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麦客行

时间:2022-08-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廖华 点击:

  意外的邂逅

  老王是个麦客,每年到了麦收时节,他就会走乡串户,帮别人割麦子挣钱。

  这一年快到麦收时节了,老王给儿子王新打电话,说自己年纪大了,让他回来接自己的班。王新一直在外地打工,此时他一听就不乐意了:“爸,我在汽修厂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回来?我可不想和你一样,做一辈子的麦客。”

麦客行

  老王一听火了:“做麦客怎么了?我就是做麦客才把你养这么大!无论如何你得回来一趟,做完这一趟,以后干不干由你!”老王气呼呼地挂了电话。知子莫若父,儿子从小鬼点子多,对机械类的东西有天赋,但正因为儿子太聪明,老王总觉得有点不踏实。再说儿子都快三十了,还没娶媳妇,让他如何放心得下!

  转眼到了和其他麦客们一起出行割麦的那天,王新还没回来,老王生气地出了门,却在门口差点和儿子撞个满怀。王新一脸不情愿地说:“爸,我回来了。”老王把一套麦客家什扔给他:“上路!”

  一路上,不时有拉着大型收割机的拖车从身旁驶过。见儿子闷闷不乐,老王开导他说:“咱农民做麦客挺好的,把自己地里活儿干完了,就去收麦子,既帮了别人,又挣了钱。今年麦子长得好,肯定能挣着钱。”

  不料,王新却摇摇头泼冷水:“我看啊,今年这活儿难找。”

  到了目的地,老王看着那满眼金黄的麦子,恨不能挥着镰刀一头扑进地里,甩开膀子大干一场。可一打听却傻了眼,往年的老主顾们今年都不请麦客了,他们都请了大型收割机,收得快,还省钱。

  一连找了两天,都没有找到活儿,老王急得嘴上起了泡,王新却有些幸灾乐祸地说:“我说找不到活儿吧,你们偏不相信,也不看看都什么年代了……”

  老王看着麦地里轰鸣作响的收割机,脚一跺,说:“走,去麦子梁!”麦子梁接近山区,那里地块小、地势起伏,不适合大型机械作业。老王相信在那里一定能找到活儿。

  麦子梁不通公车,老王他们只能走着去。半路上,只见一辆汽车陷在泥坑里,抛了锚。司机是一个长得挺水灵的姑娘,围着车急得团团转,见到他们,仿佛看见了救星:“各位大伯大叔,帮帮忙,帮我把这车推出来。”

  大家二话没说,都上去帮忙推车,只有王新站着没动。老王白了儿子一眼:“站着干吗?快过来帮忙啊!”

  王新懒洋洋地说:“人家叫大叔大伯帮忙,又没叫我。”

  姑娘听他调侃,不由得白了他一眼,自己动手推车。很快,大家喊着号子,把车推出来了。姑娘向大家连声道谢,王新却说:“我看呀,这车推出来也走不了。”

  姑娘瞪了他一眼,“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却怎么也打不着火。

  王新得意地笑了:“我没说错吧。不叫哥,这车就走不了。”

  老王大怒,举起手里的烟袋杆就要打儿子:“都什么时候了还尽说风凉话?还不快点上去帮忙!”

  王新这才上去打开车头盖,摆弄了一会儿,那车一下就打着火了。姑娘没好气地说了声“谢谢”,就开着车一溜烟走了。

  老王见儿子露了这一手,顿时觉得很有面子。不过转念一想:人家小伙子看见这么俊的姑娘,早上去巴结了,偏偏自己儿子是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也难怪快三十了还娶不到媳妇,他不由得叹了口气。

  到了麦子梁,老王找到一个名叫老李的老主顾,他家有好几十亩地。老李见他们来了,高兴地说:“今年麦子丰收,正盼着你们呢。”

  老王说:“咱们还是按照去年的老价钱吧。”

  老李却摇摇头说:“物价涨了,你们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我给加十块钱吧。”

  老王回头对儿子说:“看见没有?咱们有活儿干了。这位老主顾多仁义。”

  特殊的较量

  很快,老王带着麦客们一头扎进地里,甩开膀子大干起来。正干得欢呢,身后响起了隆隆的机器声,回头一看,一个姑娘把一台小型收割机开进了地里。仔细一看,那姑娘不是别人,正是上午在路上遇到的那个!

  正在这时,老李喘着粗气赶来了,指着那姑娘说:“这是我家丫头,名叫李菁,一直在外面做生意。今年不知道她玩的什么鬼花样,说是要用机器收麦子。我说已经请了你们,再说咱们这儿的地根本用不了收割机,她偏不听。”

  李菁一见老王他们,顿时乐了:“我爸说请了麦客,原来是你们啊。你们帮我推车,我还没好好谢谢你们呢,回头请你们喝酒。”

  王新冷冷地说:“妹子,你真要谢我们,就把你那机器弄走,赏我们碗饭吃吧,可别光说得好听。再说,我看你那机器不行。”

  李菁白了他一眼,说:“那可不行。我这台机器,是我朋友厂子里的新产品,专门针对这种小型地块的。这样吧,你说我的机器不行,咱们就比一比。你们全上,我这边就一台机器,要是你们赢了,我带着机器走人;要是机器赢了,我付路费给你们,你们回家,明年也别来了,公平吧?”

  王新哈哈一笑:“公平!不过还得加上一点,我们要是赢了,你得叫我一声哥!”一看见机器,老王心里就凉了半截,见儿子那么自信,心里不由得很奇怪。

  老李苦劝不住,只得亲自挑了两块面积一样的地,供双方比赛。

  比赛开始,麦客们立刻挥舞镰刀,麦子一片片被撂倒在地。那边的机器也隆隆发动,铲倒了一片片麦子。麦客们知道这场比赛关系着自己的命运,一个个都使出了吃奶的劲,拼命想要把机器甩在身后,汗水如雨点般洒进地里。但不一会儿,机器的隆隆声就渐渐近了,很快就超过了他们。

  眼看着越落越远,老王心急如焚,手上越来越快,但瞟了一眼儿子,他不由得火了,原来刚才还卖力干活的儿子,这会儿却懒洋洋地走到一边休息了。老王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这就泄气了?还没分出胜负来呢!”

  王新却淡淡地一笑:“马上就分出胜负了,我们赢了。”

  “你小子说什么胡话呢……”老王话音未落,只听那机器发出一阵难听的嘎嘎声,停了下来。麦客们士气大振,镰刀翻飞,很快就追了上去。原来,那台收割机趴了窝,李菁和司机忙得满头大汗,却怎么也发动不了。

  王新喊道:“妹子,刚才我听声音就知道,你那机器不行。要不叫声大哥?我就帮你。”

  李菁红着脸说:“你不是吹牛吧?你要真能修好,叫十声大哥都行。”

  老王以为儿子开玩笑呢,没想到儿子扔下镰刀,真的去帮忙修机器了。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抓紧时机割麦子,他也顾不上教训儿子了,只好催促着几个麦客手下加劲,剩下的麦子已经不多了。眼看胜利在望,突然,隆隆的机器声又响了起来。回头一看,机器重新发动,又追了上来,儿子还在一边指导呢。这小子真的吃里扒外了!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