 点击:72 好评:0

    由辰溪大河上行,便到洪江,洪江是湘西中心。出口货以木材、桐油、鸦片烟为交易中心。市区在两水汇流一个三角形地带,三面临水,通常有小重庆称呼。地方归会同县管辖。湖南人吃的洪江柚子,就是由会同、黔阳、溆浦...

  • 沅陵的人 日期:2019-09-27 21:43:10 点击:122 好评:0

    由常德到沅陵,一个旅行者在车上的感触,可以想象得到,第一是公路上并无苗人,第二是公路上很少听说发现土匪。 公路在山上与山谷中盘旋转折虽多,路面却修理得异常良好,不问晴雨都无妨车行。公路上的行车安全的设...

  • 一个多情水手与一个多情妇人 日期:2019-08-26 20:25:50 点击:746 好评:0

    我的小表到了七点四十分时,天光还不很亮。停船地方两山过高,故住在河上的人,睡眠仿佛也就可以多些了。小船上水手昨晚上吃了我五斤河鱼,吃过了鱼,大约还记得着那吃鱼的原因,不好意思再睡,这时节业已起身,卷...

  • 鸭窠围的夜 日期:2019-08-02 19:22:23 点击:758 好评:2

    天快黄昏时落了一阵雪子,不久就停了。天气真冷,在寒气中一切都仿佛结了冰。便是空气,也像快要冻结的样子。我包定的那一只小船,在天空大把撒着雪子时已泊了岸,从桃源县沿河而上这已是第五个夜晚。看情形晚上还...

  • 新湘行记 日期:2019-07-06 21:08:55 点击:454 好评:0

    新湘行记 张八寨二十分钟 汽车停到张八寨,约有二十分钟耽搁,来去车辆才渡河完毕。溪水流到这里后,被四围群山约束成个小潭,一眼估去大小直径约半里样子。正当深冬水落时,边沿许多部分都露出一堆堆石头,被阳光...

  • 湘西民族的艺术 日期:2019-06-04 23:17:03 点击:197 好评:0

    你歌没有我歌多,我歌共有三只牛毛多,唱了三年六个月,刚刚唱完一只牛耳朵。 这是我家乡看牛孩子唱歌比赛时一首山歌,健康、快乐,还有点谐趣,唱时听来真是彼此开心。原来作者是苗族还是汉人,可无从知道,因为同...

推荐内容
  • 努·里维斯的女友满头白发,这说明……

    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奥斯卡最后冲刺的时间,好片一部接一部推向院线,大牌明星们为了宣传...

  • 负重心安

    一次,德国女作家赫塔穆勒和朋友格拉斯乘地铁去斯图加特采风。临行前,赫塔准备了很多...

  • 炒股俱乐部里的组织学

    在大的社会组织里,如果成员异质性太大,会给合作带来不利影响。但在小的社会组织如炒...

  • 漂亮的失败是另一种成功

    当下是一个成功学泛滥的时代。在中国,很多扭曲和乱象,都与追求表面上的成功有关。我...

  • 人与火组诗

    休眠火山 经历过最深的夜,忍受了最残暴的光明 它记得鸟声灼成最后一道创伤 树根缓慢...

  • 河在峰头上流过

    秦岭历来是隐者的去处,现在仍有千人在其中修行。我去拜访了一位,他已经在山洞里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