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斗锅伙

时间:2022-11-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河西走狼 点击:

讨份子

  旧天津那会儿,有一种人惹不起,那就是锅伙。锅伙是嘛?就是丐帮,头儿叫团头,谁要是惹了他,准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斗锅伙

  天津南市属三不管地区,有三条街是团头陈三爷的地盘儿。靠着街上的铺子,他娶妻生子,还置了不少房产。每到月末,三爷就准时来街上,拿个洋哨儿,在每家铺子门前吹一声,伍角的份子钱就到手了。

  二十八日这天,三爷按老规矩,到了东头儿的第一家铺子,洋哨儿一吹,里面的伙计立马迎了出来。就这样,一上午一条街。

  谁知,就在第二天,三爷却在一家新开的书店遇上了硬茬儿。

  三爷亮出洋哨儿吹了一下,书店的伙计立马拿了伍角钱往外走,却被老板李先生叫住了:“嘛去?”伙计回答:“给三爷送份子钱。”

  李先生愣了一下,问:“哪个三爷?嘛份子钱?”伙计赶紧在他耳边解释了几句。李先生听后一脸惊讶,朝外望去,外面果然站着个四十开外的男人。

  三爷在外面等久了,没见里面有人出来,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第二次吹响了哨儿。下家铺子里的伙计见状,和几个在街上晒太阳的闲人围了上来,他们想看看谁那么大胆。

  伙计听到哨音响,赶紧告诉李先生:“按规定,三爷要是吹第二遍哨儿,就得给他双倍的份子钱了。”

  李先生皱了一下眉,扔下一句话:“不理他!”伙计不安地冲外面瞄了一眼。

  三爷身边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他见里面还是没人搭理,更来气了,鼓足了腮帮子,吹响了第三遍哨儿。

  这时,终于从店里走出一个穿着西服的年轻人,站在门口,拿眼瞅着他,一声不吭。

  三爷冷笑一声,也不说话,径直去了下家。围观的人小声议论起来,这家书店要有大麻烦了!

上手段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大早,书店伙计刚卸下头一块门板,就闻到了一股子臭味。他扔下门板,就去找李先生:“先生,锅伙开始报复了。您赶紧来瞅瞅吧。”

  李先生出门一看,门板上被泼满了臭大粪,路边的行人纷纷往外躲。李先生也不恼,吩咐伙计打水冲洗干净后,照常开门营业。

  到了第三天,门刚一开,呼啦一下子拥进来几十个叫花子,装模作样翻翻这本书,摸摸那本书,然后就嘻嘻哈哈走了。伙计仔细一瞅,发现凡是他们动过的书,里面不是脏手印,就是口水印,这书还怎么卖啊。李先生听后,呵呵一笑,嘛话也没说。

  隔天晚上,老天爷下了一场大雪。伙计早上刚一开门,忽然“扑通”一声,直挺挺倒进来一个人,把他吓了一大跳。仔细一瞅,是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身子硬邦邦的,已经冻死了。伙计吓得魂飞魄散,颤着腿去叫李先生。

  李先生却一点儿也不急,让伙计把尸首弄一边儿,自己不慌不忙上街去了。

  不一会儿,店里围了一群叫花子,一个胖子凶巴巴地嚷:“叫你们掌柜滚出来,我的兄弟怎么会死在店里,今儿要是掰扯不明白,没完!”伙计解释了半天,可他们就是不听,直嚷着要砸铺子。

  就在这当儿,李先生带着杠房的人抬着棺材到了店门口,准备把尸首入殓。胖子一把拦住了:“着嘛急啊?人死在你店里,这事给我们说清楚!”话音刚落,就进来了俩警察。

  李先生问胖子:“你是说人死在了我店里?”胖子回答:“没错儿!”李先生呵呵一笑,又问:“那你睁大眼睛仔细瞅瞅,尸首都冻成这样了,像死在屋里的吗?”胖子愣了一下,忽然跪在了尸首边:“我的亲哥哥啊,你死得好冤啊!”

  俩警察知道是锅伙找了个冻死鬼,想趁机讹诈钱财,终于忍不住了,踹了胖子一脚:“行了,别演戏了!人家李掌柜已经够意思了,棺材都买来了。哪儿凉快待哪儿,别在这儿给爷添乱子!”说完,挥起了手中的警棍。胖子知道没戏可唱,悻悻地走了。

  李先生赶紧叫人把死尸入殓,抬到郊外埋了。事后,伙计劝李先生:“还是请人跟三爷说和吧,不然这买卖就没法干啦。”李先生琢磨了一会儿,终于点头答应了。

叫 板

  伙计去传话,不一会那胖子跟着伙计过来了,牛气哄哄地对李先生说:“先请兄弟们上起士林开顿洋荤,再孝敬三爷一百块压惊钱,这事儿就算完!”

  李先生听后,笑眯眯地说:“劳驾您给三爷带个话,请他明儿亲自来一趟,把这事给了了。”

  第二天上午,三爷果然来了,穿马褂长袍,架个鸟笼,身后跟着一大帮人。李先生站在门口一拱手,开口就问:“三爷,您胳膊没事吧?”三爷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