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跳房子

时间:2022-10-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徐涛 点击:

  “跳房子”是简单质朴的民间小游戏,它在潜移默化中告诉孩子:做人要遵守规则,要一步步走,不要压线、不要越轨……

跳房子

  小孩子的游戏

  上世纪60年代末,在一个小县城里,有两个同在小学读书的孩子,一个是女孩,名叫殷小蓉;一个是男孩,名叫万小林。孩子们晚饭后常聚在一起玩游戏,最爱玩的游戏就是“跳房子”。

  跳房子,就是在地上画一个大方框,框里画上许多格子,格子里放一块扁圆的小石子,玩的人用一只脚跳着,把石子踢到另一个格子里,把所有格子踢完了,就算成功;要是石子压了线、脚压了线,或是两脚沾了地,就算失败了。

  殷小蓉是班长,每次她都先到,用粉笔在地上画好格子。她画的方格很规范,都是12格,孩子们管这叫“12间房”。小伙伴玩的时候,殷小蓉就坐在一边做记录。

  万小林也是天天来,就是成绩不好,天天给小伙伴垫底。忽然有一天,他出奇地大有进步,一连成功跳完两场。殷小蓉觉得很惊奇。眼看第三场他又快踢到12间房了,忽然,殷小蓉“啪”地放下纸笔,晶亮的眼光对着万小林,大喊一声:“下去!”万小林站住了,殷小蓉气愤地说:“你的成绩是假的,你在玩鬼点子骗成绩!”万小林说:“我玩什么鬼点子?”殷小蓉厉声说:“你要是不承认,从明天起,你不要来玩了!”万小林嘴一张,“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扭头跑回家。

  万小林的父亲是县里的干部,见儿子进门眼泪汪汪的,一问原因,十分生气,就带着他来到殷小蓉家,问殷小蓉:“玩个游戏而已,犯得着这样对待小林吗?”

  殷小蓉的父亲是个工人,赶紧向小林父子赔不是,又对殷小蓉说:“快给万叔叔和小林道歉!”殷小蓉倔强地说:“我没有错,他弄鬼点子骗成绩,要认错的是他!”

  小林父亲张口冷笑,说:“嗬,真新鲜,我倒想听听,他玩了什么鬼点子?”殷小蓉说:“他玩了三个鬼点子,但我现在不想说。”小林父亲不耐烦了,说:“那好,等你哪天想说的时候,你说给我听。”说着就拉万小林回去了。

  回到家里,小林父亲对万小林说:“跳房子有什么玩头?来,爸爸和你玩别的。”玩什么呢,小林父亲拿出一枚五分硬币,在手中抛了抛,说:“我们来猜硬币,你猜哪面朝上?”小林没有兴趣,就随口乱猜,奇怪的是,不管他怎么猜,打开一看,次次都猜准了,这下小林高兴了,父子俩越玩越开心……

  一年后,万小林的父亲升迁到外地,万小林要随父母走了,殷小蓉和同学来送他。小林父亲上车后,忽然对殷小蓉招招手,打趣地说:“小蓉,你还记得吗?小林玩的三个鬼点子是啥,你还没告诉我呢!”殷小蓉笑笑,说:“我记着呢。”

  大人的游戏

  过了不多久,殷小蓉也随父亲“支农”下了乡,从此,两个孩子天各一方。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万小林早已步入仕途,这一年,他被调到市房管局任局长。

  上任不久,万小林应邀出席一个行业协会的座谈会,参加的都是本地地产界的“大腕”。休息时,有人说:“找个什么消遣吧。”一个姓梁的老总拿出一枚硬币,对大家说:“来玩猜硬币怎么样?”

  大家围了过去,梁总拉开手提包,里面有一大把美元硬币,硬币旁还有一小串钥匙。梁总说:“我摸一枚硬币,你们猜硬币上的头像是谁。”有人说:“白猜有什么意思?要猜就来个有奖竞猜。”梁总说:“我包里只有这些硬币和这串钥匙,要不这样吧,谁能连续猜中三次,我就把这钥匙奖给他。”

  梁总这么一说,大家兴致高涨。可是头像有好多种,大家猜来猜去,很少有人猜中。有人忽然发现了站在后面的万小林,就嚷道:“让万局长来猜!”万小林笑着推辞几句,随口就说:“我猜林肯。”梁总松开手一看,嗬,还真猜中了。

  梁总又摸了两次硬币,万小林都不假思索,一口猜准,大家惊诧不已,万小林却笑着离开了。梁总追到外面,将钥匙塞给万小林,万小林大笑:“玩玩开心的,拿什么奖品?”梁总却收起笑容说:“钥匙虽小,讲的却是守信,众目睽睽之下,我说话岂能不算数?”他把钥匙丢进万小林的车内,转身走了。

  回到家里,万小林发觉钥匙圈上挂着张微型卡片,上面写着某小区几号房,不禁惊讶,原来这是一处豪宅的钥匙!万小林的老婆打趣地说:“都说你自小就会猜硬币,没想到还真有本事。”万小林没吱声,他心里清楚,不是他会猜,而是这个梁总和爸爸当年一样,会玩点小魔术。他记住了这个人。

  这天周末,万小林晚饭后在小区花园散步,忽然听见有人叫他,抬头一看,正是那个梁总。寒暄几句后,梁总说:“万局,我想上个新项目,最近有没有地皮要拍出啊?”万小林盯着梁总,盯了好一会儿,说:“棉纺厂附近有一块荒弃的地皮,你可以拍下来。”

  梁总知道那块荒地,紧挨着一个几十年的老旧工厂,环境极其恶劣,周围的在建楼都被迫成了烂尾楼,拍那块地岂不是往水里丢钱?但梁总不是普通人,他敏锐地从万小林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于是他笑着说:“拍那块地可要担风险啊,最好找一个合伙人,多上一份保险。”万小林说:“我介绍的,只有我来做替死鬼了。”梁总咧嘴笑了,说:“咱们一言为定!”

  不多久,这块地果然开拍了,竞拍人少,梁总轻松地以起拍价拿下了,他心里没底,询问万小林下一步怎么办。万小林说:“这块地两年内你不要动,押给银行做贷款,再用贷款收购周边的烂尾楼。”

  梁总立即照办,开始收购周围的烂尾楼,那些楼主真像碰见救星,白菜价脱手给他。梁总对万小林说:“同行都笑我是‘破烂王’呢!”万小林说:“你怎么看呢?”梁总目光炯炯地说:“我知道,你在下一盘棋,只是我不完全知道棋路。”

  万小林一字一句地说:“不错,我们在走三步棋,拍那块荒地是第一步,叫‘瞒天过海’,背后瞒着一个重大消息;收购烂尾楼是第二步,叫‘暗度陈仓’,在别人没有觉察到的情况下,收购价值即将暴发的资产。”

  梁总似有所悟,问:“那第三步呢?”万小林说:“第三步叫‘树上开花’,现在那个老厂面临困境,你将所有资金投到老厂参股,当这一片价值整体暴发的时候,咱们来个颗粒归仓,尽收囊中!”

  梁总动了血本,参股到那个揭不开锅的老厂。一年后,一文不剩的梁总真是连买早点的钱也没有了。正当有的同行幸灾乐祸时,一个消息像重磅炸弹炸开了:老工厂很快将搬迁到外地,这块优质地皮被规划为商贸中心,一夜之间,这片地皮和老厂的价值暴增!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