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青春追忆(第21章)

时间:2022-10-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川端康成 点击:
青春追忆(全文在线阅读)  >   第21章

    启一的车会不会撞在千代子身上发生事故呢,一种奇怪的狂想袭击着御木,那是因为无法知道千代子的行踪而引起的。

    好太郎去了日本桥,跑了好几个大的陶瓷店,都说没有叫若山的店员。

    “什么陶瓷店,该不是吹牛吧。”御木说。

    找不到若山,那么,千代子去了若山处的预想照例说不该消失,但御木反而不安起来。没有任何线索。警察方面也没来什么通知。

    御木的不安拖着尾巴,启一和千代子在御木的脑海里忽地连在了一起。这才引起了狂想。启一兜生意的车,又会在什么地方偶然地遇到千代子吧。御木甚至觉得这种偶然其实不是偶然,像是一种必然。而且它还被狂想成事故的形态。启一和千代子病态的东西,也许已经毒化了御木的头脑吧。也许御木自己的身体里,有了对于两人的病态想象吧。

    启一的车载着千代子,两人一起发生事故了吧,或者是千代子走着,启一的车撞上去发生了事故。总之,两人相遇是以事故形式出现的这种狂想,让御木觉得很烦闷。

    御木觉得这种想法是由于担忧两人的安危的心理动荡才产生的,确实如此;但他又怎么也不能排除它是不是一种诅咒的疑虑。

    启一也好,千代子也好,都是遥远过去的因缘,一时流入御木生活中来的。御木直到现在才想到,那因缘是阴暗的东西。旧因缘中,有没有凶兆呢?启一的父亲道田,千代子的父亲石村,这些人自身的存在,是不是人群中凶兆般的生涯呢?

    而且,遥远的过去,两个人的一生与御木的接触点,是御木近五十年生涯中的阴影。这旧的阴影在御木新的岁月里,可以说没有必要让它再苏醒。

    就是说,御木和道田的缘分,在学生时代道田自杀的时候,已经切断了。那时候,与其说道回想把婴儿启一的将来托付给御木,不如说,他是抱着敌意与憎恶死去的。九州碰到老友出水时听到的那番话,当然有第三者记忆多年以来夸张的成分,但绝不能说是全无根据的杜撰吧。大概常常忘却过去,不钻牛角尖的性质也变成世俗乐天派的一个要素吧,这个御木从道田儿子的成长过程中,感到了眷恋过去的喜悦,他没有什么深深的警惕,不仅资助启一学费,还把他作为“家庭的朋友”迎进门来。

    妻子顺子对这种人际关系已经习惯了,并不在意;但九州回程时在京都旅馆过的那晚,听到了出水关于因缘的故事,从那以后她就开始注意起启一来了;而御木却说“因缘”和“缘故”是两码事。

    当启一意识到自己脑子有毛病时,他对于御木不用说充满了感谢之意;他从弥生身边干干净净地离开,还要赶出千代子,都是想赶走打搅这家生活安宁的恶魔吧。

    至于千代子的父亲,比起启一的父亲道田来,和御木没有直接的关系;如果硬要算有,那么那是御木结婚前,让顺子蒙受痛苦的灾祸;御木和顺子一起的生活里,石村女儿的接近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吧。

    决定让千代子留在自己家里,御木夫妇的心理与其说是天真,不如说是无力。很少拒绝人的顺子,不知道千代子是石村的女儿,只把她看做与自己一样毫无瓜葛、志愿来当女佣的人。他们只不过是任随当时情况的自然发展,所以御木应该有责任。

    御木让家庭平安无事的气氛弄习惯了,简直到了门户大开的地步。像个健康的人忘记了摄生一样。不管是否有过去的坏因缘,甚至反而因此将启一和千代子引到家中,给他们许多照顾。这看上去是一种美德,但对人生,也许是一种傲慢。连同御木平俗的作风,他的生活不也是弛缓的证据吗?

    御木在安全地带,他将启一和千代子也迎进了安全地带,可他们却并不安全。

    而且,女儿弥生也因为御木的欠考虑,被启一弄得伤透了心。应该说,启一也受了伤吧。当时,要把千代子留在家里的时候,弥生也曾表现出来自某种不安预感的反对。

    千代子离家出走后,御木觉得安全地带动摇了,再追溯到启一,更觉得对女儿有愧,对自己的生活他觉得有必要重新反省。

    可是当时既然把千代子留在家里,就不可能再去了解她的来龙去脉。

    “请三枝子来一趟,让她查一查放在我们家的柜子里的东西有没有少了。”弥生说出了让御木意想不到的话,“不是怀疑千代子拿了什么,可她毕竟是不知跑到哪里去的人嘛……”

    “柜子上了锁没有?”

    “锁是上了,只是看一看哟。让风过一次也好嘛。”

    “钥匙放在弥生你手里吧。”

    “是放在我这里,怎么啦?”

    “假如少了什么东西可让人心烦。”说着,御木的眼光暗淡了下来,“你怀疑出走的千代子吗?”

    “不是那么回事。”

    “以前有过好太郎用掉三枝子存款的事情,真为难呐。”说着,御木盯着弥生望了好一会儿,“你觉得有什么少了吗?”

    “我们家有什么少了吗?”

    “上回有过蔷薇花的事情。”

    “那可不能算是一种偷窃。”

    “千代子对三枝子不知是嫉妒还是憎恶,老把三枝子晒着的衣服给狗咬,爸爸不知道的事可多呢。”

    “还有什么事?”

    “三枝子去洗澡的时候,敲碎她手表上的玻璃啦,把她的耳环扔到院子里去啦,这样的小事接连不断地有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