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谁砸我的车

时间:2022-09-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陈建勇 点击:

  天上掉铁饼

  这天中午,我跟朋友喝了一点酒,但没听朋友劝阻,驾车回家了。现在酒驾查得紧,所以我集中精力注视远方,这样就可以在警察没发现之前及时躲避。就在快到家时,我的车突然剧烈地震了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到了。我脑子乱了,要是撞上人就完蛋了!

谁砸我的车

  我下车察看有没有撞到人,还好,连个人影也没看到,我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再检查车,发现车顶上直挺挺地插进了一个圆圆的大铁饼,有十来厘米深!

  这铁饼要是从前面挡风玻璃砸进来,那不要了我的命?这不是谋杀吗?太可怕了,我气得要命,拿出手机要报警,正在这时,我猛地想起自己是酒驾,又不敢打了,心想不如自己先看看现场什么情况再说。我看着这铁饼砸成这个样子,至少从七八米的高空坠落才能形成。这附近没有七八米高的建筑,人徒手又扔不到那么高,铁饼从哪里来的?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

  经过观察,我发现路旁虽没有高层建筑,但有几棵大榕树,树枝延伸到路中间,足有十米高,是不是有人把铁饼弄到树上再扔下?想到这里,我仔细观察这几棵树,树上没发现什么,但在它不远处,发现下水道井盖不见了,那不正是砸我车顶上的“铁饼”吗?

  看来是有人就地取材,用这个井盖来砸我!

  如果是这样,那他要卸井盖,还要弄到树上,如果附近有人,肯定能看到。我向四周看了看,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个垃圾站,那里有四五个清洁工人在一棵大树下吃西瓜、休息,他们那里或许能发现什么线索。

  我走了过去,很客气地向他们打招呼,并递上中华烟。这时,其中一个自称李大胆的站出来,说他们都不抽烟,什么都没看见。

  我还没问,他就说什么都没看见,这一下就露了馅;还有,他们当中有的牙齿都黑不溜秋的,手指明显有烟熏的痕迹,却声称“不抽烟”,目光还躲躲闪闪的,肯定有问题……

  是他砸的

  我没报警,也没打电话叫保险公司来人看车,因为我这是新车,买的保险要下个月才生效,我只好把车开回家了。

  回家后,我想到“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就让人在垃圾站附近贴了一张启事:谁要告诉我砸我车的人是谁,或者提供有价值的线索,奖5000元。

  那个李大胆,可能是怕别人把奖领走,马上来电话,说他知道,不过奖金要一万,因为他们五个清洁工都看到了,见者有份,一人只要二千。

  我只想知道是谁砸了我的车,一万就一万。我带着一万元钱,又来到垃圾站,当着几个人的面,把钱交给李大胆—我怕李大胆一个人昧了钱。

  李大胆接了钱,指着公路对面一个修自行车的人说:“找那个修自行车的伍师傅,就是他。”

  我向李大胆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正在修着车。他一个修自行车的,为啥砸我的车?我跟他有什么仇?还是别人雇凶害人?带着疑问,我领着李大胆这个证人,气呼呼地来到伍师傅面前,质问他为什么要砸我的车。伍师傅忙解释不是他砸的,而是他的儿子小强,说着,他指了指一旁的一个小孩。我看着也就十来岁的小强,疑惑了:“你儿子砸的?他能把井盖弄到树上砸我的车?”

  这时,伍师傅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小强从家里出来时带了一些鞭炮,这两天没事干,就玩鞭炮。他在井盖上放,鞭炮一响,点燃了下水道里的沼气,引起了爆炸,把井盖冲起七八米,落下来刚好砸到车上。

  我在电视上见过放鞭炮炸井盖的事,但没想到能炸这么高,还让我撞上了,真倒霉!我没好气地说:“伍师傅,你是监护人,我只找你,你就赔钱吧!”

  伍师傅是个老实人,没说别的,只问要赔多少钱。我的火气还没消,不客气地说:“换个车顶,七万。”伍师傅“啊”了一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大胆听到这里,就把我拉到一旁说,小强五岁时没了母亲,后来跟着爷爷在家生活,爷爷半年前生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上个月去世了,现在只有跟着伍师傅到城里来。父子俩来城里时没路费,还是向村里人借的,哪赔得起七万?

  听了李大胆的话,我就反问道:“你的意思他不赔了?”

  李大胆又解释说,伍师傅准备赔,他要按月赔给我,他盘算着让孩子去发广告、传单和捡捡破烂什么的,他修自行车,两人能赚多少就赔我多少,解释之后,李大胆恳求我,说:“您大人有大量,让他们少赔点吧。”

  孩子这么小,叫他去捡破烂发广告?我不敢相信,再看看小强,见他眼眶里还闪着泪水,我有些心酸。看伍师傅是这种情况,我哪忍心叫他赔这么多,便说:“算了,不换车顶了,把那个洞补一补算了,反正车顶上也不影响美观,就二万吧。”

  另辟蹊径

  伍师傅看我一下减了五万,一个劲地点头,表示一定赔。李大胆想跟伍师傅说点什么,又没说出口,最后以商量的口气跟我说:“老板,我想了想,这事小强有责任,但我觉得管下水道的城管局也有责任。”

  李大胆的理由是:城管局在建造下水道时,井盖为什么不与井架连起来?他看电视里,好多城市下水道井盖与井盖架是相连的,那样井盖就不会被炸飞,所以说他们也有责任。现在只要我找小强和城管局一起赔,剩下的事由李大胆来办。

  我对下水道建设工程要求不熟,但觉得李大胆的话有点道理,再说伍师傅情况又是这个样子,不如看看李大胆能不能从城管局要到钱。想到这些,我就鼓励他,说:“李大胆,你要是能从城管局要回一半,另一半我就不要伍师傅出了。”

  李大胆听我这样一说,就拉着伍师傅走到一边,嘀咕着什么,然后又走到我的面前,拿出我给的一万元,说:“老板,你的钱,还给你。”

  我疑惑地问:“这是奖励你们的,干吗不要啊?”李大胆这才说,这一万原本就是准备给伍师傅作赔偿用的。他们猜想我不会轻易罢手,这才从我这里要了一万,想帮伍师傅减轻一些负担,现在我这么大方,他们也不好意思要这一万……

  李大胆为什么这样帮伍师傅?是不是有亲戚关系?我问他,李大胆解释说:“什么亲戚啊,我们都是外乡人,在外面不容易。伍师傅是个老实人,平常帮我们修车,好多时候都不收钱,现在他家里又这么困难,我们不帮他,谁帮他?”

  我听了深深感动,接过李大胆手上的钱,走到伍师傅面前,把钱塞到他手上,说:“这钱啊,我拿出来了,就不会再拿回去了。我知道了今天这事不是有人要害我,更幸运的是那铁饼没砸我头上,这一万元就算我买个平安吧!这钱帮孩子找个学校,孩子还小,别让他去捡破烂发广告……”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