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幻化妖狐施杀手 重逢故友说前情(4)

时间:2021-12-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这次玳瑁跟蓬莱魔女下山,为的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可以到各处去打听李家骏的消息。前几天她经过蓟州,曾到故乡探望,故乡相熟的人家早已毁于兵火,成了一片瓦砾了。玳瑁以为是找不着李家骏的了,不料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在耿照的家中,却获得了李家骏的确实讯息,知道李家骏不但活在人间,而且还跟秦重练成了一身武艺,是秦弄玉的师兄。玳瑁之喜可想而知。可是在欢喜之中却也担着一重心事,时间紧迫,不知能不能够在北芒山上找得着他?

    蓬莱魔女问明了玳瑁之后,很是替她欢喜,说道:“我到天狼岭赴武士敦之约,无须你陪我去,你可以留下来寻找你的表哥。”

    玳瑁踌躇未决,蓬莱魔女笑道:“隔别了十几年,你怕认不得他了?是么?那也无妨,叫照弟和秦姑娘陪你去吧。天已亮了,咱们可以走了。”

    耿照道:“柳姐姐,你不是说仲少符与上官宝珠也都是要到我家里来的么?”

    蓬莱魔女瞿然一省,说道:“不错。上官宝珠伤病初愈,不能施展轻功。不过,这个时候也应该到了。难道路上又出了什么事情?咦!外面似是有人厮杀!”

    众人赶忙出去,一看,只见大门之外;仲少符和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正在恶斗。那个汉子不是别人,正是他们所要找寻的李家骏!

    原来李家骏这天早上来找小牛儿,恰巧在耿家的大门前碰上了仲少符与上官宝珠。李家骏看见两个陌生的人要进耿家,只道他们是金廷的鹰犬,便即盘问他们的来历。仲少符焉肯对他实说,同样的也是怀疑李家骏是金廷鹰犬。双方一言不合,动手就打起来。

    仲少符剑法精妙,李家骏则胜在气力沉雄,刀法也很不弱,双方旗鼓相当,打得难分难解。

    蓬莱魔女等人出来之时,仲少符正使到一招“斗转星横”,倒转剑锋,自下而上地斜剖李家骏的小腹,剑尖指向他胸口的“璇玑穴”,剑柄又撞向他胁下的“愈气穴”,一招三式,同时攻向对方的三处要害,这是四空上人所传的佛门“伏魔剑法”中一招最精妙的招数,当真是厉害无比!李家骏喝道:“好狠!”他的招数不及仲少符的精妙,百忙中不知如何破解,只好“以力降巧”,“呼”的一刀硬劈过去。仲少符的气力不及他,这一下各打各的,眼看就要两败俱伤。

    上官宝珠大吃一惊,生怕仲少符被快刀劈中,难免性命之忧,急切间不假思索,一蓬梅花针射了出去。她的梅花针是淬过毒的。

    这一边玳瑁也是不由得吓得尖叫起来,想要跑过去把李家骏拉开,已是来不及了。

    幸亏蓬莱魔女身手矫捷,来得正是合时,只见她拂尘一展,快如闪电,把那一蓬毒针拂得零星四散,没有一枚射到李家骏的身上。

    上官宝珠怔了一怔,叫道:“柳姐姐,你——”蓬莱魔女微微一笑,说道:“都是自己人,这位李兄是耿照的师哥。”耿照也上前说道:“师哥,你还记得小弟从前的邻居仲老伯吗?他就是仲家的”李家骏“啊呀”一声叫了起来,说道:“真是料想不到,耿贤弟你回来了,还有仲家挥屑杆辏舯鹆苏庑矶嗄辏舜硕疾蝗系昧恕?

    耿照道:“青天白日,怎会是做梦?还有更巧的事情呢,你瞧瞧,这位姑娘是谁?”

    李家骏听得玳瑁刚才那声尖叫,对她已是留心,只觉这女子十分眼熟,心中自然而然的似有亲人的感觉,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寻思:“她是谁呢,为什么对我这样关心?”

    玳瑁心中酸痛,说道:“骏哥,你连我也不认得了么,我是——”名字未曾说出口,李家骏已是“啊呀”一声叫了出来,立即冲上前去,紧紧地握着玳瑁的双手,叫道:“玳瑁,你、你还活在人间!你长得这么高了!”他们是从小订婚的,李家骏长玳瑁三岁,被乱兵冲散之时,李家骏已有十岁,玳瑁不过七岁,俗语说“黄毛丫头十八变”,李家骏怎想得到眼前这个标致的女子就是自己从前那个“乳臭未干”的未婚妻?而且他们是被乱兵冲散的,一个稚龄女子在那样兵荒马乱的年头,与家人失散,生存的机会实是微乎其微。故此李家骏虽然念念不忘“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却不敢对她的生还抱着希望。

    正因为李家骏以为玳瑁早已不在人间,故此他虽觉似曾相识,却做梦也想不到是她。

    劫后相逢,浑如一梦。两人喜极忘形,感极而泣,顾不得是在众人面前,不知不觉地便紧紧相拥了。蓬莱魔女笑吟吟道:“乱世姻缘,每多奇遇。这正是:历劫了无生死念,经霜方显傲寒心。冬风尽折花千树,尚有幽香放上林。玳瑁妹子,我真是替你们高兴!”

    玳瑁瞿然一省,说道:“骏哥,你是来给师母扫墓的吧?”李家骏道:“不错,我是来找小牛儿一同去给师母扫墓的。你知道照弟的家已被官府封了,我不能从大门进去,每次都是从小牛儿那边逾墙潜入的。”玳瑁道:“小牛儿也正在墓园里呢,咱们都进去吧,你和照弟已有五年不见,你们两师兄弟也应该谈谈了。”

    众人逾墙而入,重回墓园。李家骏在耿母墓前行过了礼,耿照答谢师兄代营母墓的大恩,便问李家骏道:“当年我走得匆忙,你好像有件事情要和我说,是么?”

    李家骏笑道:“不只一件,是有两件事情要和你交代的。”耿照道:“哪两件事情?”李家骏道:“第一件是有一百两金子要交给你。”耿照怔了一怔,随即恍然大悟,说道:“哦,可就是金虏送来给我姨父的那一百两金子?”李家骏道:“正是。金虏送来的有白银千两,黄金百镒。银子我已经散给村里的穷人了,金子我却是不便拿到城里兑换。那天师父本来是叫我拿给你处置的,如今还藏在山上。”耿照苦笑道:“如今我已是在江湖飘泊之人,我既不能在蓟州久留,将它分给穷人,我要这黄金复有何用?”

    玳瑁笑道:“不,还是有用的,宋金刚的那支义军正缺军饷,这百镒黄金,给了他们,用处可就大啦!”

    耿照道:“第二件事又是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