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俏活

时间:2022-10-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任荣婷 点击:

  所谓“俏活”,就是说这个活儿啊,你付出的少,得到的多,和“肥差”的意思差不多。哪儿有那么轻松的好事儿啊?还别说,真让老吴给撞上了!

  老吴退休不久,最近得了个“俏活”,给人看房子。房主买了北塔寺前的三间联排小平房,一天给老吴100块,白天在门口看着,不能让任何人进去,院子也不行。到了晚上就能回家。

  虽然搞不明白这三间破平房有什么值得看的,但管它呢,只要房主肯出钱,老吴乐得挣这个轻巧钱。白天带张藤椅、一把水壶,听着广播,在院门口望望天,钱就到手了。

  房主每月20号都会给老吴结一次工资。转眼又到20号,房主来了。房主是个大男人,但皮肤白得像个小姑娘,身子骨也单薄。一见到老吴,房主就问:“最近没什么人过来吧?”

  老吴拍胸脯保证:“放心吧,我白天看得可紧了呢。”

  房主一边点钱给老吴一边说:“晚上你甭管,白天看好了就行。”

  其实,老吴跟房主说过好几次,他可以留下来值夜,不用房主加钱,但房主都拒绝了。老吴猜,保不齐是这片要动迁了,房主得了小道消息,先一步来押房,套拆迁款的。

  老吴接过钱数了一遍,发现多了五百,当时就要还给房主,房主却说:“这是奖金。记住,千万别让人进去,你自己也不行。”

  老吴不喜反怒,他是个认死理的倔脾气。他把多出来的五百块往房主手里一塞:“无功不受禄,不是我的我一分不多要。”

  房主见老吴态度坚决,收起了钱。他一斜眼,瞥到老吴的手腕,好奇地问道:“你手腕上的红袋子里是什么?”

  老吴压低声音,说:“这是我请的平安扣,据说是以前宫里流出来的宝贝。您看,这玉多透。”老吴小心翼翼地把袋子的东西拿出来给房主看。

  谁知房主只瞟了一眼,就轻飘飘地说了句:“假的。”

  老吴立马急了,要知道他可是花了两万从古玩店买的。店主他还认识,是他邻居王二。

  房主指着平安扣说:“你看这包浆,明显是做旧的。要是没花几个钱,留着玩吧。”说完,房主就走了,留下老吴心里翻江倒海。

  留着玩儿?老吴心想:说得轻松,两万块啊!

  一回家,老吴就气冲冲地找王二算账。一开始,王二抵死不承认,老吴就照葫芦画瓢把房主说的那番话说给王二听。王二明白了,这老头是碰上行家了。

  王二只好灰溜溜地给老吴退钱。到嘴的肉又吐出去,王二心里不是滋味,他越想越觉得憋屈,必须教训教训那个多嘴的人。王二就跑去跟老吴套近乎,说自己也是被骗的,问老吴是听谁说的。

  老吴没多想,把前后事情讲了个遍。王二心里暗想,要找几个兄弟教训教训那个房主。王二一连在平房前蹲了几天,房主都没出现。

  就在王二快放弃的时候,这天晚上,王二终于等来了房主。房主打开院门,王二悄悄跟了过去。王二见到院子的地上有一把锥形工具,觉得眼熟,还想看个仔细,房主却从屋内出来,把锥形工具拿进屋去了。王二把一切看在眼里,悄悄走了。

  这天值完班,老吴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到了晚上,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忽然想起今天走之前,忘记检查院门有没有锁。于是,老吴赶紧披上衣服、拿着手电,去了那排平房。老远,老吴就看见有个黑影在翻院墙。老吴曾当过兵,有点擒拿的底子,转业后一直在钢铁厂做工,身体壮实得很。他悄悄绕到那人身后,趁其不备,一下就把对方从墙上揪了下来。

  那人摔得不轻,老吴上去就打。小偷被打急了,吼道:“住手!看看我是谁!”老吴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王二。再看王二身边,一个黑包鼓鼓囊囊,收获不小。

