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十八岁的哥哥(第二节)

时间:2021-10-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陈忠实 点击:
十八岁的哥哥(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节

    滩虽远离村庄,却不是世外桃园,竞争比在责任田里表现得更趋表面化,尖锐化。一家一户的责任田里,谁家的麦子长得好,谁家的棉苗齐壮,那得凭作务技术,默默地进行比赛和竞争,沙滩上不一样罗!不光是看谁的石头捞得多或捞得少,那只能是成功的一半,甚至是少一半;关键的关键是能不能及时地将汗水换来的石头卖掉;只有把石头装进大卡车或拖拉机的车厢,从驾驶员手里接过那一张盖着公社砂石管理站紫色条章的发票,那时才能心地踏实地说,汗水洗出来的人民币,切实地装进腰包了。石头捞得再多,堆在沙滩上不能卖掉,那只是一堆石头,不是票子!而一旦赶春节前后不能出手,小河在阳历四月就进入汛期,倘若一场洪水漫下来,汗水就算白流了。

    每有一辆绿色或蓝色的卡车拐进河湾,就有一伙青年或老年捞石头的庄稼人丢下铁锨,奔跑过去,汗渍斑驳的脸上做出巴结乞求的笑颜,捷足先登的小伙子一步跃上踏板,把早已点燃的香烟塞进司机的嘴巴,几乎千篇一律地重复着一句话:“师傅,咱的石头,干净得跟水里淘过一样……”

    曹润生跑着,跑着,沙地上软绵绵的,跨出一步,软绵的沙子又把人滑回半步,全不像又硬又光的篮球场跑起来舒服。他也要卖石头,他必须参加这种竞争,他气喘吁吁地跑着,跑着,终于在半道上收住了脚步。晚了!已经有三四个人先后拦住汽车了,把汽车驾驶楼两边的窗口挤满了,自己起动得太晚了。他扭返身走回自己的沙梁,却听到粗壮的嗓音在吵闹,在对骂,竟而动起拳脚了。好多人纷纷朝汽车跑去看热闹。润生也缓缓地跑过去,想看看究竟,谁和谁打架呢?

    呀!五十多岁的长才大叔,鼻孔和嘴巴全给鲜红的血浆粘糊住了,怪怕人的。他坐在沙地上,双手死死地抱住一个名叫曹占孙的青年的右腿,嘴里叫骂着。曹占孙根本不在乎,嘴角叼着纸烟,眼睛瞟瞅着天空,一副傲慢而又蛮横的神气。

    问题并不复杂,长才大叔和占孙大约同时奔到汽车跟前,占孙腿脚灵活,一跃就跳上汽车的踏板,肩膀把笨手笨脚的长才大叔撞倒了,跌扑在汽车旁边,差点给车轱辘压住腿脚。长才大叔慌忙爬起来,照着占孙的屁股踢了一脚,占孙反手一拳,打得他鼻血如注……奇怪的是,好多人围在汽车周围看热闹,却没有人动手拉架。长才大叔自知不是小伙子占孙的对手,没有敢再还手,就抱住他的腿脚不放,僵持着。为了出售自家的石头,争争吵吵的事时有发生,谁也不愿意介入到与自己关系不大的纠纷中去,冷漠地看一看,纷纷走散了。有几个人竟然围住司机,在缠磨,全然不顾这两个因为争执而发生冲突的人。司机坐在驾驶室里,咂着烟卷,谁也不瞅,漫不经心地瞅着前头的沙滩,嘴里放出烟雾来。看着司机那副冷漠的架势,润生心里憎恶起来,瞧你那个架势!你下车来劝解一句,会劳你多少神呢?

    润生看看长才大叔血糊糊的嘴巴,走上前,拉扯他的手臂,用一种自己也莫名其妙的大人们的口吻劝解:“算咧!算咧!乡里乡亲,甭失了和气……”是啊,在学校里,班主任常常给他们讲文明道德,要尊重别人的人格,要尊老爱幼,要有礼貌……可是在这河滩野洼的地方,谁讲这些道理呢!

    “叫他狗日的把我打死!我早就活得烦咧……”长才大叔喊着骂着。

    “打死你?我划不着账哩……”占孙仍然傲慢地说。

    长才大叔双手死死地抠在一起,掰也掰不开,润生一时找不到更有用的话劝解,作难了。他想对占孙说:你占了便宜,少说几句气话吧!或者道歉几句,长才大叔也就有脸从地上爬起来了呀!偏偏是占孙不买账,打了人还不松口,曹润生在心里憎恨那张蛮横的脸了。

    “谁个叫曹润生?”

    润生放开手,转过身,看见司机从驾驶楼的窗口探出头来,正在呼喊他的名字。怪!这位满脸络腮胡须的司机,从来没见过面,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润生愣愣地瞅着司机,说:“我就是,你找我……”

    司机喷出一口烟,盯着他,问:“你的石头在哪儿?”

    “下边……”润生愣愣地指着自己石头堆子所在的方向:

    “装你的石头。”司机缩回脑袋,“走,引路。”

    这是怎么回事呢?润生看见,围在汽车跟前纠缠司机的几位乡亲;全用一种探询的眼光一齐瞅住他了。润生明白众人那眼神里包含着什么意思:只有暗中行贿买通了什么人,才有这种指名道姓要装你的石头的美事。可是,他没有给任何司机送过礼,也根本不认识公社砂石管理站的任何一位干部,这是怎么回事呢?

    在这样的场合,遇见这种不期而遇的事,润生觉得众人的眼光像蒺藜狗子粘在脊背上,甚至觉得劝解长才大叔的举动都是虚伪的了。嗬!别人为拦车打得头破血流,你却不费口舌卖石头,还要装模作样来劝架……

    他忽然灵机一动,对长才大叔说:“快起来,装你的石头吧!”

    长才大叔一惊,忽地从地上爬起,对占孙骂道:“狗日的,走着看,我跟你不得完……”

    润生已经跳上汽车踏板,手抓着驾驶楼上的窗边儿,引着司机,一直开到长才大叔的石头堆子跟前。

    车门打开,中年司机从驾驶楼里走出来,跳到沙滩上,头发稀疏而胡须茂盛的中年汉子,挺着胸,凸着肚,帆布工作服的纽扣只扣住最下面一只,圆滚滚的肚子把毛衣撑得变了形。他走到石堆前,用脚拨拉一下石头,看看成色,随口问:“这是你的石头吗?”

    “是我大叔的。”润生说。

    “别人指派我来拉你的石头!”司机说。

    “我大叔的石头……”润生急忙说,“跟我的一码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