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十八岁的哥哥(第七节)

时间:2021-11-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陈忠实 点击:
十八岁的哥哥(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节

    第二天早晨,当润生坐在自己的罗网前,吃着母亲让人捎来的贴晌饭的时候,脑子里还萦绕着昨日晚夕在管理站与晓兰见面时的情景。他意识到他和晓兰的关系变得复杂化了,虽然还没有更充足的证据和事实,仅仅是一种预感吧!她和他好,他也喜欢她。她亲了他一下,又给他唱那动情的歌儿,他喜欢她开朗的性格,漂亮的模样;他们俩就好上了。事情简简单单,恋爱不就是这样简单:你有情我有意嘛!哪儿又夹挤进来那位戴眼镜的大学生派头的小伙子呢?是他们的关系确实已经变得复杂化了呢?还是自己太敏感,甚至心胸狭窄,把问题看得复杂化了呢?

    不管怎样,从昨晚到现在,过多的思虑,已经使他脑子隐隐作疼了。他向来心里不搁事,考试分数差了点,别人愁得晚上失眠,他照样打呼噜;篮球比赛失利,战友们垂头丧气,他依然哼着小曲儿。世界上尚没有能使他发愁,或者愁得睡不着党的事。现在,自他有记忆以来,昨天晚上是第一次失眠,十八岁的哥哥睡不着觉,脑子里粘粘糊糊,分不清眉目,一直睁眼到天明,扛着铁锨下河滩来了。

    他四肢酸软,施展不开,心胸郁闷,馍馍嚼在嘴里,像嚼着一团泥巴,没有香味。他觉得自己的简单的脑袋,盛不下这么多复杂的事情……这当儿,两辆汽车从河湾里开过来了。沙滩上,正在吃贴晌的人,丢下筷子和茶壶,跃起身来,纷纷朝汽车开来的方向追去。他懒洋洋地坐着没动,又低头想着自己的心事。

    两辆汽车拐进沙滩,戛然停住,司机甩开层层包围纠缠的庄稼人,站在石头堆子上,扯开嗓门呼叫一声曹润生,又呼叫一声曹长才。未等润生动静,长才大叔已经笑着,摇着细长的胳膊,歪扭着挑担推车累得变形的罗圈腿,奔上前去,把司机领下来了。润生心头忽然轻松了,晓兰尊重他的请求,如期调拨来汽车,自己大约是……确实是太敏感了吧?

    润生动手帮那些装卸工装车,一片倒腾石头的哗啦声响。车装好了,长才大婶恰到好处地提着竹条笼儿送贴晌来了。

    “同事,尝一块。”长才大叔拉住司机的胳膊,声大,心也诚,“你尝一尝嘛!烫面油旋饼子,城里人不常吃的。”

    长才大婶的烫面饼子烙得真好,焦黄的外皮,令人嘴馋,可惜拿得少了点儿。她大约只考虑到给男人长才一个人饱餐一顿,没有想到会遇见拉石头来的司机,而且有五六个装卸工人。润生替长才大叔作难,那么几块饼子,够谁吃呢?

    “饼子少人多,俩师傅先吃。”长才大叔倒不做难,以实相告,安抚坐在汽车上的装卸工们,“下趟来时,管大家一饱。没办法。我不知道来这么多同事……”他的坦白的态度,倒惹得那些装卸工宽厚地笑了。

    两位司机只是谦让着,不就座。

    “认不得,是生人;认得了,一家人嘛!工人还是咱农民的老大哥嘛!”长才大叔居然表现出外交家的风度,尽管语言有点拉三扯四,态度却大方,“而今农民不缺粮了!你们吃公粮的月月有定量,俺庄稼人没定量,海吃!润娃,你站那么远做啥?来陪师傅吃饭。”

    那位年长的司机盛情难却,吃起饼子来了,赞扬饼子烙得好,说农家的面食新鲜,吃来特香,而购买粮店的面粉,总是吃不出粮食自身的香味……

    那位年轻司机,看去不过二十四、五岁。一边嚼着饼子,自然地把头转向润生一边,问:“看你的架势,像是喜欢体育运动?”

    未及润生答话,长才大叔就插言介绍说:“俺润生打篮球全县第一名,到省城里也得过奖!”他显然对一切话题都感兴趣,只要讨得司机(财神爷啊)的欢心,而不顾自己对篮球运动的知识一无所识。篮球是个集体的对抗比赛,哪里有个人得第一的名次呢?

    “喜欢足球吗?”年轻司机问。

    “球类我都喜欢。”润生的神经兴奋起来了。回家几个月来,先是秋收,接着秋播,秋收秋播的大忙季节一过,他就扛着罗网扎进沙滩上来了,连篮球摸都没有摸过。曹村的那一副篮球架,早已倒掉了,乡民在球场上种下了不怕猪拱鸡刨的芥菜儿。乡村里的小伙子,都忙着弄着自己的营生,没有人对篮球感兴趣了。他没有伙伴,没有知音,谁现在舍得把大好时机消磨在篮球场上呢!现在,他遇到了陌生的司机,单是他喜欢看球赛这一点兴趣,就使润生感到亲近起来了。他和他有共同的兴趣,有共同的语言。他说,“乡下的学校,只重视篮球……”

    “你看过亚太区足球分组赛了吗?”年轻司机问,又带着深重的懊丧的口气说,“国家队输得多窝囊啊!”

    “技术差劲。”润生也表示惋惜,“那没办法。当然,有时候也凭运气……”

    “希望渺茫哟!”年轻司机苦笑着,“中国的足球,跟中国的工业一样落后;要跟世界列强争雄,看本世纪末吧!等我儿子一辈人……”

    “冲出亚洲,时日不会太久。”润生点点头,表示同意司机的估计,“要跟欧美强队争雄,真是要等下一代人,球场待有明星出世……”

    “我把我儿子一定要培养成一名球星!”年轻司机得意地笑着,“三岁了,我什么玩具也不给他玩,只给他玩小皮球,每天下班,我教他练球,南美国家从六七岁开始训练儿童,我从儿子会跑就开始……”

    看来司机不像开玩笑,狠着劲儿说得很认真,润生倒是动了情,附和说:“十亿大国,足球输给泰国,真是叫人憋气……”

    老点儿的师傅吃完饼子,不屑地嘬嘬嘴,嘲笑说:“瞧瞧他俩,倒是说得投机。操那些闲心做啥?什么足球,输了赢了,管屁用!”

    “你只要能塞饱油饼就满意了!”年轻司机不恭地说,也是嘲笑的口气。他回过头,摇摇手,对润生说,“咱们和这些老皮,没有共同语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