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秋分至母爱深

时间:2022-01-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新文 点击:
  据《春秋繁露·阴阳出入上下篇》记载:“秋分者,阴阳相伴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古人是智慧的,能够知晓秋分的那日白天和黑夜是平均的,如果用长度来计算时间的话,昼与夜是等长的;更为睿智的是在“寒”与“暑”之间,发明了“凉”字,既不寒冷也不溽热,唯有秋天才有的凉爽和怡人。

秋分至母爱深
 
  秋分过后,昼的长度减少,夜的长度被一天天拉长,节气正一步步向秋天的深度迈进。原本还是“轻罗小扇扑流萤”的夜晚,那晚敲击键盘太晚和衣而睡的时候,妻子轻手轻脚给我盖了棉毯在腹部,徒留手脚于外……晨起,妻子嗔怪道:夜凉如水,珍重加衣!
 
  “最是童年总入梦,纸上留我旧故乡。”妻子的话,使我的思绪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故乡;回到了童年的秋天;回到了“夜凉又秋分”的母亲身旁……
 
  秋分时节,那是农村最繁忙的时候,“白露快割地,秋分无闲田。”割稻谷、割黄豆,还要播种小麦,农谚也正说明了此时节农事是何等忙碌。劳累了一天的母亲,每晚睡觉前总要给我们穿上棉肚兜,她常说秋天孩子的脚不安生,总把盖在身上的被子蹬掉地上,稍不注意就会冻肚子。所以,每到立秋的时候,她就在煤油灯下给我们做棉布肚兜子。母亲针线活做得好,夜晚穿在身上既舒服又得体,关键是每年秋天从没有冻过肚子,闹过病。
 
  记得刚结婚那会儿,刚好也是在秋天,母亲用竹尺在我身上量着,没几日就给我做好一个红红的棉肚兜,当着妻子的面,我觉得很不好意思,脸热胀着。
 
  “娘,我都是大人了,你还给我做这个——”
 
  “大人怎啦?天凉了,肚子重要!再者说了,夜晚穿一下,不丢人哩!不但你有,你媳妇也会有的。”
 
  没几日,母亲也给我妻子做了一个,颜色和款式一模一样,这两件母亲亲手缝制的肚兜,被妻子压在箱底视作珍宝,天底下的母爱是多么温暖和伟大啊!
 
  春华秋实,秋天是果类成熟,谷类收获的季节,达官显贵此时除了秋游,就是大饱口福。比如《红楼梦》里的贾府,吃螃蟹是少不了的,第三十八回写道,大家坐定,凤姐吩咐丫鬟,叫拿十来只螃蟹,蒸着吃。从这一细节不难看出,凤姐管家真的是一个高手,蒸多了,吃不完,岂不浪费;不够吃,不要紧,现吃现蒸,可以说“蒸”在烹饪中,是最简单、最节约时间的一种烧制方法了。螃蟹只有蒸着吃,才能保留得住那股子固有的味道,无论咀嚼还是吮吸入口,鲜味总是在唇齿之间氤氲缭绕,犹如平静的水面落入一粒石子,鲜香一圈圈,在口腔里漾荡开来……
 
  生在农村,吃螃蟹那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但是,苹果、枣子和梨我们还是会吃到的。秋分时节,气候干燥,人也会变得燥起来。母亲这个时节做得最多的是青菜,菜园里青菜长得很旺,母亲或是炒青菜,或是烧青菜汤,有时还变着法做菜米饭给我们吃。苹果和枣儿她会让我们洗净生吃,可是,买回来的梨她都是烧熟给我们吃。她说梨是利泄的水果,孩子吃多了只要冻肚子就会腹泻,只有熟吃是最好的。母亲把梨洗净,先用干净的纸包裹好,再在纸上裹上黄泥,跟做叫花子鸡似的,埋在煮好饭后火星四射锅腔内的灰堆里。烧好后,在地面轻轻地磕落黄泥巴,揭开裹着梨的纸,因为烫手的缘故,油亮的梨儿会在两个手心来回蹦跳着,即便灼热得烫手,我们口馋得仍然舍不得把它从手里放下来,生怕一旦离了自己的手,会被别人抢去似的,只有把一个熟梨心满意足地吃下肚的时候,才想起父母已经下田劳作去了,才想起母亲为了孩子总是省吃俭用,无怨无悔……
 
  秋分夜更凉,母爱深如海,记之。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秋天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