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此生父子

时间:2023-03-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华松 点击:

  母亲打电话来,说是乡政府通知的,父亲可以办个残疾证。由于实在是手头事情太多,于是只好让大哥清早开车去接了。

  和父亲见面,是在中心医院的疼痛科,因为要先在那里评级。父子双目对视的那一刻,彼此心生怜惜,心照不宣。良久,父亲开口说了一句:"你头发啷个都白完了哦。"说完,心头很不是滋味的样子。

此生父子

  本来不想再去回忆我们父子之间的一路走来。因为每每想到父亲为我的付出,还有从小到大整个过程中的生活琐事和酸甜苦辣,我都会伤心大于幸福。尤其是有些零碎但依然清澈剔透的记忆,甚至让我感到深深地惭愧和内疚。但此时看到父亲那张原本刚毅的脸已因无肉而神态倦然时,父亲那写满倦意和辛酸而又劳累清贫的大半生,又不得不让我将心中太多的感慨,留存于字里行间。或许,也只有这样,也是对我无以言报的父亲和父亲最想得到的报答。

  除了将兄妹四人拉扯大,父亲一生无他求。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唯一就是好那口小酒。父亲也没读多少书,但他喜欢看书,而且还特别喜欢在与我们聊天时"引经据典".由于年事已高,加上原本也没非常精确的记忆,所以好多典故基本都是张冠李戴。但尽管如此,每次在接受他"教育"的时候我都不戳穿,将错就错,让他津津有味说个痛快。

  父亲向来要求我们,一定要多读书。所以,尽管家里当初家徒四壁,但只要稍有节余,父亲便会想方设法让我们多学点知识,尤其是偶尔还会买一本连环画,让我们兄妹四人手舞足蹈好半天。父亲从年轻力壮到现在走路都要靠双拐,一直都没有过华丽的衣服和舒适的居室,更没有吃过山珍海味,也没有出过远门休闲旅游。但父亲一直引以为豪的是,他的四个子女都很争气。尽管都没有上过大学成就一番事业,但无一例外都继承了他"勤扒苦做"的基因和习惯于过"细讨细吃"的日子,还有就是坚持夫妻之间的那份最真实、最淳朴的爱与珍惜。

  其实在两三年前,父亲都还是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凭借他曾经的身强力壮和一身正气,他的气场确实也能折服很多人。但近年来,随着身体每况愈下,他也慢慢的学会了认输。现在的父亲,无论与人说什么事情,都不再固执己见,甚至连争论都没有了。其实我理解父亲,他或许真的已在慢慢感受到生命尽头的临近,而心里埋藏着一丝恐慌。所以其他的事情,对他来说,就真的不值一提了。

  父亲在老家所有邻居的眼里,都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人。因为他对儿女的教育,要求都特别严格。哪怕只是一点小小的过错,也要上纲上线。拍巴掌和怒骂,是他对我们兄妹四人最有效、也最最严厉的一种处罚,至今我都还记忆犹新。曾经有一次,他在教育姐姐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的煤油灯都跳起老高并最终侧翻,全家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但这样的场面,在我的记忆中大约三次。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各挨一次,而我因为学习成绩好而成为了"漏网之鱼".而这,至今都是我在哥哥姐姐们面前"炫耀的资本".

  其实,父亲更多的是以身作则教育我们。他一辈子都黑白分明,正气逼人。而且从不走歪路、走邪路。无论在任何时候,他都讲究有礼有节而且先礼后兵,并特别强调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父亲"出门是老虎回家就是猫",而他的这些性格,也直接影响了我们兄妹四人,以至于基本都成为了他的"翻版".

  岁月,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强势的。当然,这对父亲来说,同样如此。虽然年逾古稀的父亲眼睛依旧明亮有神,但他的耳朵已经几近失聪。尤其是他受伤的双腿,如今基本已经无力行走。原本一直爱笑的他,现在也不太爱笑了,因为只要用腿时,他的嘴角都会流露出深深的痛苦。病痛就宛若一股致命的恶浪,正在慢慢吞没着父亲的身体与生命。而这,也渐渐开始成为了我无法抹去的痛。父亲老是说,人老了,没什么意思。是的,黄昏残阳又饱受病痛的折磨,换我,也可能会与他有同感。但父亲越是这样说,就越是让人觉得"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句话,让人生惧。然而,老去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无可抗拒的。我希望人生真的有今生有来世。因为如果有来世,我与父亲,一定会再成父子。

作品集亲情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