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关于妈妈的文章作品集
  • 妈妈的笑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日期:2021-07-03 20:38:23 点击:74 好评:2

    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个人,给了你生命,给了你健康,更给了你幸福。她把全部的爱与精力都给了你,却没有任何埋怨,无私而伟大。她从未想要有一天会索取,只想让你快乐的成长。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就注定...

  • 守候妈妈的鞋印 日期:2021-06-03 20:43:44 点击:72 好评:2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常常要到离单位20里的小村子里去拍些风景照,村子不大,有100多户人家,虽说依山傍水,风景优美,但地处偏远,村民出行仅靠一条土路与外界相连。 去的次数多了,就熟悉了村头靠近路口的一户人家...

  • 等着我 日期:2021-05-02 18:38:53 点击:154 好评:2

    这是一个高一女生交给我的作文,题目是等着我。 我蜷在床头,像个没活气儿的纸人,机械地摸出手机拨号。刚按下4,手指就像被蜇一般地缩回。我撇掉手机,抱起那个开满红黄花朵的小被,一朵一朵地抚弄那些花,仿佛要...

  • 母亲眼里的红豆 日期:2021-03-12 20:51:44 点击:451 好评:0

    我有一个短篇小说叫《白雪的墓园》。有人读了,说我写得挺温暖,我说这篇小说其实多么凄切...

  • 妈妈的勇气 日期:2020-12-14 20:08:00 点击:500 好评:0

    我坚信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更没有所谓的能行走的无头僵尸。这些鬼怪都是胆小的人──尤其是女人和小孩──想象出来的。虽然我不相信有鬼,但是我也有过童年。童年时,我还是怕鬼的,每当处于黑暗之中时,我就会...

  • 妈妈的十二封“信” 日期:2020-11-23 13:32:52 点击:688 好评:4

    此刻,你身边有酒吗?如果有,那就好好坐下来,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旭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重庆。 2015年,旭子在上海。江南烟雨勾人情丝,他的艺术家老师突发奇想,想要做一次横贯中国东西的特殊音乐采风...

  • 妈妈的宿命 日期:2018-05-16 17:38:18 点击:1021 好评:80

    一辆商务车停下来,车门打开,孩子们鱼贯而出,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六个孩子,大的不过十六七岁,最小的看样子不到两岁。高个子妈妈大步流星走在前面,小的跌倒了,她根本不管,哥哥姐姐们也不去扶,原地等他自己爬起...

  • 我的妈妈 日期:2017-10-22 23:07:09 点击:3088 好评:-2

    2009年1月,我当了第二个孩子的妈;两个月后,我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妈妈活了74岁,不算长,也不算太短。 遗体在简单的基督教仪式后被火化。一个完整的人,就只剩下半铁盘的骨...

  • 一生守着妈 日期:2017-08-19 19:41:21 点击:1354 好评:4

    多少年来,随着工作的调动、职务的改变,我总是在换办公室,可不管换到哪里,我总是把妈的照片摆到桌上。有妈在,心里踏实,知道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 妈出生在豫南方城县平高台村,村里的余家药房是妈家里开...

  • 妈妈的信 日期:2017-05-16 00:02:16 点击:851 好评:4

    不知为何,妈妈的这封信被我保存了整整八年。是自责吗?妈妈去世前的确如此,我每读一遍都似万箭穿心。是忏悔吗?妈妈去世后无疑为它,每读一遍都泪如泉涌。这封信写于2004年10月25日,这一年妈妈已是八十六岁高龄...

  • 妈,亲一下 日期:2017-04-01 10:04:31 点击:700 好评:0

      2004年11月22日,晚上8点44分,我跟爸陪在妈身边。今天是妈住院的第一个晚上,病因是急性髓性白血病。   中午检查报告出来时,医生大踏步走到病床前,要找家属谈病情。当时我正捧着便当,嘴里都是豆芽菜跟...

推荐内容
  • 人生乐事,无不是苦中作乐

    人生三重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明心见性,可以观照自我;见天地,知自己不过...

  • 清秋雨冷风寒,情诉流年

    秋,在夏的末端,携一抹苍绿,一季的茫然,踯躅在季节的交集处。期许着夏的温暖,抹去...

  • 父亲的字据

    我的家乡在福建西部的一个山村里,那里虽然偏僻,却有美丽无比的山和水。小时候,我整...

  • 那份执着与追求

    清晨的阳光照在树木环绕的办公楼上,在我信步迈入大门的一刹那,嗯,头顶似乎被什么挂...

  • 美食不张扬

    上海忽然下起雪来,许多城市也都有降雪,除了北京。 冷归冷,北京这几天依然干干净净...

  • 遥远的船

    这些日子来,我常常想起里奥。这晚,当我给一辆要去伦敦的货车分类打包的时候,我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