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伙计打哪儿来

时间:2022-06-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韩冬 点击:

  1.喜欢狗的小伙计

  民国初年的一个冬天,大年初三的早晨,夜里刚下完一场大雪,天气嘎巴嘎巴的冷。东北乃林镇一户姓毕的府邸外,忽然响起了叩门声,院里狗“汪汪”一叫,仆人王三以为又来讨饭的叫花子了,就随手拿了个窝窝头去应付。

伙计打哪儿来

  让王三没想到的是,门外不是衣衫破烂的乞丐,而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那少年小脸冻得通红,一见王三,赶紧搓了搓冻木了的手,哈了哈气,说:“大叔,俺叫德子,家住离这儿不远的四道湾子村,想到府上找个活干,不要工钱,管吃饭就中,行不?”

  王三愣了一下,问道:“大过年的,你怎么跑出来找活儿干?你家里人呢?”

  少年看上去一脸憨厚,恳求道:“俺家里就剩个老娘,实在是穷得连饭都吃不上了。”

  王三心软了,说:“这我可做不了主,老爷不在家。这样吧,你先等一下,我进去通报一声管家……”

  毕府的管家叫周林,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待人和气,心地善良,一听王三说那孩子挺可怜,立刻动了恻隐之心,点点头说:“你把他叫进来试用几天吧,咱府里正缺个劈柴担水干杂活的,原来干这些活的老赵年前就病了,到现在还没上工呢。”

  那个叫德子的少年一听说用他了,乐得好像平地里捡了个金元宝,满脸都是喜色。要说这德子,别看年纪不大,可真是个勤快人,他每天除了干完自己该干的活儿,还要拿起大扫帚,把大院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几乎不见一根草刺儿。这还不算,德子还把本该王三干的喂狗的活儿也包了下来,最让府上人不解的是,德子好像对那条看家护院的大黄狗出奇地喜欢,喂完狗,他还要为狗挠痒痒。常养狗的人都知道,猫狗这些动物最喜欢人给它挠脖子下边的地方,狗会很享受地伸着脖子让你挠。

  毕府的丫环、仆人都觉得这个新来的伙计挺有趣,王三嘀咕道,这德子,伺候狗简直像是伺候他爹一般。他把德子叫到身边,试探着问:“德子啊,你喜欢养狗?”

  德子“嘿嘿”笑了:“俺家以前也有条这样的狗,俺从小跟它一起长大的。俺看到这条狗,就想起了俺娘,就不想家了。”王三听他说得有理,也就不再多问。

  没几天,这事儿传到了管家周林耳朵里,他想,德子一个小孩子,喜欢猫狗这些动物,这是常理,就没放在心上。毕竟这段时间他忙着呢,毕府的主人要回来了,很多事儿都得周林提前张罗。

  这毕府的主人叫毕忠德,六十出头的年纪,身板儿还很硬朗,常年在外跑买卖,在东北收人参、鹿茸等土特产,运到京城和南方去,再从南方等地购进瓷器和丝绸等物品贩到北方来,这一来一往两边都不落空。几十年下来,毕老爷发了大财,不光在乃林镇,就是在京津商埠要地也都有他的钱庄、店铺,可以说是乃林镇富甲一方的大户。

  毕老爷在京城有个二房,他是京城和乃林镇两边各住半年,今年像往年一样,他在京城过了正月十五才动身,回老家打点生意;平日里他不在乃林老家的时候,家里、生意上的一应事务都交给管家周林负责。

  这一天,毕老爷回到了乃林老家……

  2.他到底什么来路

  毕老爷在府里休息了半天,管家周林就像往常一样走了进来,向他禀报这半年来的情况。说到最后,周林就说府上新招了一个小伙计,不要工钱,只管吃饭就中了,而且干活挺勤快的。他本以为老爷会夸自己几句,又给府上省钱了,谁知毕老爷听了先是微微点头,随即又慢慢收敛了笑容,皱着眉头说:“周林啊,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凡事要三思而行,连个保人也没有,这个叫德子的伙计你了解底细吗?”周林一听,老爷责怪了,连连点头称是,也觉得自己有点大意了。

  周林回去后,立刻唤来那个叫王三的手下,叮嘱一番,让他按德子讲的住址去了解一下。

  王三心想,这德子是自己推荐进府的,要出了啥事儿,自己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啊?他慌忙套上车,立刻就出发了。好在那个四道湾子村离乃林镇不远,村子也不大,王三用了半天时间,就把村子的情况摸透了。

  王三心事重重地回到毕府,周林见他一脸的沮丧,心里“咯噔”一下,张口就问:“咋?弄清楚了吗?”王三都快哭出来了,说自己把四道湾子村每家每户都问了个遍,根本没有叫德子的!

  一听这话,周林好似当头挨了一棒,心里凉嗖嗖的,他赶紧一溜小跑去禀报老爷。

  毕老爷正在客厅品茶,听周林一说,并没有像管家那样慌张得乱了分寸,他显得很镇定,手捋胡须,陷入了沉思。一旁的周林忙自责地说:“唉,这都怪我,慈心生祸害,要不,把这个德子撵走算了……”

  “不可。”毕老爷摆手止住了他,压低声音一字一顿地开了口,“请神容易送神难,看来这事没那么简单。我问你,这德子平日里有什么奇怪举止没有?”

  周林凝神一想,说德子对大黄狗照顾得出奇好,毕老爷听罢,把桌子一拍说:“这就对了,这个德子十有八九是山上绺子派来的探子,打入咱家,先把狗哄好了,等待时机来个里应外合一窝端,好歹毒啊!”毕老爷这么一说,可把一旁的周林吓坏了,头上冷汗都冒了出来,心想:这下自己可闯祸了,好在这个德子还未动手就让老爷识破了,就是不知老爷下一步要怎么办。

  此时,毕老爷双目微闭,手捋胡须,又陷入了沉思。毕府家大业大,这年月兵荒马乱的,无论是官府还是山上的绺子,逢年过节都要一一打点好了,稍有差错,麻烦就会找上门来。他把该打点的各山头绺子在脑海里细细过筛一般捋了一遍,没发现有什么疏漏的,难道是新立山头的绺子?或是三五个人组成的小团伙?毕老爷知道,时下绺子也是这帮落了那帮兴起来,犹如雨后的蘑菇,眼睛一眨就冒出许多,防不胜防,来去无踪,下手阴毒,后患无穷。想到这里,毕老爷感到不寒而栗。

  毕老爷左思右想,当机立断,他一面让周林安排两个伙计暗中监视德子,无论是他上厕所、干活,还是喂狗,都要盯着他;一面亲自包好五百块大洋,坐马车直奔当地驻军营部。干啥?当然是找管事的人了。

  当地驻军有一个营,营长姓米,老百姓都叫他“米司令”,别看是个营长,他可是当地的最高军事长官,有生杀大权。毕老爷把这事一五一十跟米司令一说,再奉上五百块大洋,说了自己的意思: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不愿和绺子结下仇怨,只想让米司令用秘捕的办法把德子抓了。米司令是个大老粗,一口答应了。

  毕老爷回府后,吩咐了周林几句。第二天早上,周林叫来德子,给他几个大钱,让他上杂粮铺去买个水舀子。德子前脚一走,就让早已候着的两个大兵抓走,这事算是办妥了。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