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错综复杂

时间:2021-1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卷 第二章 错综复杂

马车内,赵雅蜷伏项少龙怀里,悲戚不已。
  项少龙抚着她香肩柔声道:“振作吧!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只能化悲愤为力量,好好应付眼前的重重危机。“
  赵雅抽搐着道:“她们死得很惨,连脸貌都认不出来,究竟是谁串通了这些凶手,为何竟懂得由秘道潜进宫内呢?“
  项少龙心中懔然,此事若追查起来,恐怕晶王后都给牵连内,但若不向赵雅解释清楚,以她的才智,说不定日后会发觉自己在蒙骗她,遂说出了韩闯在此事上所扮演的角色。
  赵雅听得心中大恨,不满道:“你怎可放过韩闯?“
  看着她秀眸喷着仇恨的怒火,项少龙大感头痛,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是无可奈何,此事势将牵涉晶王后,在现今的情况势下,对赵是有害无利。若韩赵交恶,只是白便宜了田单和李园,雅儿能体谅我的苦心吗?莫忘了我曾答应过助你王兄渡此难关哩!“
  大条道理搬了出来,赵雅再难追究,伏回他怀里,低声道:“少龙,我恨王兄,他除了自己和切身的利益外,再没有他真正关心着紧的事了。“
  项少龙暗叹当上皇帝的人恐怕最后都会变成这样子。
  绝对的权力能使任何人绝对地腐化。
  想到这里,不由联想起小盘这未来的秦始皇,心头涌起一种莫名的强烈恐惧。
  邯郸过了个平静里绝不平静早上。
  信陵君一众手下的授首被诛,全城震动,把项少龙这城守的声望推上新的高峰。
  接着的数天项少龙等忙个不了,对城防作出种种必要的措施,实则暗作精密安排,好把赵穆擒回咸阳,完成此行的任务。
  成胥在郭开的说项下,带罪恢复了原职,两人对项少龙更是妒恨非常,,同时亦奇怪赵穆为何知道了项少龙的“阴谋“后,仍没有任何举动。
  田单、李园都因信陵君事件,转趋低调,令人不知他们打什么主意。
  韩闯更为避嫌疑,少有出来活动,更不敢向少龙提出要田贞田凤两女侍夜的要求,免去了项少龙一项烦恼。
  龙阳君则决定返回大梁。孝成定下日子,在宫内大排筵席,欢送龙阳君。
  在送别宴举行前三天的早上,赵穆派人来找项少龙。
  项少龙心知肚明是什么一回事,放下一切,到侯府去见赵穆。
  这奸贼把项少龙引进密室,兴奋地道:“你那效忠书的办法真了得,立时试出谁对本侯忠诚,谁是摇摆不定,看风驶里的小人。“
  项少龙:“侯爷快把看来不肯签效忠书那些人的名字予我,让我好向孝成交待,整治他们。“
  赵穆从怀里掏出名单,摊开在方几上,开怀笑道:“你的想法和本侯不谋而合,看!我早预备好了。“
  项少龙定睛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十多名字,成胥赫然在内,其他都是城内有身份地位的大臣和将领。
  项少龙奇道:“成胥不是郭开的人吗?为何竟会出现在名单上?会不会是……嘿!“
  赵穆两眼凶光一闪道:“这小子忘恩负义,当初若不是我,他怎有资格坐上禁军大头领的位置?你最好加重点语气,趁现在孝成对他不满时,来个落井下石。“
  他这么一说,项少龙立时明白成胥根本不是他的人,只是想借力杀人,好让他的人能有机会取成胥而代之。
  如此推之,谁最有机会成为孝成的宫卫统领,那就可能是赵穆的同党。
  赵穆笑道:“就算害不倒他,我们也没有损失啊!“
  接着脸色一沉道:“孝成真的召了李牧回来,他率领的一旅二万多人的精兵正在途中,七天内便可抵达邯郸。哼!不过他回来也只是送死,因为孝成再没有多少天可活了。“
  项少龙心中暗喜,知道赵穆定下了整个谋朝篡位的计划,装作兴奋地道:“我也一切准备妥当,侯爷准备何时下手?“
  赵穆脸肌一阵抖动,那道丑恶的疤痕像条要择人而噬的小毒蛇,双目凶芒烁动冷冷道:“三天后举行龙阳君的饯别宴时,所有大臣将领都会集中到王宫里去,那就是动手的好时刻了。“
  这回连项少龙都惑不解,愕然道:“但那亦会是宫内保安最森严,警觉性最高的时刻,我们那来机会?“
  赵穆嘴角抹过一丝阴险的笑意,狠狠道:“只要你能设法把忠于孝成的守城将领,调往王宫,再代之以我和你的人,那整个城防都要落进我们手内,在那种情况下,邯郸还不是成了砧上之肉,任由我们宰割。“
  项少龙沉声道:“侯爷可否说清楚一点?“
  赵穆点头道:“我们的好帮手仍是项少龙那小贼,我会布下他到了城内的痕迹,那时不用你提出,已是惊弓之鸟的孝成也要迫你搜索贼踪,你便可作出所有调动,乘势把王宫重重封锁,另一方面却大开城门,让田单的大军开进城里来,那时还何惧那区区万多名禁卫军,更何况禁卫军中也有我的人呢?“
  项少龙皱眉道:“这岂非是硬干吗?似乎与侯爷的原意有点出入呢?“再压低声音道:“侯爷真的那么信任齐人吗?“
  赵穆有点不悦道:“这个本侯自有分寸,只要你能抓牢邯郸城的兵权,听我的指示行事,三天后就孝成归干的时刻。其他一切,均不用你操心费神,事成后我包保你何成为赵国的三军统帅,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项少龙知道事情绝不会如他所说般简单,但亦知再追问下去,必会启他疑窦,唯唯诺诺应过后,告辞离开,立即入官晋见赵王。
  孝成在内宫见他“项少龙怕侍卫里有赵穆的人,使个眼色,孝成会意,领着他漫步于御花园内,侍卫只是远远守护着。孝成听完项少龙的报告后,不禁叹了一口气:“到今天寡人才知李牧和廉颇两人对我大赵的忠心和重要性。清剿了赵穆和他的余党后,我大赵内有郭开和董卿,则有李牧和廉颇,那还怕不能振兴国运,加上有鲁公秘录在手,一统天下,亦可预期呢,董卿定要好好干下去,寡人绝不会忘记你的功劳。“
  以孝成的为人,说出这番话来,已算对他推心置腹了。假若孝成真能觉今是而昨非,赵国假时日,确是振兴有望。可是听到这番肺腑之言的项少龙,心中反涌起一种没来由的不祥感觉,心中很不舒服。或者是不符合孝成一向刻薄寡恩的行为,使他生出突兀之感。
  看着孝成苍白的脸容,项少龙沉声道:“假若成将军被免职,大王会起用那位将领呢?“
  孝成一时不能会意过来,皱眉道:“董将军为何要急想知道?“
  项少龙道:“赵穆始终不是对我那么信任,很多事都瞒着鄙人,我看他这么有把握,定是禁卫将领中有效忠他的人,倘若成将军被免职,这个赵穆的同党便极有可能坐上成将军的位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