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给你零分都高

时间:2022-07-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韩春玲 点击:

  戏剧学院的表演系有个学生,叫廖平。提起廖平,正是人如其名,相貌平平,家境平平,文采平平,什么都是平平淡淡的,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考上戏剧学院表演系的。

  这天上课时,孙教授出了一道题请同学们回答:“怎样劝一个要轻生的人放弃自杀?”

  题目一出,廖平随即举了手。孙教授看见了,他避开廖平,选了一个女生作答。女生站起来,说:“可以把自杀后的惨状描绘得无比恐怖,吓得他不敢死。”

  孙教授听后,觉得有些勉强,便挑了另一个同学回答,那同学说:“列举生活境况更惨的人,让他觉得自己的境遇还不至于太差。”

  孙教授对这个回答也不是很满意,他看着教室里满满当当的学生,不死心地问:“还有吗?”

  这时,廖平又举起了手,孙教授有些迟疑,但看过来看过去,确实没人举手了,就只好让他回答。

  廖平一站起来,教室里立马静了下来,大家全支起了耳朵,只听得廖平振振有词地说:“我就告诉他,你何苦这样呢?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一定要坚持住,说不定过了这个坎,前面就是一马平川—”

  “停!停!停—”孙教授连忙打手势,“你不要说了!我告诉你,你这种答案,我给你零分都高!”

  同学们听后“哈哈”大笑,廖平有点不服气地坐下,他觉得自己的答案没什么不好,虽说“正”得没法再“正”,但中规中矩也没错呀,真遇上事,说不定最实用。

  十年后的一天,廖平去“麻雀山”郊游,刚登上山顶,就看见前面一棵歪脖子树下,有个人要上吊自杀。他喘着粗气跑过去一看,我的妈呀,这要自杀的人居然是孙教授!廖平一下子慌了,他一步冲过去,攥着孙教授的手,一个劲儿喊道:“孙教授—”

  廖平想起了十年前的那道考题,料想孙教授不是一般的劝说能够打动的,于是心里更加慌乱,可他无法“急中生智”,只好慌不择言地说:“孙教授,您这是何苦呢?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您一定要坚持住,说不定过了这个坎,前面就是一马平川—”

  说到这儿,廖平停下来看了看孙教授,见孙教授并没有“停”的意思,就继续说道:“孙教授,人这一辈子,谁能没个灾没个难啥的?有灾有难了,我们就要想想,这些灾啊难的,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说实在的,这些开导的话真的是平淡无奇、寡淡无味,可奇怪的是,孙教授听了,迟疑了一会儿,竟从石头上跳了下来,说:“廖平,谢谢你,我不犯傻了。”

  廖平不敢相信,他看着孙教授,这才发现孙教授眼圈红红的,于是问道:“真的?”

  孙教授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廖平,你能这样说,我真的很感激。现在,我打两个电话你听听,你就明白了。”说着,孙教授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打开扬声器。

  电话通了,孙教授说:“大哥,我没有骗你,我真在麻雀山,我真要自杀,你就不能和我说几句话吗?”

  孙教授的大哥在电话里说:“你还有完没完?我忙得要死,你还有心思搞恶作剧!我告诉你,你再胡来,我就报警了!”说完,“嘀”的一声,对方把手机挂了。

  孙教授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对廖平说:“这可是我亲哥哥哪,刚才我一共给他打了三次电话,告诉他我要自杀。我不知道他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愣说我搞恶作剧。其实,我知道,他恨不得我死呢,我死了,父亲留下的那栋房子就是他的了。”

  廖平听了,一时不知怎么安慰,想了好半天,终于想出了一句还算可以的话—“孙教授,您连生死都不在乎了,还在乎那栋房子吗?”

  孙教授看了看廖平,没说什么,而是顺着刚才的思路,又说起了另一个话题:“半年前,我开车出了车祸,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儿去世了。现在,除了哥哥,我唯一的亲人就是老婆了,现在我给我老婆打个电话,你再听听—”

  孙教授拨了号码,打开扬声器,“嘀”了三声,对方挂断了。孙教授再次拨打号码,再次打开扬声器,只“嘀”了一声,对方又挂断了。

  孙教授第三次拨打,这次通了,电话里立刻响起一个女人拔高了嗓门的声音,自然,那是孙教授的老婆—“你那点把戏我早就腻烦了,想拿自杀吓唬我是不?打了两次电话,现在都过去半个小时了,你倒是上吊呀!老孙,我知道你是戏剧学院教演戏的,你就甭跟我演戏了。我告诉你,就算你真的吊死了,你能把女儿还给我吗?你见鬼去吧!”

  电话挂断了,山上很静,静得连两人的呼吸都像炸雷似的。

  廖平不明白孙教授的老婆为啥那样说话,所以无从劝说,正在为难,孙教授指向山下,说:“你看山下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

  廖平顺着孙教授指的方向,见山下一个亭子里,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正依偎在一个穿黑色西服的男人肩膀上,似乎很亲昵。

  孙教授说:“那个女人就是我老婆,我一路跟踪他们到这里,然后就来到山上……”

  廖平这才明白过来:孙教授一路跟踪出轨的老婆来到这里,看到这一幕,心结难解,才想寻短见。

  这时,孙教授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其实,把绳子系到树杈上的那一刻,我很矛盾,就想给亲人打个电话,可是他们连一个零分的答案都没给我;而你,这个给零分都高的答案,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是一百分,平淡才是真呀!廖平,现在冷静下来想想,我为这个理由自杀,值吗?可刚才,我却怎么也解不开这个结……”

  听到这儿,廖平解开绳结,把抽下来的绳子狠狠扔下山去,说:“孙教授,我说句话您别生气,您这个自杀的原因,给您零分都高。”

  两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