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名画

时间:2022-05-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钱岩 点击:

  1.人没有找着

  丁树衡是原大河市六中的一名退休老师。别看他快八十岁了,但耳不聋眼不花,头脑灵光得很。

名画

  这天,丁树衡背上一个大挎包,前往位于城东新区的市政府大楼,他要去拜见分管教育的刘光一副市长,把自己珍藏的徐悲鸿的画作,通過刘副市长捐献给国家。

  其实,丁树衡根本不认识刘光一。只是教师节那天,他在电视里看了刘光一慰问教师的讲话,觉得这个领导不错,和善亲切,讲话有水平。

  丁树衡珍藏的徐悲鸿的画作一共有两幅,是亡妻于珊的心爱之物,都是奔马图。尺幅大的是水墨画,画面是三匹马在奋蹄奔腾,马鬃飘扬,虚虚实实,气势磅礴;另一幅尺幅比较小,是一张速写画,画的也是马,只寥寥数笔,一匹奔马便活灵活现,跃然纸上。

  这两幅画都是于珊的舅舅当年作为新婚礼物赠送的。于珊在世的时候,把它们当宝贝;于珊遭遇不幸去世后,丁树衡更是把它们当命根子。这些年来他精心保管,从不示人,看到它们,就仿佛看到妻子还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丁树衡后来一直没有再娶,几十年就这么一个人生活下来。只是现在他年龄大了,虽然身体还好,但说不准哪一天就走了。难道这宝贝要带到棺材里去?那也太可惜了。

  徐悲鸿大师的画作价值不菲,但丁树衡不想变卖,他不需要钱。丁树衡思来想去,决定还是通过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把宝贝捐给国家,让它们有一个好归宿。

  谁是值得信赖的人呢?他工作的六中,在他退休后不久就与别的学校合并了,校址盖了商场和住宅楼。原来的同事和领导退的退,散的散,这么多年下来,连当年还谈得来的几个朋友,慢慢也没了联系。他曾尝试过找博物馆,但也没能如愿。于是,他就想起了刘光一副市长。这个领导有水平,应该值得信赖,通过他来捐画比较稳妥,这也是对亡妻于珊最好的交代。

  丁树衡兴致勃勃地来到市政府大楼前,可进门要通行证,于是他拿上身份证,到服务台去登记,想现场办个临时通行证。

  服务台前有两个年轻的姑娘在值班,一高一矮。高个姑娘接过丁树衡的身份证,边登记边微笑着问:“老人家,你找哪个部门、哪个领导呀?”

  丁树衡应道:“我来找刘副市长,就是分管教育的刘副市长,我有要事要和他商量。”

  高个姑娘抬起头,惊讶地问:“什么?你找刘副市长?你、你有预约吗?”

  “预约?”这下丁树衡蒙了,只好请求说,“小同志,我没有预约,我来找刘副市长是商量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的,必须当面跟刘副市长说。你看,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保证不是坏人,你就给我办个临时通行证吧。”

  高个女孩笑着说:“老人家,这是制度,没有预约,我不能贸然给你办临时通行证,要不然领导会批评我们,严重了会让我们下岗的!要不,你先给要找的领导打个电话?他同意让你进,我就……”

  丁树衡有些生气了,打断了高个姑娘的话,高声说道:“我要是有刘副市长的电话号码,还要来政府找他?一个电话,说不准他就要派人来接我了!”

  矮个姑娘见状忙上来打圆场:“大爷,你别生气。只是领导上班是很少坐在办公室里的,更多的时候是在外边检查工作呀,开会学习呀,如果没有预约,就是让你进去了,也不见得能见到人。这样吧,我给市长秘书办公室打个电话,问问刘副市长在不在,把你的情况跟他们反映一下。”

  说完,矮个姑娘就拨通一个电话,哼哼唧唧好一会儿才放下电话,一脸遗憾地对丁树衡说:“大爷,真不好意思,刚才秘书说了,刘副市长到省里开会学习去了,要一个星期后才能回来。这样吧,你把你的情况以及要找刘副市长说的事写下来,再留个电话号码。等刘副市长一回来,我们就向他汇报,然后再把结果反馈给你。你看这样是否可以?”

  见矮个姑娘说得很有道理,丁树衡顿时气消了一半。是啊,领导都很忙,人不在办公室,进去也没用。丁树衡当然不会把他想捐徐悲鸿画作的事写下来,这事他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

  市政府大楼对面就是风景如画的月亮湖公园。丁树衡有点失落,来到湖边找了个石凳坐下歇歇脚。他刚坐下,就见一个人走来,有那么多空石凳不坐,偏挨着丁树衡坐下,接着问:“老人家,你来政府找刘副市长,想反映什么问题呀?”

  丁树衡一惊,下意识把挎包转到胸前护住,紧张地问:“你是谁?”2.想想真后怕

  来人是个儒雅的中年人,见丁树衡这么紧张,顿时笑了。他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丁树衡说:“老人家,你别害怕,我是晚报的记者,刚才到政府办事,出来时正好碰到你在为办通行证的事和人家争论,出于好奇,就停下来听了几句,要不我怎么知道你是来找刘副市长的?”

  丁树衡疑惑地接过名片,举起一看,还真是晚报的记者,叫郭寒山,笔名一夫。丁树衡顿时放下心来,问道:“郭记者,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问你,你有没有刘光一副市长的电话号码?我知道你们记者是无冕之王,本事大。有的话麻烦告诉我一下,我真有重要的事要和他说。”

  郭寒山听了,自嘲道:“无冕之王?呵呵,那是大报大记者!像我们这些小报小记者,是配不上的。说真的,我也没有刘副市长的电话号码。老人家,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或者遭遇什么不公了,来找刘副市长反映情况?这样吧,你不妨先跟我说说,如果是合理诉求,说不定我能帮得上你。”

  丁树衡有点不高兴了:“你们这些记者啊,就怕天下无事!你是不是把我当作上访户了?你想,这么大岁数的人为什么要上访?出于职业敏感,你跟我套近乎,想打探出一段或辛酸或离奇的故事来,然后添油加醋,妙笔生花,炮制网红文章赚眼球!你以为我岁数大不懂?告诉你,我是个退休教师,也是个文化人!还有,我现在幸福得很,没什么困难!你要明白,不是所有找领导的人,都是反映问题的!”

  郭寒山听了哭笑不得,这老人家还知道网红文章赚眼球!见丁树衡把怀里的包越搂越紧,出于好奇,他伸手摸了一下:“老人家,这包里装的是什么宝贝呀,搂得这么紧?”

  丁树衡忙拨开郭寒山的手,生气道:“不经过我同意,你不要碰我的包!”

  郭寒山收回手,笑道:“硬硬的,长长的,是……对了,是画轴!嘿嘿,这下我明白你来找刘副市长的原因了。刘副市长喜欢古董字画,这么说来,你是来送字画的!老人家,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刘副市长眼界高呀,不是名家字画,他是看不上的!这画是名家大作吗?”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