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竟有狂徒窥出浴 何来小子下游辞

时间:2021-1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98章 竟有狂徒窥出浴 何来小子下游辞

    赫连清云笑道:“喷泉旁边的清溪倒是天然的浴池,我真想跳下去洗一个澡。”

    武林天骄忽地“嘘”了一声,低声说道:“那边似是有人,咦,好像还有人在溪中洗澡呢,我听得哗啦哗的水响。”

    赫连清云道:“真的有人洗澡,你不是骗我的吧?我刚刚动这念头,你就和我开玩笑了,是么?”

    武士敦面色凝重,说道:“我也听得有人说话,听这声音似乎还是相识的人。”

    原来他们距离那个喷泉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程,武林天骄与武士敦内功深厚,听觉要比常人敏锐得多。清溪旁边有人说话,他们在这边已是隐约可闻。赫连清云与云紫烟却没有他们的功力,只听得见潺潺的水声。

    武士敦这么一说,赫连清云才相信了,说道:“那么,咱们过去看看。在这样险峻的高山上,一定不是寻常之人。”

    武士敦道:“不要走得太近,先看清楚了是什么人再说。”云紫烟悄声说道:“是太乙和柳元甲么?”武士敦道:“听来不是。

    其中一人似乎还是个女子。”

    众人都起了好奇之心,于是走入密林之中,跳上一棵大树上,枝叶茂密,正好遮蔽身形。众人居高临下,向喷泉那边看去。此时不但看得见人,连声音也可以听得清楚了。

    只见清溪之旁,有一个短小精悍的汉子,背向清溪,面前插着一根铁杖。清溪里果然有人洗澡,而且当真是个女子,她的头脸露出水面,正在和那男子说话。

    云紫烟怔了一怔,悄声说道:“想不到是他们二人。”赫连清云道:“是什么人?”云紫烟道:“迹个女子是曾经用毒针暗算过我的人,那个男子是她的师兄。他们是灵山派门下。”

    原来这一男一女正是麻大哈与上官宝珠。

    武林天骄道:“既是你们的仇人,你们还不过去?”

    武士敦道:“檀兄有所不知,这女于的父亲就是青灵子。柳女侠曾托人捎信给我,叫我对这女予手下留情的。”那日青灵子在桑家堡把太乙救走,武土敦是在场的。当时他虽然不知道青灵子的用意,但青灵子借耿照之手,传给桑青虹逆行经脉之法,可以令她将来免受走火入魔之苦,从这件事情看来;武土敦可以判断青灵子即使不是侠义之辈,至少也不会是个好恶之徒。后来蓬莱魔女托丐帮的分舵,用飞鸽传书给他,武士敦才知道青灵子是太乙的师兄,他之救走太乙与公孙奇,全部都是为了师弟的原故,想不到后来却被师弟所害。

    武林天骄曾听得明明大师提过青灵子之事,对青灵子的为人略有所知。此时无暇细问武士敦的原委,说道:“既然如此,且听他们说些什么?”

    只听得上官宝珠格格笑道:“溪水暖和合度,洗得真是舒服。水里还有游鱼呢,我捉一尾给你,喷泉的泉水是灼热的,放进去把它煮熟,倒可以换换口味。”

    麻大哈道:“亏你还这样开心,咱们奉了师父师伯之命,到这里找了两天,还找不着那两个老家伙,却怎的回去复命?”

    上官宝珠道:“用得着你拒什么心?我回去和妈一说,她绝不会责怪的。我叫妈自己来找。”

    麻大哈道:“你妈不是说过不下灵鹫山的吗?”

    上官宝珠笑道:“她想得到公孙奇那两大毒功,说过的话也可以收回的。我看你的师父也会来呢。”

    麻大哈道:“我的师父和你的师父各怀心病,这次咱们是各自奉命来打听公孙奇的下落的,假如将来他们自己来找,说不定还会因为要抢夺那两大毒功,翻起脸来呢。”

    上官宝珠笑道:“但他们却想不到咱们是早已串通好了,竟会结伴同来。你放心,我会劝我妈的。”

    武士敦听了他们的谈话,已知道了一个大概。听来上官宝珠的母亲乃是麻大哈师父猛鹫上人的师姐。他们到这天狼岭来要我的“那两个老家伙”,一定是太乙和柳元甲无疑。

    上官宝珠问道:“狼牙峰上那间石屋,住的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远远避开?你怎知道那两个老家伙不会藏在里面?”

    麻大哈道:“石屋里的人是丐帮的鲁长老,一来他早已不过间丐帮的事务,咱们无谓惹他;二来他毕竟是我的长辈,你知道我和丐帮已经结了仇,何苦跑会见他?咱们两人虽然未必怕他,却也没把握胜他。他既然与世无争,撩拨他作甚?”

    上官宝珠道:“哦,原来是丐帮的鲁长老。这么说来,太乙和柳元甲是不会躲在他那儿的了。”

    武士敦心里想道:“原来鲁师叔就是在狼牙峰上,倒省得我多费力到各处峰头寻找了。”

    心念未已,忽听得麻大哈喝道:“什么人鬼鬼祟崇地躲在林予里?滚出来!”

    武士敦吃了一惊,只当是已给他发觉,颇觉奇怪。因为他们藏得很好,距离又远,以麻大哈的本领而论,是不应该发现他们的。

    麻大哈话犹未了,只听得一个人哈哈大笑,从清溪旁边的树林里走出来。这个人头带凤帽,脚蹬马靴,披着白狐裘,看装束是个蒙古武士。武士敦这才知道麻大哈并没有发现他们,而是发现此人。

    上官宝珠刚刚浮出水面,仰起头来和麻大哈说话。那蒙古武士突然来到,上官宝珠又羞又恼,喝道:“狂徒敢尔!大哥,快把衣裳给我!”

    那蒙古武土走近两步,哈哈笑道:“温泉水滑洗凝脂。哈哈,好一个天仙似的美人儿,好一幅清溪出浴的画图!”武林天骄在赫连清云耳边悄声笑道:“想不到这个相貌粗鲁的蒙古武士,居然还会念一句唐诗。”赫连清云道:“啼,蒙古鞑子欺侮女人,你还好笑呢!还不快去帮她?”武士敦道:“麻大哈的武功下弱,蒙占武士未必斗得过他,”武林天骄笑道:“那女于还未穿好衣裳,咱们怎好现在过去?而且人家是灵山派南支掌门的女儿,也不见得就非要咱们帮忙不可。”云紫烟道:“不错,且让他们先斗一斗,斗不赢咱们再过去也还不迟。”要知云紫烟曾受过上官宝珠的暗算,害得她病了一场。虽说云紫烟看在蓬莱魔女的份上,可以不再计较旧仇。但她也不想马上就去向上官宝珠讨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