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烛光里的妈妈

时间:2022-05-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幽兰萦梦 点击:

  初春的天空,阳光明媚,碧空如洗。舒适的温度催促着冬眠的小草将一颗颗小脑袋探出地面,好奇地打量着这温暖的世界,随即,稚嫩的小身板也挺直一些,恨不能将整个地皮撑破。安逸了一冬的花草和树木们也不甘示弱,争先恐后地将一抹新绿装扮自己单薄慵懒的身躯,似乎在和谁媲美一般兴致高昂。

烛光里的妈妈

  清晨,当晨曦微露的那一刻,睡眼惺忪的我,在潜意识里一个激灵慌忙起身穿衣,来不及梳洗一番,便先将洗衣机注满水,把该洗的衣服被褥全部清理出逐一清洗。难得这样春光明媚、风和日丽的好天气。由于我们现在居住的小区是以前建立的老小区,地处市中心的黄金地段,随着城市的规划改造,我们这片小区都名列拆迁之列。更源于我家住在一楼,而那时设计者在设计住房布局时,没有很好地考虑到住户的采光问题,楼房之间的间距比较小,每到冬日的两个多月间,住在一至三楼的住户就被剥夺了采光权。随着春日的来临,和煦的阳光再次毫不吝啬地赐予我们温暖,所以,遇到这样的好天气,必是要倾尽浑身解数,要让衣物被褥和春日的暖阳来个亲密接触,好好享受一番阳光的普照。

  退休至今不觉已有八个多月了,在爸爸还健在时,我就允诺过二老,待我退休后一定回老家伺奉二老颐养天年,而在我的承诺还没有兑现之时,患有多年冠心病,之后随着糖尿病的日益加剧,引起最可怕的糖尿病并发症的爸爸,再加之在一次洗澡后被开水严重烫伤留下的后遗症,让爸爸在病痛中苦苦支撑了三年多,终于不堪重负驾鹤西去。待爸爸“六七”后,妈妈便被弟弟接走,一直和弟弟弟媳一起生活。由于弟弟弟媳他们做生意早出晚归,家又居住在六楼,况且那是个中等城市很大的批发市场,居住在那里的都是生意人,白天大家都忙于生计,晚上回来都是清点盘货,所以,就没有什么人情世故、礼尚往来,更没有时间串门闲聊。而妈妈毕竟是85岁高龄,尽管身体很健硕硬朗,但患有三十多年的高血压,每日都得服用降压片以此稳定血压。那一百多级的台阶对于一位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来说,却是力不从心。妈妈每下一次楼,就会觉得筋疲力竭、不堪重负。虽然在儿子家中衣食无忧,但毕竟每天面对偌大的房屋,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的住所,妈妈总是觉得心情不畅,为此,更加怀念老屋的平房、院落和熟悉的街坊邻里。去年春节前夕,妈妈回老家后,念旧的妈妈就不打算再去城里居住,而要自己一个人留在老屋独自生活,无奈的弟弟弟媳只好随了老人的心愿。尽管爸爸已经离去,可妈妈毕竟还健在,我的承诺就必须要兑现。

  我家的居住面积并不太宽敞,婆婆自我的儿子出生后,就一直和我们一起生活,至今已满二十七个年头了。公公在世时,由于他们的感情长期不和,婆婆就是不愿回去居住。由于婆婆的脾气比较古怪,和常人难以相处,另两个子女谁也不愿接纳她。而在我们家,我和老公凡事都随她自己的心意,即使在一些小节上也不和她计较,故此,这二十多年来,她就把我们的家当成自己的家,乐得个清闲自在。去年,儿子儿媳双双刚从国外归来,况且居住的城市离我们很近,自己驾车全程高速也就三个小时左右,回来是家常便饭。现今,儿子的工作日夜忙碌,每日都在苏州、无锡两个城市中穿梭,没有闲暇时间再时常探家了。为此,在老公的提议下,准备将妈妈接过来小住一段时日。

  老公的确是个人见人夸的孝子。记得公公病重期间,那两个子女谁也不愿靠近,更不愿伺候。那时,儿子正处在紧张的高考前夕,而老公为了照顾自己病危的父亲,抛下家里的一切,请了一个月的假,日夜照料公公,在街坊邻里间赢得了很好的口碑。而对于我的父母,老公也是一样的关心备至。记得2010年春节回去,恰巧那年天气特别的寒冷,气温骤降到零下十四度以下,冰天雪地、天寒地冻。久病的爸爸感到口中无味,想喝一口肚肺汤。老公是个有心人,听在耳里,记在心里。年三十下午去菜市场没买着,老公便和卖肉的商量,无论如何想办法帮忙弄来一挂肚肺,并预约年初二一早来取。年初二一大早,老公就把我叫起陪他一起到菜市场购买肚肺。那天,天空飘着鹅毛大雪,地面的积雪和融化后的雪水凝结在一起,滑滑的,稍不留神就会摔跤。我们俩手挽手小心翼翼地往返于家和菜场之间,终于如愿以偿将肚肺买到。就在这白雪飘飘中,就在这冰天雪地了,就在这凛冽的寒风中,老公一呆就是一个多小时,将肚肺清洗干净,双手冻的通红。回来后,又以极快的速度做成肚肺汤。当老公把热气腾腾的肚肺汤端到爸爸面前的时候,感动的爸爸热泪盈眶,颤着声音说:“即使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也未必能做到如此!更何况是女婿呢?”……

  妈妈就要来小住一段时日了,为了迎接妈妈的到来,我把家里又重新布置一下,并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就是要让妈妈感觉到,无论是在儿子家、自己家,还是在女儿家,都有家的温暖,都有亲人的关爱。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身小棉袄,而作为女儿的我,自从十八岁离家进厂一晃竟已是三十多年了,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每年只有那么几天法定假日才能回去和父母家人团聚,而每次都是行色匆匆。唯有那单身几年的探亲假,才有稍长的时间陪陪家人。婚后,有了自己的小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再加之要兼顾公公婆婆,回去的次数日渐减少,和爸爸妈妈的接触也就更少了。在通讯还不发达的时候,家书就是和家人沟通感情的纽带。随着电话和手机的普及,不再局限于只读文字,而是能够百里传音。听着二老报告平安的声音和关切的询问与祝福,心里总会有一股暖流在涌动、沸腾。小的时候不懂得感恩,只有自己为人父母时,才深深地体会到那份如山的父爱、如海的母爱。

  想到妈妈不觉有些鼻根发酸,妈妈这一生的确不容易,年轻时在婆家受歧视、被虐待,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流了多少泪,只有妈妈自己心里最清楚。爸爸由部队转业到地方后,把妈妈接到身边,可为了我们的到来,妈妈再次吃苦,虽然这次所吃的“苦”不再是人为的苦,而是中药的“苦”,这一吃又是三四年,那喝下去的汤剂,可用肩抬,用担挑。随着我们姐弟四人的相继到来,妈妈就一直在孩子、家务、田间穿梭忙碌着,这一忙又是数十年。孩子们大了,有了自己的工作,有了自己的家庭,更有了自己的一方天地。而妈妈的眼睛不再明澈,细细的皱纹在妈妈的脸上肆意地弥漫、滋长,满头青丝间杂着几丝花白……妈妈老了!妈妈真的老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