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十八岁的哥哥(第三节)

时间:2021-10-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陈忠实 点击:
十八岁的哥哥(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节

    “叔急着用钱哩!”长才大叔还在啰嗦,“旁人给你小青哥说的那个媳妇,这月初六见面哩!正愁礼钱凑不够数儿……”

    润生点点头,表示理会了,乡村里订婚结婚,那是庄稼人的头宗大事。他说:“你是要急用,我再给你拦车……咱们干活吧!”

    长才大叔感激地点点头,夸赞着他,转过身走了。曹润生走回到自己的罗网前,捞起锨把儿,抛甩起砂石来,铁丝罗网上发出连续不断的刷啦刷啦的响声,刘晓兰的好看的脸蛋和眼睛,在他的眼前闪动着……

    公共汽车在五里镇停下,他和她走下车门,暮色苍茫了。

    他们一块在县上参加中学生篮球联赛回来。她是本届女篮冠军获得者的五里镇中学代表队的替补队员,他却是男子季军的五里镇中学男队的主力中锋。季军虽然不大显赫,而8号中锋的出色演技,却倾倒了县城居民中的球迷。这个秦岭山下的偏远的县城,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传统性的篮球狂热。赛后,他被选拔为县中学生篮球队队员,不久将到市里去征战。现在,他和她穿着球衣,走过暮色苍茫的五里镇,朝河滩走去,他们的家同住在小河北岸。

    “到学校去一下。”她说。

    “暑假里,学校没人,去干什么呢?”他说。

    “去拿我订的报纸。”她说。

    “那得快点。”他随和地说,“天要黑了。”

    “夏天怕啥?”她说,“有月亮。”

    他和她一起走进熟悉的学校大门,砖铺的甬道上,青草从砖缝里长出来了,散落着梧桐树的花边大叶子。看门的老头儿,光着上身,只穿一件宽大的短裤,在传达室门口的躺椅上摇着芭蕉扇。老头看见有女生进来,急忙套上短袖汗衫,接着就大加赞扬这两位为五里镇中学争得荣誉的运动员,热情地把一缸子配茶递上来了。润生听着,只是憨憨地笑着,忽然瞅见传达室的墙上贴着一张红纸捷报,恭恭正正写着本校男女篮球队取得的战绩,有意思!暑假里没有学生,也没有教师,老校工还是要写这样一张捷报,为了抒发内心的欢愉之情吧!老校工这样重视五里镇中学的荣誉,这样喜欢体育运动,润生心里一下子缩短了和老校工之间的年龄上的距离,热乎起来了。是的,一个对任何体育活动都毫无兴趣的人,内心一定是很单调很枯燥的。

    刘晓兰拿到什么人给她的一封信,坐在门口的灯光下拆看起来,看无了,又翻着报纸看起来。这人真是性凉呢!他们要过河,还有五六里路才能到家,天黑了呀!他催促起她来。

    晓兰不在乎地咯咯咯地笑着,站起来,把报纸塞进背兜,和老校工告别一声,走进五里镇狭窄的街巷。

    小镇夏天的夜晚,比白天似乎更富于生气,一幢一幢店铺的门口,坐着或躺着乘凉的男女,电视机搬到室外的街道上,什么武打片子惊起一阵阵大呼长叹……

    走过五里镇短浅的街道,走下场楞了。河滩里,抽穗的稻秧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水渠里透着星光,闪闪发亮。青蛙从路边的草丛里蹦起来,扑通扑通跳到稻田里去。夜风从河川上游吹下来,挟裹着瓜果成熟的丝丝香味,灌进人的鼻孔,令人心神清爽。

    一只青蛙撞到她的腿脚上,吓得她尖叫一声,跳起来,差点摔倒,双手扑抓住他的肩头。他站住脚,哈哈笑着,笑她的胆子太小了。青蛙有什么好害怕的呢?小时候,他和小伙伴们在稻田楞坎上割草,把麦秸秆儿塞进青蛙的屁眼儿,吹得小青蛙肚子圆滚滚的,眼睛都翻鼓出来了。

    她捂住耳朵,不要听他讲这样残忍的游戏。

    “你投篮的时候,连看篮环儿也不看,怎么投得那么准!”

    “怎么能不看篮环儿呢?看。”

    “我发现你就不看,跳起来就投,刷——进了!我在场子外头看过好几次了。”

    “当然,主要凭手劲儿……”

    “我怎么越认真越是投不准呢?”

    “不能太认真,越认真越投不进去。”

    “哈呀!没听说过,随随便便倒能投中?”

    “就是要随随便便地投……”

    “教练老师可没讲过你这理论,总是要我们认真。”

    “越认真越紧张,紧张了就投偏了。我就是随随便便。我一跳起来,就不管啥啥了,球场上好像只有我一个人,不必紧张……”

    夜风轻柔,沙滩绵软,星光在河水里闪烁,河滩夏夜的安谧和清爽,简直使人无法回想晌午时分那令人燥热不安的阳光。旱季里,河滩裸露着沙子和石砾,只有窄窄的一道清流,哗哗哗地淌着,水声像金链条发出的脆响。

    他脱掉鞋,把蓝色的运动裤往上拉一拉,裤脚的松紧带儿就卡在膝盖上头。河水很浅,他拎起鞋就下了水,清凉的流水,嗖嗖嗖地从脚面上流过去。他走过几步,没有听见她下水的声响,就转过身,发现她仍然站在岸边。

    “水浅得很,过呀,没事儿!”

    她站在水边,歪一下头,没有吭声。

    “你在篮球场上拼得多凶呀!这点点水,倒怕咧!过吧,没一点危险……”

    她又歪一下头,仍然没有吭声。

    “咋回事呀?”他无可奈何地朝南岸折转回去,“你家也住在河边上嘛!河边的娃娃谁没耍过水……”他不在意地嘟囔着,走到她跟前,“你倒怕水。”

    “我……不能……”她勾下头,羞怯地吱唔着,“……不能……下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