  “好你个王二,走!跟我去派出所。”老吴拽起王二就要走,只听王二冷冷地说:“老吴,我劝你别去,到时警察还不一定抓谁呢。”

  原来,王二那天在院子里发现的锥形工具是盗墓贼专用的铁锥,又见那房主皮肤白得不正常,行事古怪,就起了疑心。回去的路上,偶然瞥见了北塔寺的报恩塔,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伙盗墓贼。他们买下了这排平房,想从寺院围墙外挖地道,进入报恩塔的地宫偷文物。

  这之后,王二一直趁夜色来监视这伙盗墓贼的动向,对方只有两个人,晚上作业,黎明前离开。他们白天不留在房子里,却雇了老吴看房子。一旦有什么异常,好快速脱身。到了晚上,两人都会进入地道作业。那些被偷出来的宝贝,都放在屋里。王二决定来个黑吃黑,没想到老吴突然出现,插了一脚。

  老吴听得目瞪口呆,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盗墓贼的共犯!王二见老吴被唬住了,劝说道:“我说老吴,这事儿本来跟咱俩没什么关系。东西是他们偷的,地道也是他们挖的,咱俩不过就是跟着发点小财。就算那俩盗墓贼给抓到了,他们也只能承认那些被查扣的赃物。咱俩回去把东西一卖,钱一分,然后就当没这回事,多好啊。”

  王二这番话说得巧妙,一口一个“咱俩”,把老吴拉成了同伙。老吴想了想,问王二这些东西值多少钱。王二预估了一下,说是八九万。

  老吴一挠头说:“有点少,你把它送回去,别惊了这伙贼。我们明天晚上来,给它来个包圆。反正有人当替罪羊,不如干把大的。”王二听后,直夸老吴有远见。

  第二天晚上,王二跟老吴一起翻进了院子,借着月光,两人倒也能看清路。一进门,老吴就看到满地的瓶瓶罐罐,看起来这俩盗墓贼收获不小,估计地宫里那点宝贝都被他们给掏空了。

  王二看到这些宝贝两眼放光,撑起带来的旅行袋,不停地往袋子里装。有件大的青铜器,包里塞不进去,王二舍不得放弃。再看老吴,从进屋开始就四处张望,根本不帮忙。王二来气了:“老吴,咱俩可是合伙,你就累我一个人,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分给你钱!”

  老吴本来背着手在地道口附近转悠,听王二这么说,从兜里掏出一捆麻绳扔了过去:“那么大的东西,得用绳子捆起来背着!”

  王二一阵窃喜,在老吴的帮助下,没多久就把青铜器固定在自己的肩上。王二说:“老吴,这青铜器是我背出去的,得算我一个人的。其他东西咱俩平分。”

  这时,寂静的屋内忽然发出“嘶嘶”的声音。王二被吓得不轻,定睛一看,老吴居然在摆弄收音机!

  王二怒了:“你是不是疯了?快关了,别让地道里那俩听见!”

  老吴却淡定地冷哼一声,不仅没关上收音机,反而把音量调到最大,扔进了地道。王二想站起来去阻止老吴,却忘了自己背上有件青铜器,被惯性甩了个大跟头。

  地道里那两个盗墓贼听到上面有动静,赶紧跑了上来。其中一个,正是那房主。

  王二和两个盗墓贼各自傻了眼,老吴把屋里灯打开,大声地说道:“我虽没钱,但也知道什么钱能赚什么钱不能赚。没想到,我竟然在给你们这些地老鼠看门,想想都觉得恶心!”

  盗墓贼和王二还想发狠,但警察早就埋伏在门口,为他们准备好了手铐。

  原来,那天老吴从王二嘴里听到事情的真相,心里十分懊悔,这么俏的活,肯定有问题,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如果他强行把王二送到派出所,盗墓贼很有可能闻风而逃,老吴只好想了这么一个以退为进的方法。

  现在,老吴以他自己的方式弥补了过错,不管是盗墓贼还是起了贼心的王二,全都被抓了个现行。这才是老吴嘴里说的“包圆”!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