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铁锁忠魂

时间:2022-08-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吴嫡 点击:

  1.代号“铁锁”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大批的情报人员在山东地区活动,给日军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特高课的山田课长被军方催促得头昏脑涨,却始终抓不到中方情报人员的命脉。偶尔抓住一两个,也往往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角色,无法伤筋动骨,让他很是头疼。

铁锁忠魂

  这天,特高课终于抓住了一个有点分量的中国特工。那是一个年轻的中国男子,冒充日本人在俱乐部跳舞时,向舞女打听山田课长的生活习惯。谁知,那舞女竟是特高课女特务假扮的,她起了疑心,多次跟踪后,终于找到中国特工住的地方,并搜到了一张他还没送出去的字条。特工想吃掉字条,被女特务打掉了下巴,硬掏出来了。血迹斑斑的字条上只有几个字:特许公子向铁锁存货。

  这个中国特工被捕受刑后,终于扛不住交代了。此人代号公子,是个进步学生,从日本留学回来后加入军统,利用自己熟练的日文以及俊朗的外形,混迹于上流社会,搜集情报。他的上线是一个杂货店的老板。特高课立刻包围了杂货店,但老板早已逃之夭夭,看来是听到了风声。

  公子跟上线是单线联系,杂货店老板一跑,他不知道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了。山田恼怒不已,逼问他那张字条是什么意思。公子已经彻底被打怕了,哭丧着脸说:“说实话,我也不太理解,这是我上线告诉我的,他说党国面临的战争形势十分复杂,每个人都随时可能牺牲。如果他死了,没人知道我为党国效力过。所以,要用铁锁来保证我的利益。”

  山田顿时来了精神,要知道,即使是特高课,也面临这样的难题。特工工作,保密是关键,哪怕是自己的部门里,也总能混进一些双面间谍。因此,很多在外地执行任务的特工,都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大部分都是和上线单线联系。有时上线死了,下線就成了无主孤魂。

  现在就有两个找上门来的中国人,自称是特高课山口玉子的下线,问题是玉子在上个月被中国特工给暗杀了,临死前玉子把房子烧了,没有给中国人留下线索,但同样也没能给特高课留下任何信息。山田现在对这两个中国人难以信任,但若一杀了之,又担心传扬出去会使得以华制华的招募政策受到影响。

  山田曾想过很多办法来解决单线联系的特工身份保护问题,但只要有存档,就可能被窃取。因此,在保密性和意外情况之间,仍然没有办法兼顾,还是只能单线联系。难道中国的情报机构有了解决之道?

  公子招供说:“前几天,上线告诉我,鉴于我工作出色,上级特批允许把我的档案纳入铁锁的保护。这样即使我的上线牺牲,我也有机会继续为党国效力,或者等抗战胜利了,党国也能知道我的功绩。”山田急不可待地说:“说重点,铁锁到底是什么?”

  公子犹豫了一下说:“铁锁是一个人,就是在牌坊下修锁头配钥匙的那个哑巴。”

  山田一愣:“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一个哑巴,而且还天天在济南城最热闹的地方待着?”

  公子说:“反正上线就是这么告诉我的,让我去牌坊下找配钥匙修锁头的哑巴,把我的代号和上线的名字都告诉他就行。至于我干过什么,这些都不用说。我前天去跟哑巴说了,他一直也没看我,忙着给我配钥匙,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山田彻底被搞糊涂了,但不管怎么样,这是个难得的突破机会,他立刻部署特工们,不要贸然行动,先严密监视哑巴,看有没有什么异常动静。牌坊下墙角处果然有个哑巴,他配钥匙有些特别,摊子前竖着个牌子,写着“钥匙一分,修锁两分”。别人给锁头、钥匙,他就干活,没有任何交流。

  一天过去了,哑巴的生意并不怎么好,只挣了点小钱。他买了点馒头咸菜,回到住处,那是一间低矮的小屋。

  山田先派人调查了这间屋子,发现并不是租的,而是哑巴三年前买下来的,虽然低矮破旧,但独门独户,十分隐蔽。山田担心夜长梦多,还是先下手保险。

  事实证明他不是多虑,就在当天晚上他派人去抓捕的时候,正遇上两个人要带走哑巴,一番交火后,那两个人被迫撤退了,哑巴落入了特高课的手里。2.“铁锁”现身

  哑巴在深夜被抓进了特高课,他吓得浑身发抖。山田还是走先礼后兵的路子,他问哑巴,能不能听见别人说话。这很关键,因为很多哑巴同时也是聋人,如果他完全聋哑,说明公子说的都是假的,或者是公子压根就被他的上线骗了。

  哑巴点点头,示意能听见。山田松了口气,心头一阵狂喜,看来有戏。平时山田是不亲自审问犯人的,但这次他极其重视,感觉自己抓到了一个重要的机会,有可能把国民党的情报机构一网打尽。他特意把特高课的手语专家带在身边,方便交流。

  山田把公子带到哑巴面前,问哑巴是否认识他,哑巴点点头。山田心里闪过一丝疑虑,难道哑巴不是特工?一个特工,骨头再怎么软,怎么会一点刑都没动就招供了呢?山田问:“这个人跟你说了什么?”哑巴一脸茫然的表情,摇摇头。山田想了想,换了个问法:“这个人跟你说话了吗?”哑巴点点头。山田又问:“说了什么?”哑巴茫然地摇摇头,双手比画着什么。手语专家一看,说:“这根本不是手语啊。”

  山田心头火起,狞笑道:“看来还真是个特工,有骨头。来人,上刑!”行刑人一拥而上,哑巴发出了惨叫声。山田偷偷跟手下打过招呼,疼没关系,千万别危及性命。这群人都是老手,执行得十分到位,每一下都疼得要命,但又要不了命。

  折腾了一个小时,哑巴昏过去好几次,山田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他慢条斯理地走到哑巴面前,温和地说:“你这是何苦呢?国民党给了你多少好处,我给你十倍!中国人迟早是大东亚共荣圈的一分子,连他都投诚了,你又何必呢?”他指了指公子,公子急忙点头:“是啊,大哥,你掌握着那么多上下线的名单,只要随便说出几个来,你就发财了,皇军不会亏待咱们的。”

  哑巴连连点头,“啊啊啊”地哭喊着,两手乱比画着。山田看着身边的手语专家,问道:“他到底跟你说什么了?”专家无奈地摇摇头,意思是看不懂。山田气得把手里的茶杯都摔了,公子吓得大喊起来:“我都说了,你还保密干啥啊?”

  正在这时,一个特务跑进来,报告山田:“截获了中国人的密电!”山田精神一振,这是他下的另一步棋,他知道,如果哑巴真是重要的铁锁,那么他一旦被捕,中方情报机构必然会发现,而且本地机构肯定急于对外通信。他下令开启所有电台,四十八小时内全力监听,果然不出他所料。

  然而看完密电内容,山田又陷入了困惑。一段是向上报告的:“铁锁被抓。”另一段则是回复:“钥匙安全,勿忧。”然后这个频段就被更换了,没有监听到更多内容。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