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三戒碑

时间:2022-08-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江永年 点击:

  1.婆媳生怨

  明朝万历年间,徽州境内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旱灾,为求龙王爷开恩降雨,这天上午城里要举办一场盛大的“舞龙”乞雨大会。

三戒碑

  大清早,郭家的新媳妇黄秀英就开始挑水做饭。她今年刚从外地嫁到郭家来,新婚没几天,丈夫郭宏就去杭州做生意了,家里只剩下她和守寡多年的婆婆。黄秀英包干了家里所有的家务。但婆婆仍然整天板着一张脸,对她呼来喝去。

  不到半个时辰,黄秀英就把饭菜做好了,她走到婆婆房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道:“婆婆,早饭已经做好了,您起来吃了再去看舞龙大会吧!”

  好一会儿,婆婆才在里面一边咳嗽一边回答:“我今天不太舒服,你吃过饭一个人去看舞龙大会吧。”

  黄秀英本打算吃完饭下地干活的,没想到婆婆竟然让她去看舞龙大会,不禁喜出望外道:“那我去一会儿就回家给您做午饭。”

  话音刚落,婆婆又说:“瞧你这阵子忙里忙外的,难得上街玩一回,中饭我做,你只管看完舞龙大会再回家吧!”

  黄秀英第一次感受到婆婆的关爱,极为感动。她吃过早饭就出门了。她看到好几对年轻夫妻手牵手,有说有笑地往前走,不禁幽幽叹了口气。新婚第三天,丈夫郭宏就出了远门,虽说清明节赶回来祭祖住了一宿,但第二天一早他又出门了,到现在也没回过家。黄秀英一边自怨自艾,一边随着人流来到了府衙门口的空地上。

  不一会儿,响起了喧闹的锣鼓声。只见一群画着白脸黑脸、穿着破衣烂衫的“小鬼”蹦蹦跳跳地冒了出来,他们有的舞着大刀,有的舞着木雕的鲤鱼,中间一个黑脸长须穿着官服的“大鬼”,一步三摇地往前走,后面跟着一个替他打伞的“嘻哈鬼”,还有几个披着蓑衣的鬼怪。

  黄秀英不知道这些“妖魔鬼怪”的来头,直到听见有人大喊“钟馗”,才知道这是徽州民间流传的驱凶避邪的“跳钟馗”。“钟馗”带着一帮妖魔鬼怪闹腾了好一阵子才离场。

  接下来,精彩的舞龙表演正式开始了。

  首先入场的是草龙队。只见十几个穿短打衣裳的精壮汉子高举一条稻草扎成的长龙,鱼贯而入。这条草龙非常逼真,差不多有三丈长。一个大汉手举“龙珠”在前面引导,随着鼓乐伴奏,十几位壮汉舞起草龙,时而腾起,时而穿插,时而盘起,时而翻滚。其间又燃放爆竹、烟火,在烟雾缭绕之中,仿佛真龙降临人间。

  紧接着登场的是板凳龙。板凳龙是把龙的身段扎在长板凳上,龙头由一人高举,虽然没有草龙活灵活现,但时而喷火、时而吐雾的绝活也赢得了阵阵喝彩。

  黄秀英看完表演后,心里惦记着婆婆。她刚好看见一个叫卖“三潭枇杷”的小贩,听人说这“三潭枇杷”不但个大味甜,熬成枇杷膏更是治疗咳嗽的良药。她想到婆婆早上不停地咳嗽,便买了两斤。

  黄秀英不敢耽搁,走到了家门口。

  只见院门半开着,一个男人提着裤子走出来。婆婆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地站在屋里,脸上带着笑。

  黄秀英一怔,暗道自己回来的不是时候。她正想回避,那男人已瞅见了她,立即飞奔出了院门,但黄秀英还是认出他是地保李二槐。他去年曾到自己娘家给儿子提亲,但黄父听说此人奸诈险恶,一口回绝了。

  婆婆也看到了黄秀英,一下子拉下脸来呵斥道:“不是让你看完舞龙大会再回来吗?你存心跟我作对是吗?”

  黄秀英低下头,不敢说话。

  2.夜半敲门

  婆婆自打被黄秀英撞破奸情后,对她越看越不顺眼。没过几天,婆婆竟独自搬到斗山街的老屋去住了。

  黄秀英以为婆婆只是一时之气,过些日子气消了就会搬回来,却不知道婆婆是与李二槐私通,嫌她在家碍眼哩!但黄秀英仍然尽到了儿媳妇的本分,每天去给婆婆送菜送饭。有时婆婆不开门,她就把饭菜挂在门环上,悄悄离开……

  一转眼半个多月过去了。黄秀英一吃好晚饭,便闩紧门窗,然后挑灯刺绣,赚点小钱贴补家用。

  这天夜半时分,黄秀英刚熄灯睡下不久,便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以为是那些登徒子知道她一人独居想打坏主意,吓得缩成一团不敢吱声。

  谁知外面的人非但敲门不止,还叫喊起来:“秀英,快开门,是我呀!”

  黄秀英一听,是男人的嗓音,有点耳熟,但又不能确定是谁。她穿好衣裳,下床摸索着找到一根木棍握在手里,这才轻轻打开堂屋的大门,壮起胆子走出去问:“你是谁?若想图谋不轨,我可要喊人了!”

  外面男人“扑哧”一笑,说:“媳妇,我是你相公郭宏呀!”

  黄秀英不由心里一喜,正要抽掉门闩,可又收了手。虽说两人是夫妻,可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还没几天,这又几个月没见,她还真拿不准外面的男人是不是郭宏。

  黄秀英稍一犹豫,又问:“既然你是郭郎,那你说说上回你是何时离家的,分别之时又跟我说了什么?”

  郭宏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上回是三月十六早晨离开家的,分别时我答应给你买杭州最好的五彩丝线!”

  黄秀英听到这里,喜出望外地打开了院门。月光下,郭宏含情脉脉地望着她说:“秀英,你真聪明贤慧!”

  黄秀英进屋点上灯,郭宏则走到母亲房门口轻轻敲起门来。黄秀英叹了口气道:“前阵子,婆婆跟我呕气,搬到老屋去住了。我求了好多次,她都不肯搬回来。你明天去说说好话,请她搬回来跟我一起住吧!”

  郭宏听了,面露难色,他说:“明天天一亮,我就得赶到渔梁码头,因为我采购的那批文房四宝已经连夜装船,三天之内必须运到杭州,不然就赶不上‘西湖吟诗大会’,那些徽墨、歙砚如果不能马上脱手,会亏本赔钱的!”

  黄秀英听丈夫又要离开,不禁埋怨起来:“你们这些商人满脑子都是钱!你母亲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你既然回来了,总该去问候她一声吧!”

  郭宏见黄秀英不开心,就勉强答应了。

  第二天天刚亮,黄秀英醒来,发现郭宏已不在身旁。她还以为郭宏去老屋向婆婆问安了,便起床做饭等他回来,可一直等到日上三竿,郭宏也没回来。

  黄秀英以为婆婆留丈夫吃饭了,为了不打扰他们母子俩,也便没去找他。但万万没想到,她没去老屋,婆婆却气势汹汹找上门来了。婆婆在院里四下一瞧,就进屋找起人来,一边找还一边大喊着:“宏儿、宏儿!”

  婆婆没看到儿子,出来便指着黄秀英的鼻子骂开了:“你这贱人,为何要挑拨我跟宏儿的母子关系?宏儿他好几个月才回家一趟,你……你竟然不让他去看我一眼!”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