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青春追忆(第09章)

时间:2022-10-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川端康成 点击:
青春追忆(全文在线阅读)  >   第09章

    两个姑娘来了,御木家里首先变得情绪不安定的,当然是媳妇芳子。储藏室般的女佣房间给收拾干净,安顿了千代子;三枝子进了弥生的房间,芳子觉得这个家里到处都和三个姑娘脸碰脸的。

    御木听到了好太郎对顺子说的话。

    “女佣房里有个高窗吧。千代子老是站在那窗户前偷看我的房间,芳子说,讨厌死了。妈妈你去对她说一声,叫她别再偷看了。”

    “那窗很高,不站起来可偷看不了哇。”

    “像是迷迷糊糊站在窗前似的。”

    说的是女佣房间的里窗。那是为了通风和照明才安的,矮个儿的女人不踮起脚,眼睛够不到窗户,以前住里边的女佣人,甚至都忘了还有这扇窗户的存在。

    “大概不是想偷看你们房间吧。那孩子经常迷迷糊糊的呀,我去告诉她一声得了。那孩子怎么样,芳子说了些什么?”

    “没听见说什么。像是挺好的嘛。鞋呀什么的,芳子教了一遍,就擦得干干净净,收拾厨房也没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最好的呀,答应得很利索。”

    “是啊,声音挺可爱的。来我家后,声音变得开朗起来了哟。脸色、动作不也活泛起来了吗?刚开始看到她时,还想着她胸部有没有什么病呢。看来不像非生理性的胸部病。”顺子像是对来家后的千代子抱着好感似的。

    “从高窗迷迷糊糊地朝外张望,也是那非生理性胸部的病在作怪吧。”好太郎笑了。好太郎白天不在家,没有芳子那么留心注意。

    “芳子没觉得难使唤的事吧。”御木问。

    “没有什么难使唤的地方。”顺子回答说,“就是打发她出去像是不大愿意。”

    千代子才来了一星期,御木就打听起千代子的事,那是很少见的。

    千代子来的那天,他曾想叫千代子“快去洗洗头吧”,可千代子如果不听,便会变成一句瞧不起她的话,所以,御木对千代子的事不闻不问。

    在家里御木睡觉最早,有一天他做梦醒来,半夜里去上厕所。那一夜的梦里,出现一个高中时代的同学,这回成了外务大臣的随行人员,正要从羽田机场出发去美国,御木去送行。回家的路上,坐上了也去送行的同班同学的小轿车,说是朋友的车,实在是顺便搭上了新闻社的便车。车在大森附近寂静的街上奔驰,座席背后有一只大口袋,装着什么东西在里面动来动去的。口袋一会儿这里鼓出一块,一会儿那里瘪进一块;口袋一鼓出来,就蹭着御木的后脑勺。

    “里面装了什么东西啊?”

    “蝙蝠呀。翼手目的兽哇。你没看见过吗?飞机场上到处都是那玩意儿。让螺旋桨的风一吹呀,啪嗒啪嗒地都往下掉呢。”

    “我可没见过……”

    梦到这儿御木醒了。

    朋友作为外务大臣的随行去美国实有其事,报纸上都登出来了。御木本来想去送送朋友,结果还是没去,所以做了这样的梦吧。

    他家房子是不方便的旧式建筑,上厕所非得从二楼跑到楼底下才行。楼梯走到一半,忽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真没劲啊。”御木怦地心里一跳。这时他完全醒了。听出来那是千代子在说梦话,可爱的声音发出了极具野性的叹息,御木笑出了声。她到底是在说“真没劲啊”,还是在说“真没趣啊”,他虽没听清楚,但那肯定是起身后的千代子,自己也想不到的野性呻吟。如果只是野性,御木也许就此一笑了之。可那又像是极其虚无的东西。御木有些担心,那声音像是积累在千代子心底的毒素,第一次吐出来似的。

    也许是来御木家以后没劲吧,可又好像不仅仅如此。

    梦话、胡话声音就是再大,听的人还是属于偷听之类的。御木没有把听到千代子说梦话的事告诉家里人。只是从那晚上开始御木感觉到了,千代子的心里有什么“真没劲”的东西。

    千代子来到这个家以前的生活和现在的生活,差别相当大吧。可她的根生在东京,不久就学会并习惯了现在的生活,谁的眼睛也没看到她有什么野性的地方。

    三枝子比千代子晚了将近二十天左右,可还是在她母亲结婚之前来到了御木家。不用说她拿来的行李与千代子的行李天差地别。连柜子都有,让搬运公司搬了来。

    “房子已经卖了。母亲打算呆到婚礼那天,可我想先把行李搬出来。等我找到工作,找到房子再搬过去,决不想麻烦拖累你们大家。”三枝子说。

    “没关系。”弥生打断了那话头。

    “京都的人在我家出出进进……妈妈也胖了起来,真讨厌。”

    御木在旁边听得出来,三枝子的母亲在结婚前,已经和京都的纺织厂老板好上了。御木的眼前,忽地浮现出-原忌日那天,端坐在茶室里的鹤子,忽地又消失了。三枝子用偏爱母亲的眼光把母亲看得过于年轻,于是觉得凭鹤子的年龄不该找个“甲子老公公”做对象。两人过早的交往又让女儿三枝子看不下去,这才想着尽早离开家。

    细长脸的三枝子忽闪着那双大眼睛,那湿润的瞳仁映衬着睫毛的影子。

    “干爹。”三枝子叫了声御木,“我觉得和京都人结婚,妈妈得不到幸福。和爸爸那会儿,妈妈也有不应该的地方。”

    “三枝子从小是爸爸的好孩子,所以会这么想。”-

    原很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御木觉得-原与鹤子分居,与广子同居时,他可真能受得住和三枝子离别的痛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