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都挺好(回家)第40章

时间:2021-10-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都挺好(回家)(全文在线阅读)  >    都挺好(回家) 第40章

    明玉的眼睛一直看着天色渐渐发白,光亮充塞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但明玉的心,还游荡在昨晚昏暗的路灯下,看着那无耻的一幕一次次地重演。

    门外的走廊开始喧嚣起来,门时不时被打开,有护士秘书探头进来看望。随后,明玉听到大嫂来了。这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她以为自己是在用柔软包容的心帮助弱者苏大强。其实,父亲何尝是个弱者了?他有一颗天下最坚强的心,他可以冷眼看着一个抱着小孩的女子艰难地在大热天为他奔波,他都不想想,抱着孩子吃足苦头的吴非即将与大哥两地分居很长时间,他这么差使着疲惫的儿媳,足够破坏大哥大嫂的婚姻。这个世界,人们只看到表面,所以,纵容了所谓弱者却四肢齐全发达的无赖。

    比如明成,大哥大嫂若是知道他如今在里面受的待遇,知道明成现在是如此的软弱无助,大嫂还会送粥过来给她吗?而大哥,大约要奉劝她,家里人,打不断的血缘,饶过明成这回。所以,明玉不想见大嫂,免得费劲解释。可是,她需要解释吗?

    然后,明玉听到很多人来,那些人明玉更不想见,她难道亮着被打肿的脸,无力地躺在床上,接受那些人八卦眼睛的扫描?谁知道他们转个身会怎么想,她不想成为不相干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再然后,朱丽来了。面对朱丽,明玉将会矛盾。昨天会议上,她欠朱丽一个人情,她拿朱丽当了靶子。但今天朱丽来,却肯定是来哀求她,求她放过明成。这笔账,该怎么与朱丽算呢?明玉推断,以朱丽过去勇于承担明成滥用父母钱的做派,朱丽不是个会怂恿明成赶来揍她的人,而且,从昨晚明成怒吼的话来看,明成还不是很清楚,她究竟把朱丽怎么了。朱丽应该是无辜。但明玉见过的商场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太多,看事情总不能非常简单,她不能非常确定朱丽可以置身事外。否则,如何解释明成如此的愤怒?所以明玉也不想见朱丽,一切等调查清楚了再说。

    终于,明玉等的人的声音出现了。柳青才在外面说出三个字,明玉已经在里面扬声呼岀,“柳青进来。”柳青立刻携大捧鲜花破门而入,将花扔在明玉床头。

    “借花献佛。”见明玉的秘书拎保温盒进来,柳青诧异地问:“还没吃饭?伤得怎么样?”

    明玉一边挥手叫秘书出去,一边命令柳青:“帮我将床摇高,我边吃边说。外面怎么传闻?”

    柳青将明玉的床头摇高,一边急速道:“我先问你的,到底伤得怎么样?”但柳青很快看到床头摇高,被子滑下后,明玉红肿的侧脸。柳青的眼光立刻冷了下来,伸岀一只手,轻轻抬起明玉的脸。

    明玉有点无所适从,尴尬地低咳一声道:“柳青,注意你的大情圣身份,你这样对我,我会犯错的。”

    “谁?抓到没有?还伤在哪儿?”柳青虽然把手收了回去,可两只眼睛关切地东瞄西瞄,似乎恨不得透过被子做X光。

    明玉终于抵不住柳青的关注,只得将视线转向那束花,看着花才能自在地说话:“我二嫂的丈夫。现在已经在看守所里。我伤得不严重,没有骨折,没有内出血,大概背部出现大块胎记状乌青。不过验伤报告做得挺严重。这个,你得守口如瓶,否则坏我和刘律师的布置。医院是老蒙电话里帮我安排的。”

    “狗屎,天下还有这种男人。为昨天审计的事?别放过他,我替你安排。”

    “我都请刘律师安排了,估计,他现在应该跟一些刑事犯关在一起。大家都怎么说这件事?我让刘律师帮我保密,否则传出去我被家里人打,我以后还怎么见人。传出去没有?唉,天下无不透风的墙。”

    柳青摇头:“不幸中的大幸,大家都以为你是因为昨天阻止审计,才被争财产的人暗下毒手。你现在被传得跟烈士似的,别担心。我最先听到消息时候也以为是这么回事。”

    “不是宽慰我?”

    “没有,你自己想想这推断有没有理。不过你等等,我得吩咐刘律师帮你截断从公安局渠道流出去的消息。你先喝粥。”

    柳青过去窗边找刘律师,明玉不去管他。公司中与刘律师关系最密切的就是她和柳青,连老蒙与刘律师的关系都不如他们。柳青下手安排,她放心。明玉放心地喝粥。揭开保温盒,她意外发现,里面有两格。一格是红枣粥,一格白粥,旁边放着肉松。大嫂大概是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味道,所以一甜一咸一起拿来。真是个好人。红枣的香气,勾引得明玉食欲大动,再沮丧的心情也抵挡不住美味的诱·惑。

    柳青打完电话,看着明玉红肿着脸,把一口没滋没味的粥吃得跟燕翅鲍似的,心中恻然。换作是他受伤,此刻他床边能不是里三层外三层?他还会稀罕一口粥?他看了会儿,才轻道:“苏明玉,我收留了你吧。起码我找的钟点工菜烧得不错,我也会做一手好牛排。”这家伙太可怜了。

    这算什么话?求婚?明玉哭笑不得地从粥碗里面抬起眼,笑问:“昨晚跟谁喝酒?”

    柳青不得不一笑道:“去,认真点,好好考虑一下。我们起码知根知底,能做兄弟就能做夫妻。我牺牲一下,以后我养你我保护你。”说这话时候,柳青早已经清楚,明玉将态度扔给他了。兄弟的明玉不会管他跟谁喝酒,夫妻的明玉知道他跟太多人喝过酒,能信任他?他只有自嘲了,后面的话说得极不认真。

    明玉笑道:“柳青你真是好人,我终于从拒绝中找回一点自信。原来白粥配肉松也很好吃。”

    柳青不再说话,静静坐在一边看明玉喝粥。真佩服她,能一口咸的一口甜的轮流来,她可真容易养。柳青刚才还真有一丝冲动,想将兄弟关系变质算了。但理智下来,知道两人不能。明玉太强,他太风流,关系变质的结果肯定是连兄弟都做不成。明玉也知道这点。

    等明玉吃完,他扔了一根烟过去,邪邪地笑。明玉只得又笑了,牵得挨打的一边脸丝丝的痛。这家伙,看见他就无法自怨自怜了。只是很可惜,得把他拱手让给别的女人。她需要的是完整的爱,柳青太出色,他即使能坚持,外界也不会放过他。她早在若干年前就想明白了,此人不能碰。但柳青刚才的话,还是带给她一阵暖,心里欢快许多。她讪笑着拿起烟来闻闻,遗憾地搁床头柜上,越是喜欢的东西,越不能放肆自己不管不顾地享用。“你去上班吧,江南公司你替我管着,总得有个人看着。别担心我这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