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与父亲

时间:2022-07-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管洪芬 点击:

  气温骤降,好在前几天给父亲网购的一些保暖衣物已经收到了货,趁着父亲来我家,便给他做了很多好吃的,吃完饭后又拿了那些衣物给他看:“保暖内衣现在可以穿了,毛衣毛裤你看天气情况……”

  都是根据父亲的实际需求买的物件,想来父亲应该喜欢,但他依然没忘说我乱花钱:“知道你们这些年经济紧张,又要还房贷,又要供两个孩子上学,还有家里大大小小的开支,赚钱不容易,就别老乱花钱,我的衣服都还可以穿,哪里需要买新的?”以往,听着父亲的话,我总有点失望,像一个等待表扬的孩子终究没有等到那句夸奖的话来。慢慢地,随着岁月流逝,我开始懂得父亲说这话的心境,他是心疼我,不忍心给我添负担,哪怕是些许的负担。意识到这一点,我的心境随之变化,与以往不同,就像这次,我几近撒娇地说:“爸,给你买,你就穿,你跟女儿客气什么?”

  于是父亲笑着,开始不厌其烦地叨叨起往常我对他的好,譬如,我一到冬天就给他买羽绒服。父亲说羽绒服不容易坏,用不着年年买新的。他说平日里有点感冒咳嗽不敢让我知道,就怕我小题大做,请了假带他上医院做检查,白白浪费钱……父亲又提起,有一年的春末夏初,我回娘家帮忙干活,那天忙得脸通红,父亲说,我那脸红得他至今都记得……父亲说得一脸的不忍,我听着却只是笑。印象里,这些话父亲人前人后已经说了好多遍,但我知道,他不是啰嗦,他只是太会满足。父亲一直是这样的人,他从不把自己的付出当回事,但哪怕我对他些微的好,便是他说之不尽的骄傲。

  时常我也会和父亲说我记忆里的事。我一直记得我十多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他急得给我四处求诊。终于探访到邻市有家医院治这病很厉害,父亲立马就带着我去了。那时交通还不发达,去时我们是坐船,回来时因为天色已晚没船坐了,于是父亲冒着雨高一脚低一脚抄着泥泞的近路把我背回了家。我还记得小时候羡慕邻居家小伙伴的红裙子,想要,母亲不肯,说家里本来就经济拮据,父亲却二话不说一口答应……

  我和父亲说这些时,父亲也只是笑,说多了他便摆手,说这不都是应该的吗?谁生的孩子谁疼。下午两点钟,父亲要回去,让我好好照顾自己。我点头,提出开车送他,心里想的是:爸,我会一辈子好好照顾你。

作品集关于父亲的文章 亲情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